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死也要死的明白
    一秒记住

    沐笙现在不敢乱动,也不敢慌张,只能暂时盯紧这五个要置他于死地的男人:“谁派你们来的?要死也要让我死的明白吧!”

    虽然在心里已经猜到是南宫月华,可是她也想从这帮人的嘴里听到答案。

    “好吧,看在你就要死的份上,我们就告诉你吧!”

    “是谁?”到底是谁要屡次三番都想要她死,到底是谁那么狠心。

    “是南宫小姐,你抢她的男人,她自然要你的命。”

    果然没有猜错,果然是南宫月华想要她的性命,这可惜,这次,她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如意,绝对不会。

    “好了,现在该说的已经说了,来让我们兄弟几个先爽一下吧!”

    几个男人像沐笙团团围住,像是在沐笙的四周建起了一个五指山一样,她根本就没有办法钻出来。

    她又狠又急的踢了一脚过去,可这些见惯世面的男人哪里会忽略她这些雕虫小技,一手攒住她的脚腕,用力一甩,沐笙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上。

    她的背部像是要裂开了一样,一口浓郁的血液猛的从口腔里流出。

    五个大块头像是在玩弄小丑般,纷纷围在她的跟前,“来,替我们爽一下,我们下-面实在是闷的慌。”

    这五个大块头已经迫不及待脱裤子了,明晃晃的一坨在面前晃动着,沐笙恶心的吐了。

    “我先来,大哥。”

    “不,每次都是你先,大哥,你就不能让让小弟吗?”

    几个男人还在为谁先谁慢的问题争执着,沐笙已经在想主意里,她脑袋一转,马上就有了主意,到现在这个时候,想要动用武力让这帮男人收手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用智取。

    五个大块头吵了一会,忽然间,五个人就冷静下来,确认了眼神,再看向了沐笙,彼此达成了一致:“要不,一起上。”

    “行,好主意。”

    他们刚要一起上,沐笙马上摆了摆手,大声喊道:“等等,一起不好啊,不是还得分个谁先谁慢吗?”

    这倒是,一起上是不可能的,归根到底还是要区分谁先谁慢的问题的。

    看出他们彼此怀揣着的心思,冲着这点,沐笙就大着胆子帮他们出主意了,反正只要能够拖延时间就行,他们吵的越厉害越行。

    “嗯!我想了想,觉得对你们最公平的做法就是我亲自挑选谁先谁慢。”

    对,这倒是个好主意,五个大块肉一致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问道:“那你选谁?”

    沐笙忍着身上的痛意,唇角轻轻勾起,朝着这五个男人抛了个媚眼:“怎么办?我觉得你们都挺帅的,我根本就没有办法选择,要不,我们来做个游戏,如果谁赢了,我就亲自伺候他,怎么样?”

    挺不错的主意,这五个大块头纷纷点头,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还催促着沐笙说出游戏的规则:“什么游戏?快说、快说。”

    “嗯……”沐笙假意思考了一下,忽然间做出很为难的样子:“那我就说了,你们可不能生气啊!”

    “快说,别废话。”

    “嗯,就是我这个人最喜欢的人就是大英雄,我看你们体力都挺健硕的,可我更想知道你们谁更加厉害?如果能打赢的那个人,我就是他的人了。”

    原来是这样简单而已。

    五个大块头纷纷展开自己的拳头,先是朝着沐笙展示了自己的身材,沐笙也很配合的朝着他们投去一个飞吻,虽然真的很恶心,但为了稳住这些禽兽也只能这么做了。

    在沐笙的挑唆下,这五个男人开始厮打在一起,就好像沐笙想的异样,他们彼此的力量差不过,五个人打起架来有要两败俱伤的局势。

    沐笙越看越开心,还不断的鼓掌,鼓励他们打的更加用力些:“快打啊!只要谁打赢了,我就是他的人。”

    就在这些人打的难舍难分的时候,沐笙看准了一个时机,偷偷的溜掉了。

    她慌张的跑着,跑步也不敢跑出太重的声响,因为是夜晚,再加上她对路也十分不熟悉,所以总是在原地转着圈。

    那五个大块头也发现自己被沐笙给玩弄了,就赶紧上来追。

    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跟追赶声,沐笙简直是慌张得不行,一整颗心脏几乎都要跳出来。

    她从未感觉到如此无助,她再跑着,就发现自己竟然进入了一个死胡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退路,只能继续往后退,可是那五个男人又在后面追她。

    这一刻,沐笙真的感觉自己要崩溃了,眼泪一下子掉了出去,她不会就死在今晚吧!还要以人类最可耻的一种方式死去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倒宁愿从山崖上跳下去,至少,她的身体是干净的。

    她才刚下了这个决心,忽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出了的一双长臂就扣住她的细腰,将她给扯了过去。

    那人的力气很大,沐笙根本就没有办法挣扎,她就这么硬生生的跌入他的怀抱,一股熟悉的味道也随之传入鼻翼。

    沐笙是急坏了,一开始以为是那五个大块头其中的一个,她真是怕极了,握紧的拳头就要砸下去,当落下的瞬间,手腕也被硬生生的握住。

    沐笙睁开眼睛,在黑暗中,他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脸,眼泪也猛的掉了下来,是叶枭,虽然她真的很讨厌叶枭,可是这个时候看到叶枭,她还是有些激动。

    “阿枭……”沐笙顾不得以前的恩怨,一头栽进他的怀抱,哭的稀里哗啦的,像是个小孩子一样。

    本来叶枭还想要责骂她的,可是看到她此时这么软弱无助的样子,他竟然也舍不得了。

    “阿枭,见到你真好,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我以为……”

    叶枭将她的脑袋往他的怀中一摁,“傻瓜,你胡说什么,只要有我活着的一天,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沐恩跟着一大班人躲在草丛里,看着这两个人如此亲昵的样子,别提有多么的尴尬了。

    沐笙继续哭着,过了半晌,她再从叶枭的怀中抬起她那张小巧的颊子:“后面有五个大块头在追我,他们是南宫月华派来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