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求而不得的无奈
    一秒记住

    手感还不错,软软的,特别的舒服。

    当沐笙准备要将自己的手给移开的时候,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叶枭却忽然间睁开了双眼,细长的睫毛也轻轻一动。

    “你干什么?”冰冷的声线带着些许警告的意味。

    沐笙猛的身躯一颤,就好像是偷了东西一样的心虚,她快速的将自己的手给收回,也不敢跟叶枭带着戾气的眼神对视着:“我……”

    叶枭精致的眸子轻轻一抬,看出她的心虚,他不动声色,“偷摸我,就那么欲求不满吗?”

    欲-求不满……什么鬼?

    正常人听到这样的话,肯定都会很生气,沐笙当然也不例外,她睁大着双眼瞪了叶枭一眼:“你乱说什么鬼,谁欲-求不满啊!”

    “如果不是的话,你干嘛偷摸我啊!”叶枭紧紧的咬住这一点,不让沐笙有任何解释的理由。

    她偷摸他的鼻子,可不可以说那只是一种一时冲动而已。

    “我、我……”沐笙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应对叶枭的步步紧逼,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

    叶枭看着她不知所措的样子,忽然间,唇角轻柔一勾,这个丫头…也太可爱了吧!他只不过是说一两句调侃的话就能够让她慌张成这个样子,她也实在是太容易害羞了吧!

    “你什么你?傻丫头。”叶枭腾出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就这么一个轻轻的触碰,顿时两人的肌肤好像有什么温度在慢慢的传递,沐笙只感觉浑身在发烫。

    她都怀疑是不是生病了,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容易脸红呢!反应过来的她,猛的要收回自己的手腕,可叶枭死活扯着她的手腕,根本就不肯放松。

    “你不把话说清楚,我不会放开你的手的。”

    真是一个坏蛋,病还没有完全好起来,就想着法子来调侃她,沐笙将自己的手使劲的抽了抽,可叶枭忽然间用力的握住她的手腕,反倒是将她整个人都扯到了自己的身边。

    下一秒,她的唇瓣就被堵住了……

    沐笙猛的一怔,本能的想推开他,却发现自己忘记被扣住的手腕,叶枭将沐笙的手腕拉到了身后,挨得她更近。

    不知到什么时候,叶枭才停了下来,在停止的时候,他还捏住了沐笙的下颌,朝着她扬起一阵邪魅的笑意。

    “味道不错,看来这次我受伤是值得的。”

    闻言,沐笙的脸色迅速黑了,这个男人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她猛的用力的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狠狠的瞪了叶枭一眼,“你在胡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

    “听不懂?你你确定?”叶枭挑了挑眉,他妖冶的双眸中在沐笙被吻的泛着水光的唇瓣中停留了半晌,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他真的特别喜欢吻上她那种感觉,更喜欢她在他面前那种羞涩的感觉。

    “我当然确定了,你说什么话,我都听不懂。”沐笙不想再继续跟叶枭闹了,手腕用力的挣脱叶枭的束缚就要走,但谁知,叶枭又抓住他的肩膀,用力的将她给揽在了怀中,被他这么一拉,沐笙整个人也以一种很不雅的姿态靠在他的怀中。

    这个男人果然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现在精神来,会做的事情就只是对付她而已。

    沐笙咬牙,握紧的粉嫩拳头抵在了叶枭的肩膀上:“你放开我,听到没有?”

    叶枭深邃的眸子忽然间锁紧了沐笙,眼中的情感不比以往,他的眼中倒映着沐笙,私有一团火不断的燃烧、开放着,强烈的侵略性让沐笙变得紧张。

    “你、你想干嘛?”

    叶枭又凑着沐笙更近了些,这回,他说话的语气更加的暧昧:“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

    到底是有什么问题必须回答不可呢!沐笙忽然间有些好奇。

    “嗯。”她点了点头。

    叶枭继续锁紧着沐笙的视线:“我问你,当时你以为我死了,是不是很难过?”

    废话,当然难过了,当她知道叶枭可能会随自己而去的时候,她的脑袋是一片混乱,她想过随叶枭而去。

    在那个时候,好像过去所有的恩怨都消失,爱情在那个时候变得好伟大,可是叶枭一醒过来,他们就必须面对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我、”沐笙垂下脸,不想把话说的那么动情,她可不想让叶枭太过于得意:“当然不难过,你死了我更开心,这样就不会有人来烦我了。”

    这样的回答,果然让叶枭激动的心情冷却了不少,他瞪了沐笙一眼,听到这样的话,他顿时没有了要跟沐笙继续对话下去的**。

    沐笙见叶枭推开了她,还别开了自己的脸,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这让她感觉到有些害怕。

    她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话而已,这个男人干嘛那么介意。

    叶枭侧了侧脸,抿唇:“看来,我在叶枭在你的心里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如果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也不伤心,如果我受伤了、生病了你也不担心,我想知道,这样的我在你的心里算是什么?”

    叶枭深邃的眸子夹杂着的悲伤,让沐笙的心脏忍不住一阵刺痛,她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这个男人又何必那么生气呢!

    “不是的,我……”沐笙摆了摆手,刚刚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很久的解释,可到了他的面前,看到了他那双漂亮的眸子,她整个人也变得不受控制,心脏不自己的跳的很快,好像是要跳出来一样。

    “你什么你?沐笙,你就不能直接承认你其实很喜欢我吗?你为什么就一定要这样对我呢!”

    “不是的,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不在乎你,我只是感觉有些事情不应该要我来说。”沐笙垂下卷翘的睫毛,脑袋低垂着,其实她自己也根本就不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有她对叶枭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每次跟这个闷葫芦在一起,她竟然有种安心的感觉。

    可是现在感觉不是还在,她就真的不清楚了……反正,她感觉到叶枭总体是很优秀。

    “我们都什么关系,你确定我们有什么话不可以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