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我们是清清白白的
    一秒记住

    这是第一次叶枭自己没有开车出去,反倒是随手叫了一辆计程车。

    他上车时,司机就被叶枭眉宇间萦绕着的非凡之气给震慑到了,说话也不由自主的变得恭恭敬敬:“帅哥,您去哪里?”

    去哪?当司机问了问题,叶枭这才认真考虑自己到底去的是哪里?

    叶枭又捏紧手机,看着刚刚拨了两次还没有拨通的电话号码,眉宇一蹙,还是再拨了一次过去。

    这回,就有人接通了,叶枭那紧蹙着的眉宇这才稍稍疏散开来。

    “喂!你在哪?”听似非常冷漠的声线却蕴藏着叶枭十分纠结的情感。

    “我在家里啊!”

    在家里…叶枭一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在医院等了她两天,就想等着这个丫头拿着鸡汤来医院看她,但谁知这个丫头这两天居然躲在家里,连看都不看他。

    叶枭忍不住怒道:“那就好好在家里等着我,如果我看到你不在家的话,你就死定了。”

    “等等,我……”沐笙还有些迟疑,现在叶枭不是应该在医院吗?难道说这个男人逃出医院了不成?

    她还想再多问些什么,可是这个男人却已经迅速挂断了电话,根本就不给沐笙说话的机会。

    “怎么了?”景梵宇正在陪着沐笙一起折千纸鹤,一看沐笙挂断电话后叹了一口气,关心的问道。

    沐笙摇头,也不愿意跟景梵宇解释太多,唇角慢慢露出苦涩的笑容。

    “没什么,就是叶枭说他要过来了,所以我……”

    “叶枭要过来了?”景梵宇迅速打断了沐笙的话,盯着被温暖的光芒所包裹着的沐笙的脸,顿时,有些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才能够借着给孤儿院小朋友送千纸鹤这个机会来靠近沐笙,但谁知叶枭却半路插了一脚进来,他要是能够好好在医院里待着多好啊!

    “那我是不是现在就要走了?”景梵宇问道。

    走吗?如果景梵宇不走的话,当叶枭看到他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话,他肯定会生气的。

    可是,毕竟景梵宇也是过来帮她的,如果就这么将景梵宇给叫走的话,那么对景梵宇也实在是怪不好意思。

    “不用吧!反正你跟我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清清白白,四个字也干干脆脆的将他们的关系给撇的远远的,景梵宇甚至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感到难过。

    他暗恋了沐笙那么久,换来的居然是沐笙这么一句话。

    他垂了垂脸,那张儒雅的脸顿时变得有些颓废,只是深埋着,隐藏着,沐笙也没有看到他的黯然神伤。

    两人继续在折千纸鹤,折着,忽然间,沐笙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景梵宇,肢体间的碰触迅速让景梵宇的身体升温,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萦绕在身上。

    景梵宇忍不住停下手头上的工作,看向沐笙,而这个时候,沐笙也看过来,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互相碰撞了过来。

    “小笙,我……”景梵宇忍不住握住了她的手掌,力道一收拢,两个人的手腕就十指相扣,牢牢贴合在一起。

    沐笙忙错开他深情的视线,整个人被他忽然间的温柔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她本能的垂下脸,脸蛋有些发热,从唇瓣里吐出极其轻轻的话语。

    不是害羞,只是感觉到尴尬,不知道是要推开他,还是要继续纵容他。

    景梵宇眼中的光芒越发的绚烂,眼底是一抹深情,“小笙,你知道吗?每次只要能够跟你这样单独相处的话,我就会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很幸福的人。”

    “嗯!”沐笙依旧点了点头,也没怎么回应叶枭。

    “小笙,其实我……”他还想说什么,可这个时候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依旧让沐笙感觉他变得不正常了,沐笙缓了一口气正想要将手给抽回来的时候,但这个时候卧室的门却蹦的一声被踢飞了,惨不忍睹的斜躺在地上。

    她跟景梵宇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仅有的温情都被吓没了,两个人齐齐抬头看着顺着微弱光芒走进来的叶枭,阳光将他的肌肉照射的更加结实,此时,他的视线落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眼中含着妒光,就好像是一个丈夫在看着出轨的妻子那样。

    沐笙一怔,反应过来的时候,本能的打了个哆嗦,看着叶枭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想要说话,可叶枭却在即将靠近她的时候,猛的扑过来,直接伸出手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给揽在怀中。

    景梵宇一怔,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只剩下折好的千纸鹤,而沐笙已经入了叶枭的怀中。

    “景先生,谢谢你帮我的女人折千纸鹤,不过,现在这一秒不用了,你可以直接回去。”

    说的是这是什么话啊!

    沐笙的眸子猛的瞪大,“叶枭,你够了啊!梵宇是特地来帮我的,你……”她想说,可叶枭哪里会给沐笙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

    “闭嘴,男人跟男人之间的对话,女人还是不要插嘴。”他的一句话就堵得沐笙又气又尴尬,真想在心里爆粗,他还不是一般的大男子主义。

    景梵宇黑色的瞳孔闪过一抹的冷光,他是很想将沐笙从自己的怀中抢过来的,可是,他貌似也没有这种义务做,也无从反驳叶枭的话。

    只要沐笙还是叶枭女人的一天,那么,他景梵宇就没有资格接近沐笙。

    景梵宇最后扫视了沐笙一眼,卸去了脸上的任何神情,缓慢的越过了沐笙,在他越过自己的瞬间,沐笙只感觉心脏多跳了一下,砰砰的,难受极了。

    都是他害的景梵宇,害他伤心。

    沐笙的瞳孔本能的瞪大,而后,就好像是发了疯般的敲打着叶枭的后背:“混蛋,你真是太坏了,你为什么这么对梵宇啊!”

    叶枭猛的转过身,扣住不安分的手腕,冷冽的眼神足以贯穿沐笙。

    “你在乎他?”

    在乎,当然在乎了,景梵宇也算是她的好朋友啊!

    沐笙犹豫的这两秒,叶枭立马在心里确认了想法,他的脸色倏然变得极度可怕阴沉,用力的拽紧她的手腕,将她拽着往卧室里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