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找个替死鬼
    一秒记住

    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可怕,假借他人之手,将自己的好朋友给推入自己布下的陷阱。

    不对,应该说他们从来都不是什么朋友,他们最多只能是利益伙伴,利益一旦没了,她们理所应当没有合作的理由了。

    “可爷爷,我不认为这件事情那么简单。”叶枭抿着的唇瓣一启,周围的温度像是下降了好几度,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反正一旦有叶枭的场合,大家都不敢轻易出口反驳。

    爷爷也不傻,清楚叶枭既然提起这件事,那么他必定是胜券在握,他的脸色勃然大变,似乎有些愤怒的样子:“够了,叶枭,你难道还嫌这件事闹的不够大吗?”

    叶枭眉眼瞬间一沉,眼中的情绪很复杂,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肯定不敢跟爷爷顶嘴,可叶枭却没有丝毫畏惧的反驳爷爷,还是用爷爷曾经警戒他的话来。

    “爷爷,我记得你曾经告诉我,当你发现了一个真相的时候,就必须彻底的挖掘,不要因为任何理由而将这个真相给淹没,今天也到了我实践您警戒的时候。”

    爷爷也根本就没有想到叶枭会用自己的话来反抗自己,脸色自然是难看的很,他也没有办法去说叶枭什么,只能将怒气转向了沐笙。

    “你看你,也不说说叶枭,为了让叶枭娶你,你到底要费多少心力啊!”

    明明对他的怒气,却转向了沐笙,叶枭自然是生气,他猛的咪起了双眼,毫不畏惧的跟爷爷对峙:“这根本就不关小笙的事情,这三个大男人已经招了,总不能凭借着南宫月华一句是周莹做的,就断定她无罪吧!”

    沐笙看着叶枭,心头忽然间传来一阵温暖,难道说,这个男人是为了跟南宫月华解除婚约才这样大费周章吗?

    而且,她感觉叶枭似乎还挺关心她的,当爷爷无端将怒气转移到她的身上的时候,他似乎还会护着她,这充分的说明一点,其实这个男人的心里还是存留有她的位置的。

    她忘情般的看着叶枭,直到感觉有一道阴狠的眼神扫向她,她整个人蹭的一下本能的打了一个冷禅,真的有些恐怖啊!

    就在她做好心里准备要迎上南宫月华的时候,她依旧转向了爷爷,这回变成一副小绵羊的样子,可怜又委屈的样子。

    “爷爷,我明白,阿枭就是想跟我解除婚约。”

    “你这不孝儿孙,为了跟月华解除婚约,你到底要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叶枭的眉眼蹙的更紧,忽然间,她猛的站起身子,将在一侧站着的沐笙给揽入了自己的怀中,稳稳的站着,朝着爷爷坚定的强调:“爷爷,不管你怎么说,事实就算摆在面前,南宫小姐做错的事情总不能让别人承担,你答应的事情就应该兑现。”

    沐笙看了看叶枭,恰好看到他那双深邃、漂亮的双眸,像是夜明珠一样,那双眼睛是那么的漂亮。

    就算发怒的他也是那么的好看,这样的他……在这一刻,她好像感觉到叶枭是真心爱着她的。

    爷爷生气了,大手一甩,将桌子上的东西给打翻,“叶枭,这次,你实在太过分了,”说完,她愤怒的拂袖而去。

    南宫月华也哭哭啼啼的跟上去,哭声哀恸,就好像叶枭跟沐笙两个人是将整个叶家搅乱的一团乱的罪魁祸首。

    正好这个时候,奶奶也走了下来,看到叶枭跟沐笙两个人僵硬的站着,两个人的脸色似乎很不好的样子。

    楼下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在楼上怎么可能听不到,只不过,她自己也很没有主意要怎么办,等到她拟定主意的时候,下楼的时候,爷爷跟南宫月华已经先走了。

    “阿枭……”奶奶伸出手摁在叶枭的肩膀上,轻声安慰他:“你也别太难过了,你跟小笙的事情我再想办法。”

    什么她跟叶枭的事情……沐笙很疑惑不解,她跟叶枭现在还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关系好不好,可是,当时的气氛实在是太凝重了,她也就垂下脑袋,不敢再吭一声。

    如果在那个时候说些什么叶枭不爱听的话,这个男人非得杀了她不可,她就算是默认了。

    半晌,两人在走廊里走着,叶枭的心情似乎很沉重,一言不发,沐笙跟在他的身后,默默感觉到一股害怕。

    她也不知道叶枭到底是在生南宫月华的气还是在生他的气……哎!反正这个男人的心思一直都是那么难以揣测。

    他走了几步,忽然间,倒是停了下来。她一停下步伐,沐笙也而跟着停了下来,抬起脸看着眼前的男人,思绪有些怔愣。

    叶枭转过身子来,面向沐笙,那冷峻的眸子让沐笙感觉置身于冰冷的地窖,顿时,她有些害怕。

    娇小的身躯忍不住一抖,说话有些打结:“你想要干嘛?”

    叶枭盯紧沐笙,说话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薄凉:“我跟南宫月华没有解除婚约,你是不是很开心?”

    沐笙倒是没有想到叶枭会问到这样的问题,她的心里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开心也不算开心,难过倒也没有,只是纯粹的觉得这件事不可能那么简单。

    眼看着沐笙没有马上回答他,叶枭转眸,深邃的眸子划过一抹悲伤:“果然,你心里很开心,因为你恨不得我跟南宫月华开心对吗?所以刚刚的时候,你才没有急着跟南宫月华对峙,而是瞎站着,想看着我如何被爷爷呵斥对吗?”

    怎么是这样呢?她当时的想法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沐笙圆睁着双眸,这误会好像大了啊!“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真的不是这样的。”

    叶枭猛的凑上前来,伸出手捏住她的下颌:“那是怎么样的?”

    “我……”沐笙咬了咬下唇,当时情况太复杂了,她哪里知道叶枭会想的那么复杂,“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叶枭一听,眼眸又是一暗,看来沐笙真的对她完全没有感觉。

    “呵!你还真是……”他似白了沐笙一眼,也懒得继续跟沐笙再说些什么,转身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