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穿出去不合适
    一秒记住

    她听到奶奶急促的脚步声,刚一抬脸,就看到奶奶那双泪眼朦胧的双眼,“小笙,阿枭,你们两个人要是再不回来的话,奶奶可真是急死了!”

    沐笙心里是一阵感动,当她失踪的时候,最担心她的应该就是奶奶了。

    她上前去,抱住奶奶:“奶奶,对不起。”

    眼看着沐笙跟她道歉,奶奶心疼的揉了揉沐笙的脑袋,“你这丫头,还道什么歉啊,好不容易活着回来,奶奶高兴还来不及呢!”

    说完,奶奶又将视线往沐笙身后的叶枭看去,嘱咐他:“先把小笙带回去房里休息。”

    从刚刚就站在一旁抿唇不说话的叶枭点了点头,“知道了。”

    沐笙恋恋不舍的扫了奶奶一眼,她现在也浑身臭烘烘的,很想去洗个澡,于是就跟跟着叶枭到了房间。

    房间门开了,里面全是奶奶精心为她准备好的衣服,沐笙挑来挑去,都没有挑到一件觉得合适的,这些衣服都太贵重了,不管是哪一件穿出去都显得太奢侈了。

    叶枭看沐笙自己一个人纠结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想到自己要挑哪一件衣服,眉宇不自觉的蹙起,抿唇,发出一声质问:“还没挑好吗?”

    沐笙摇了摇脑袋,有些委屈的撅了撅嘴巴,面容闪过一抹的难色:“这些衣服…都太……”

    “不喜欢?”

    沐笙马上矢口否认,不是不喜欢,只是感觉这些衣服穿出去太招人注意了。

    “穿出去不合适。”

    叶枭挑了挑眉,话还没有完全落下,就反手抓了抓沐笙在脑袋一下,声音寒凉:“简直是穷人的思维。”

    沐笙的脸色迅速冷了下来,真是不能跟叶枭说实话,每次说了,这个家伙也只会嘲笑她、践踏她的自尊而已。

    她猛的环住自己的肩膀,转了转脑袋,猛用力冷哼了一声。

    “哼!对,可不像你一样一种都是有钱人,从小到我,我只不过是虚设的千金小姐,我妈妈根本就不爱我,她早就把我丢在孤儿院里。”

    也许,他不应该说那样的话,可话说了就是说了,要收回来也比较困难。

    叶枭是性子特别强的人,平时跟别人说句话,都会嫌烦,又怎么会跟沐笙道歉了,他只是用他那双意味不明的眸子扫了沐笙一眼,转身走开了。

    沐笙以为叶枭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顿时,心里有些难受,算了,她就不应该想到什么说什么,反正她跟叶枭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叶枭是根本不可能理解她的。

    沐笙垂下脸,无奈生出几分沮丧的感觉,哎呀,说多了都是泪啊!

    反正这衣柜里也没有其他的衣服,她就随手选了一件最朴素的衣服,反正,穿出去别人也根本就看不出来吧!

    在浴室里洗的香香的,沐笙也换上了衣服,在荒山野岭里,她都没有好好的休息过,这一躺在床上,就睡的很熟,就连叶枭再次推门进来的时候,她也是浑然不觉。

    叶枭进来的时候,沐笙的头发还没干就睡着了,房间里还开着空调风扇、直吹她的身上,她也没有盖上被子,或许也是身体本能的感觉到冷,她牢牢的抱住了自己。

    叶枭凝神扫了她一眼,那向来让人感觉到严厉的眉眼一下子软化了下来,这个丫头…也实在是不会照顾自己,就没有想到受寒了怎么办吗?

    虽然在外面住,可偶尔要是爷爷喊他回来的时候,叶枭也会回到叶家住上一晚,每次住的地方就是沐笙所在的地方,所以,他十分熟悉房间里物品的摆放位置。

    很快,他就找到吹风机,从床上将沐笙的身躯抱在怀中,轻柔的为她吹干头发,一边吹,一只手还不断地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触感倒是挺好的。

    吹风机的声音不算很大,但要是一般人听到这声音肯定会醒的,可是此时沐笙却睡的像头死猪一样不管吹风机如何大声,她都好像是置若罔闻。

    吹了半晌,沐笙的头发终于干了,叶枭这才将怀中的她慢慢的放在床上,为她盖上棉被,还将风扇关了,空调度数也调到适合的温度。

    沐笙的身躯这才慢慢的放松下来,眉宇也不再紧蹙着,今晚,她应该能够睡一个好觉,他也不适合继续待在这里打扰他,叶枭起身刚想要走,谁知,沐笙忽然间从棉被里抽出一只手,牢牢的攒住了他的手腕。

    叶枭的脚步猛然顿住,转眸看向了沐笙,睡梦的她依旧紧闭着双眼,可漂亮的薄唇却不断的念叨着:“妈妈,别离开我,求你,别离开我。”

    叶枭内心深处猛的浮起一点痛意,那种没有办法帮自己最爱的人减轻痛苦的苦恼。

    他的视线落在沐笙因为难受而再次蹙紧的眉眼,叶枭只感觉心脏不断的被敲击着,他缓慢的蹲下了自己的身子,反而紧紧的握住了沐笙的手腕。

    “小笙,别怕,我在你的身边。”

    沐笙依旧是重复着一句话,“妈妈,我知道我错了,求你不要抛弃我。”

    “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只要我一天在,你就会在。”叶枭强调道,虽然他并不清楚沐笙到底能不能听见,但也就只有这样的时刻,他才敢将自己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温情告诉这个女人。

    在他的面前,他从来都不敢像现在这样坦然无惧的承认自己爱她,总感觉说了,就会毁掉他们现在这种相对比较平衡的关系。

    沐笙不安的情绪像是被慢慢的安抚下来,面上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嘴里呢喃着的声音越来越小声:“妈妈,沐柔姐是您的女儿,小笙也是您的女儿,您可不可以对小笙温柔一点呢!”

    叶枭看着沐笙那张柔嫩好看的脸,忍不住想起小时候的沐笙,那个时候的她比现在还要瘦弱,每次,她都是被忽略的那一个。

    虽然她跟沐柔长的一模一样,可是,每次沐柔都会被母亲捧在掌心里,像个公主一样高高在上,沐笙则会缩在角落里,一个人暗暗的窥视她姐姐所享受的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