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你敢冤枉我?
    一秒记住

    那个时候的他,虽然表面上不作声色,可他一颗心早已被沐笙牵动,说不上是为什么,在看到沐笙的第一眼,他总有种想要去窥视沐笙内心、探索她心灵的冲动。

    重新关上门出来的时候,叶枭的面色明显有些难看,心情也有些阴沉。

    他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沐笙的眼泪,不想看到任何人欺负她,为了让砍断沐笙在前行路上的一切阻碍,有些人、有些事,他必须做绝点。

    ……

    沐笙睡的正熟的时候,忽然间,就有人像是发疯般的将她整个人给狠狠的拉了起来,那人还往她的脸上打了几巴掌。

    她的睡意一下子就被那个人给打没了,眼睛睁开的同时,就看到周莹眼眶发红,像是疯了般的打着她。

    她回过神,马上就踹了她一脚,她一个不平衡,重重的倒在地上。

    在睡梦中就被人给打了,沐笙当然是愤怒无比,平时周莹故意欺负她,她可以忍气吞声,但现在,她实在是忍不了。

    “你发神经了吗?”沐笙双手掐腰,脸上是一片火辣,她越想心里越是生气,猛的走过去,毫不客气的扇了周莹两巴掌。

    她不知道周莹是用了什么法子进到叶家大宅打她的,可是,她也不能让周莹百打。

    “你敢冤枉我?”周莹被打的脸都肿了,没有反抗的力量,可还是声嘶力竭的的吼着,像是发狂的人般。

    冤枉她,她冤枉她什么了?

    蹦的一声,她又被身后一阵踢门声给吓了一跳,就看到奶奶带着一大批人闯入了她的房间里,大声呵斥道:“快,把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给我抓起来。”

    沐笙转身,看到奶奶眼眸中煽闪着的愤怒,还一脸懵懵的样子,她确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奶奶的话音刚落,就有两个佣人上前去要去抓周莹,周莹也是狗急跳墙了,猛抄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就搁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们要是敢抓我的话,我就死在你们的面前。”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一大清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沐笙看了看奶奶,又看了看周莹,两人的眼中都冒着硝烟战火,这到底是怎么了?

    奶奶蹙了蹙眉,说话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你就算想死也别想死在我们叶家,我们叶家可容不得你这种垃圾。”

    沐笙眨了眨睫毛,不明白为什么奶奶会用斥责周莹,她转眸的瞬间,这个时候奶奶的目光也朝着她扫过来,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周莹,你的心肠怎么那么坏,你想要了小笙的性命还不够,现在,还故意跑到她的房间里打她,你这样的女人简直是不可救药。”

    “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派人去杀她。”周莹一脸的激动,喊的嗓子都要破了。

    可没有谁相信,她眼看着两个佣人就要接近她,绝望的闭了闭眼睛,死就死吧!反正要是落在叶家的手上,她活着会比死还恐怖。

    沐笙眼尖的发现周莹握着水果刀的手使了使力,就要刺入脖子间的动脉,说时快那时快,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跑那么远,直接一脚就踹开了她的水果刀。

    咚的一声,水果刀掉在地上发出咚咚作响的声音,周莹也仿佛是去过一趟地狱般,惶恐的瞪大着眼睛,身子无力的摊在了地上。

    她转了转泛白的眼珠子,震惊的般的看着沐笙:“你为什么……”

    沐笙双手环住肩膀,说不上为什么,她虽然很讨厌周莹,但,当面看着她去死,她还是会感觉很不安。

    “我不是在救你,别误会,我只是不想看到你死在我面前而已。”

    两个佣人眼看着这是个好机会,马上上前去抓住了周莹,将她带了出去,周莹离开的时候,一双泛白的眼珠子一直在盯着她看,只不过,这次不再遍布着仇恨,似乎是多了一点什么。

    奶奶似乎也被吓到了,看到掉在地上被砸烂的水果刀,她紧张兮兮的跑到沐笙的面前,那双干瘪的手腕紧紧的握着沐笙。

    “你可吓死奶奶了。”

    沐笙看着奶奶,“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奶奶,为什么周莹会在这里?还有她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为什么奶奶会那么生气?”

    闻言,奶奶似是嗔怪的扫了沐笙一眼,“你这个丫头,怎么就那么善良啊!你被谁害死都要替那个人数钱是不是?”

    沐笙越听越疑惑,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她这不才刚起床。

    “你快下去看看,下面都快炸开了。”听奶奶这么说,沐笙不敢再耽误,马上跑了下去。

    楼下,南宫月华正坐在沙发上默默的掩着脸抽泣着,叶枭则是蹦着一张脸看着南宫月华,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审讯她一样,爷爷则是坐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充当一个审批者,而在地上跪着的那三个人就是那日妄图要对他不轨的男人。

    难道是……沐笙似乎有些清楚了,她赶紧加快步伐走了下去。

    她下去的时候,感觉南宫月华似是抬眼扫了她一下,眼中冒起敌意,可很快,又随着她虚假的眼泪消失了。

    南宫月华启唇,开口了,转向爷爷,好像要让爷爷帮她做主一样:“爷爷,正巧小笙也过来,我们现在可以问她话了,那日在荒岛上,是不是这三个男人想要对小笙不轨。”

    爷爷也同意了,让沐笙加快速度过来,好指证这三个男人。沐笙定睛一眼,就是这三个男人不错。

    爷爷夹杂冷厉的话语砸了下去,问道:“那是不是南宫小姐指使他们害你的?”

    沐笙蹙了蹙眉,看向了爷爷,“是。”

    话才落下,南宫月华就抚着脸大哭起来,哭了几秒后,她又马上止住哭意,转向了爷爷:“你看吧!真正的凶手明明就是周莹,就连小笙都误会我了。”

    爷爷本身也想护着南宫月华,所以对南宫也就纵容了些:“反正现在也证实是周莹雇了这三个男人想要害小笙,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原来是这样,沐笙大概就明白了,原来是南宫月华想要将一切罪责都归在周莹的身上,让周莹当替死鬼,而现在,她还假意让自己做证人,证明她的清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