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得寸进尺
    一秒记住

    沐笙的心脏微微一颤,这个时候,她已经将手撑在叶枭的胸膛上,想要将他们两个人分开,可谁知叶枭却不断的加重臂力的作用,像是个任性的小孩般紧紧的拽住她纤细的腰际,“你要是不回答我,就不放开你,你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沐笙被她逼的没有办法,只好连连提高声调说道:“好,我说不行吗?你快放开我,快点……”

    这样的声音传出去就好像是他们两个人在医院嬉戏,南宫月华刚好听到这一阵声音,脸色都黑了,心中的怒气简直是压制不住。

    这个贱货竟然敢在医院公然勾引自己的未婚夫,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蹦的一声,门被狠狠的撞开,打破了病房里原有的甜蜜与平静,南宫月华进来的时候,颊子上散发着浓郁的怒气,可是唇角还故意挤出虚伪的笑意。

    她扫了扫沐笙一眼,随即又转了方向,走到了他们两个的身边,看着叶枭抱住沐笙的纤纤细腰,她的脸色更加的暗沉,真是恨不得捏死沐笙这个贱女人。

    “阿枭,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好起来,就在医院里跟沐笙公然嬉戏,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虽然说她很讨厌南宫月华,可是这个女人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想到这,沐笙便使劲的想掰开叶枭握住自己腰际上的手,可叶枭根本就不让她走,越发用力的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

    她整个脑袋都贴在叶枭的胸膛上,这样的姿态更加暧昧了。

    完了,这个家伙简直是……

    沐笙更加的心慌意乱,本来以为叶枭在南宫月华的面前会收敛点,可谁知,他却是比以前更加大胆、得寸进尺。

    他直接将自己的唇瓣抵在了沐笙的耳畔上,被他碰触的地方,痒痒的,沐笙忍不住动了动身子。

    南宫月华看着这一幕,眼中猛的蹦出怒火来,脸都全黑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想在我面前上演什么限-制-级的表演吗?”

    叶枭扫了一眼南宫月华,面色寡淡,眼神极其冷漠:“南宫月华,我的女人就只有沐笙,你呢!早点死了这条心,跟我解除婚约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沐笙的眼眸猛的瞪大,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叶枭,这个家伙…真的是为了自己想要跟南宫月华解除婚约吗?

    南宫月华愣了半晌,忽然间,她的吼间发出一阵又一阵冷峻的笑意,解除婚约哪有那么容易,反正不管如何她是绝对不会跟叶枭分手的,她也绝对不会成全他们两个人的幸福。

    “我不介意,叶枭,不管你外面有多少女人,你的妻子只能是我,等会我就回去告诉爷爷,我要早点跟你结婚,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能够结婚的人只会是我。”

    说完,她狠狠的瞪了沐笙一眼,趾高气扬的走开了。

    她走后,沐笙深吸一口气,又想着要掰开叶枭扣在她腰间上的手腕,这个时候,叶枭却忽然说话了,说话的语气带着平时不曾有的复杂:“小笙……”

    沐笙轻轻的“嗯”了一声,虽然不知道叶枭想要说什么,可是她觉得叶枭应该是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会跟我一起去面对吗?”

    跟他一起去面对啊!这……可能吗?她现在也不是叶枭的什么人,说到底或许就只是他对付南宫月华的一个武器而已。

    沐笙的睫毛垂了垂,眼中夹杂着些许的微光,唇角轻轻一扯问道:“那我问你,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肯跟南宫月华结婚?”

    叶枭一听,蓦地闭上眼睛,过了好久,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可眼中却有种风雨欲来的怒火:“怎么?你希望我跟南宫月华在一起?”

    当然不是,可是不知为何当把话说出来的时候,那话好像变了味道。

    沐笙刚想解释,可叶枭这个时候却将她从身上推开了,他稍稍别开了脸,视线也不再看沐笙,面容仿佛很平静,对沐笙说话的语气也很平淡,仿佛是在跟一个陌生人在说话。

    “你现在可以走了。”

    走,让她走?沐笙还是显得有些惊讶的,刚刚这个男人还死命的抓着她,不让她走,可现在或许是南宫月华一走,她就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叶枭也就赶她走了。

    他还真是一个现实的男人啊!

    沐笙看着刚刚南宫月华离开的地方,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她真不明白南宫月华为什么非喜欢叶枭不可,这样的男人无情无义、狠心至极,为什么一定要跟这样的男人过一生。

    走就走,她干脆闷哼了一声,就走了出去,反正她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待在一起。

    说来也奇怪,南宫月华似乎是有预谋的在等她,她这才刚出来,就看到了南宫月华,两个人在医院人来人往的地方打了个正面。

    想到刚刚南宫月华对叶枭说的那番话,沐笙忍不住多看了南宫月华几眼,她现在的脸色很差,明明化着精致的妆容,可心中勃发的怒气还是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很狰狞。

    南宫月华率先走向了沐笙,挨近着她停下,过了半晌,她这才缓缓的将视线转到了沐笙的身上,咬着牙齿恶狠狠的说道:“你可真厉害啊!当着我的面勾引叶枭。”

    等等,什么勾引叶枭,她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做好吗?刚刚的情形南宫月华也看到了,她根本就不是自愿。

    沐笙蹙了蹙眉,知道如果跟南宫月华这么死心眼的人解释这件事,根本也是不成功的,“南宫月华,你有什么事情去问叶枭,别没事有事将问题都塞在我的身上,我要走了。”

    说着,她往前一迈步,刚走的时候,胳膊就被南宫月华紧紧的拽住,她用力一扯,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沐笙的脸上,将她的脸打出痕迹,她指着沐笙就喊道:“你这个贱女人,敢勾引我的未婚夫,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南宫月华的嗓门本来就大,这么被拉扯着,周围的人赶紧将视线移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