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大猪头腾空出世
    一秒记住

    叶枭猛的转过脑袋,盯着她的后背,她的后背被看似有些落寞的阳光沾染上,忽然间,他竟然感觉到心里仿佛是被打翻了什么,心中无比的纠结难过。

    “等等,”他喊道,但沐笙已经走出了病房外面,渐行渐远,渐渐到了他看不见的范围里。

    叶枭深吸一口气,脑子里不断的浮现出沐笙刚刚旋身而过的侧脸,映着些许的微光,看起来落寞极了。

    哎,他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让她那么的难过。

    叶枭暗自握紧了双手,在心中暗暗发了毒誓,南宫月华敢欺负她的女人,他绝对要让这个女人受到惩罚。

    虽然他没有办法正面去为沐笙讨回公道,可是背地里弄手脚还是可以的。

    他猛的打了个电话给下属,“有一件事现在要你们去做。”

    ……

    南宫月华从医院出来,在洗手间里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准备回去了,今天一个上午她的心情都处于很糟糕的状态。

    不过,当她刚出来的时候,忽然间,就有人从身后拿起袋子套在她的脑袋上,她本能的想发出一阵惊呼,可是那袋子套在他身上的人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反倒是用力的将她重新拽入了洗手间。

    南宫月华的脑袋被套上,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猛的被人摔在了地上,拳脚相加。

    当她挣脱袋子出来的时候,那人已经逃走了,她被打的浑身都是伤痕,站起来的时候,看着洗手间的窗子里的自己,她的脸肿的很大,好像是猪头一样。

    她的手缓慢的摸着自己肿胀的脸,眼眸猛的瞪大,镜子中的自己已经面目全非,像是猪头一样,她根本就不敢出去见人。

    南宫月华猛的更加抱紧自己的脸,大声尖叫起来,“啊!”她喊道,整个医院被她尖锐的嗓音折腾的震耳欲聋。

    叶枭听到她的喊叫声,与看到外面乱成一团的人来来回回的跑着,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

    办的好,非常好,既然光明正大的手法没有办法来,那就用阴的吧!别说他太狠,只要是动了他的女人,都会不得好死。

    南宫月华在医院里被人家达成猪头的事情迅速成为了一条火爆的新闻,在整个h国传播着,家家户户都在讨论这件事。

    “喂,你们听说了没有?”

    “听说了,南宫家的的大小姐在医院里被人家打成了猪头,哈哈。”

    “皮骨这么脆弱,肯定是整出来的吧!”

    “嗯,对,肯定是整出来的。”

    咚咚,医院病房门响起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叶枭也听到了,不过,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门很快就被推开了,爷爷推门而入,脸色有些阴沉,他看着叶枭整端着水杯在喝水,还没有坐下,就抿唇质问他。

    “叶枭,你老实告诉我,南宫月华被打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爷爷果真是料事如神,什么事情也瞒不过他,不过就算爷爷知道了,叶枭还是权当自己不知道这件事。

    他扫了爷爷一眼,面色十分阴郁:“你说什么事情?我还是病人,在医院里养病的病人。”

    “你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叶枭一咕噜喝完了水,就搬了一张凳子坐下,十足的放荡不羁的样子。

    爷爷冷峻的眸光缩紧了叶枭,眼中猛的蹦出戾气,似乎更加愤怒的样子:“叶枭,如果真的是你做的事情那么你就承认,这事情不可能跟你没有关系。”

    爷爷依旧紧紧相逼,似乎早就笃定了这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叶枭,他是猜对了。

    但是叶枭是这么想的,只要他不承认的话,爷爷也根本就拿他没辙,所以他对爷爷也是采用一种视若无睹的态度,很冷漠的样子。

    “我都说了我没有,我倒是庆幸我有做你所说的事情。”

    叶枭的眉宇蹙的更紧:“那你说,我做的是什么事情?”他反问道,故意挖了个圈套要让叶枭跳下。

    可叶枭偏偏不中,他只是很淡定从容的反问:“那你说是什么事情就是什么事情,我一直在医院,我怎么可能你们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爷爷知道叶枭很聪明,有些时候,他说什么话,他总能够灵活的转个弯,他盯着叶枭的后背看了一下,变得很无奈,只能叹息。

    “哎!反正你没有做这件事就好,我倒也希望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在叶枭的面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再次提起这事:“南宫小姐在医院里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顿,凶手还没有找到,现在南宫小姐的脸被打的很肿,根本就不敢出去见人。”

    闻言,叶枭这才缓缓的转过背部,看向爷爷无奈的样子:“有这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

    “阿枭……”叶枭说话的语气又柔和了不少,“我希望这件事真的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说完了自己想要说的话,爷爷则是上前去伸出手拍了拍叶枭的肩膀,仿佛是一种无声的安慰,又是一声的劝诫。

    然后他又看了看自己手腕上佩戴着的手表,随后离开了……

    都已经两天了,这两天沐笙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样,也没来医院看他,叶枭按捺不住对沐笙的思念,只能打了个电话给沐笙。

    谁知打了一两个电话,沐笙都没有接听,整个人就好像是从这个世界上人间蒸发了一样。

    叶枭直接掐断了电话,心头的怒火一下子冒出来,他先是坐在沙发上,想要通过静坐来稳定一下自己的怒气,怎知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就要将她整个人都燃烧殆尽。

    他再也坐不住,直接从病房里跑出了,他的门口还驻守着两个保镖,一看叶枭要出来,问道:“少爷,您要去哪?”

    叶枭稍稍放慢了脚步,想到可能会有人过来找他,如果他现在就离开医院,势必会有人找他,他只好吩咐这帮人:“不管谁来了,都说我在休息,不准谁来打扰我。”

    吩咐完毕,他飞一般的冲了出去,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