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疯狗、疯女人
    一秒记住

    “我打死你这个贱女人,敢勾引我的未婚夫,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南宫月华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劲,又一手拽住了沐笙的头发,咬着牙,用力的拉扯着,几乎要将她的头发给扯出来。

    沐笙也不想当着众人面前跟南宫月华打架,但被打的太痛了,她猛的从中抽出手去环住南宫月华的手臂,用力的推开她。

    谁知南宫月华不甘心,又再次扑了上来,她就好像是一头发疯的野狗一样,被沐笙连连推开了几次,又连连几次上来扯沐笙的手臂,她的手劲极大,沐笙的手臂马上就被扯出了一道淤青。

    就这么持续了一会,站在看热闹的众人没有谁上来帮忙,只是冷眼凝视着南宫月华如何的对付沐笙,一边看还一边笑:“真是好精彩,看正宫如何手撕小三,哈哈,该死的小三,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小三了。”

    “是啊,总是想要去破坏别人的幸福,如果是我肯定会把她给打死的。”

    现场围观的人特别多,观众也很多,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谁都没有注意到叶枭穿着病服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他看了看,脸色就彻底黑到极点。

    他一生气,周围原本平静的气压猛的被扭转了,那些围观的人个个感觉到一股让人害怕的气体扑面而来,瞬间,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了。

    “还不给我停下来。”

    话落下,南宫月华的手猛的一僵,就是这么僵硬的动作,沐笙也猛的推开了她,退到了安全的距离。

    叶枭猛扫了一眼了沐笙,看到她的头发被扯的很凌乱,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的袖口破了,脸上还有几个手指印,顿时,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先是狠狠瞪了一眼南宫月华,随后又伸出手指了指沐笙,“你给我过来。”声音带着些许的警告,这听在别人的耳里,还以为是叶枭在怒斥沐笙。

    沐笙也根本就不明白叶枭话里的意思,她睁着圆圆的双眸,无辜又可怜的样子,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缓慢的走到了叶枭的跟前。

    叶枭眉宇一蹙,猛的抓起她的手腕一看,发现她的手腕里全是被南宫月华打出的淤青,顿时,他身上散发的怒气更深了。

    不管怎么说,南宫月华也算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他现在还没有跟这个女人解除婚约,如果当着众人的面前羞辱她的话,必然会引起两个大家族的矛盾。

    可是沐笙也不能白受气,他猛的一把攒住了沐笙的手腕,硬是将她扯到了身后,说话的语气仿佛是在责骂她,却是明显的在指桑骂葵。

    “叫你小心点,没有看到人要是疯了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吗?”

    疯了,叶枭竟然说南宫月华是疯了。

    沐笙的眸子猛的瞪得更大,而南宫月华更是被她这句话说的眼中冒出了火气,她倒是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叶枭竟然敢当众羞辱她,她气的咬的牙齿不断的动着,冒出声音来。

    叶枭蹙着眉宇,说话的语气依旧很严厉,“这是世界上有两样人最可怕,疯狗、疯女人,一旦疯了就是喜欢乱咬人,你以后最好不要给我增添麻烦。”

    说完,他直接带着沐笙扬长而去,在这种情况下,带着沐笙走,似乎也是对沐笙的一种不公平,不过,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众人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南宫月华口中的男主角居然只带着沐笙走了,还将她形容为疯子,顿时大家看着她的眼神都带上了些许的嘲讽。

    本来以为这个女人是个正宫,但没有想到竟然是个疯子,他口中所说的未婚夫,可能也是她自己的幻想吧!相反他们看刚刚被南宫月华打,却来不及还手的沐笙清纯可爱,没有完全半点小三的痕迹。

    从小到大,南宫月华都是被众星捧月般长大的,被众人这样的眼神盯着看,自然受不了,她一下子就爆发了,使劲的用脚踩了踩地面,大声喊了起来:“看什么看,你们这些王八蛋,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谁准许你们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看的,真是太扫兴了。”

    叶枭将沐笙带到了自己的病房里,看到沐笙狼狈的样子,顿时,他猛的伸出手戳了一下沐笙的额头,狠狠的吐槽了她一下。

    “你不是会武术吗?怎么不反手啊!就任由别人这么欺负,你是不是傻子啊!”

    沐笙被打的心情本来就很不爽了,谁知在这个节骨眼上叶枭还来对她冷嘲热讽,她自然是觉得委屈无比,干脆将自己的脑袋甩到一边,不想跟叶枭再继续多说话。

    “你别跟我说话,反正我就笨啊,南宫月华可是你的未婚妻啊,你想想看,如果我当着众人的面打了你的未婚妻,爷爷会怎么想?到时候两个家族的人会怎么看我,估计我的日子也不会太好受。”

    叶枭也明白沐笙的顾虑,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挺无能为力的,一直让沐笙在两个大家族中间左右为难,可是他好像又帮不了什么忙。

    叶枭忽然间变得有些丧气,但在表面上他依旧还表现的挺淡定的样子,就伸出手揉了揉沐笙的脑袋,“好了,我明白,可是,你就这么傻傻站着被打,傻不傻啊!你知道就算你让着南宫月华,这个女人也一定会记得你对她的好。”

    有时候,他倒不希望沐笙太过善良,因为人太过善良,有时候是得不到谅解,反倒是让别人得寸进尺。

    沐笙看着叶枭转了转脸,似乎有些纠结的样子,眼神也很复杂,她盯着叶枭看了一会,心头不再像刚刚那么难受了。

    或许叶枭是心疼她吧!因为心疼她,所以有些话只能用听上去十分粗暴的方式去说。

    “嗯,我知道了。”

    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更婉转了些,随后也偏开了脸,看向了病房的出口处。

    现在该走了吧!不能继续再待在这里。

    “那、我先走了。”说完,她也不给叶枭太多的交代,步伐就往前一迈,整个人往前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