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你不冷吗?
    一秒记住

    发疯,她都不愿意相信叶枭对她的情意是真的。

    沐笙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枭,半晌,她咬着下唇,好像很愤怒的样子,“你还想继续骗我?”

    很明显,在沐笙的眼里,他就是个骗子。

    也对,他之前一直都扮演着骗子的角色,所以沐笙不想他也是正常的。

    叶枭只感觉心脏好像压到了什么,忽然间,他纤细的手指慢慢的撩起她的长发,指尖在她的长发里来回穿插着。

    他的触碰特别的温柔,让沐笙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服,她的脑袋本能的斜着过去,本能的贴紧他的手腕。

    叶枭两手来回穿插着她的发丝,忽然间,又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为什么不相信我?”

    话落下,沐笙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猛的将自己的身子给缩得紧紧的,双膝盘紧,似乎是缩成乌龟一般。

    “那是因为你从来都不能让我相信,每次说的话,你都会食言,这样的你,我不敢相信。”

    叶枭深吸了一口气,眼看着现在天色很暗,他们正所处的位置又是很荒凉的地方,如果再继续待在这里,指不定会有什么野兽忽然间闯出来吃了他们。

    虽然说他曾经当过军人,也接受过很顶端的教育,可是这不代表他就能够赤手空拳的打老虎狮子,他跟武松还是有区别的。

    想着,叶枭猛的伸出手将沐笙瘦小的身躯给抱了起来,被他像是个玩具一样抱在怀中的时候,沐笙的身躯骤然蹦紧,更是不敢动,只能缩紧身子,避开跟他的亲密接触。

    叶枭自然也是清楚了沐笙的目的,虽然有点难过沐笙对他的排斥,但他还是抱着沐笙穿过层层黑暗、穿过山林,他不断的往前走着,想去搜索可以适合他们居住的地方,可是找来找取,还是只能找到一个黑漆漆的山洞。

    当叶枭带着沐笙走到山洞里去的时候,沐笙没来由的感到害怕,她的指尖本能的攒紧了叶枭的衣服,问道,“我、我们今晚真的要住在这里吗?”

    叶枭挑了挑眉,“害怕了?”

    害怕,当然害怕了,她自小就对黑感到害怕,每次只要待在黑暗而封闭的空间里,她就会感觉到自己没有办法呼吸,更严重的情况就是晕厥。

    记得上前电梯忽然发生故障,她就在电梯里忽然晕倒了,还是霍起救了她。

    “我……”

    叶枭唇角一扯,直接将她的脑袋摁在他的怀中,让她的脸只能贴着他的肩膀,“害怕的话就靠在我的怀里,我会保护你的。”

    说完,叶枭也不给沐笙回答的时间,抱着她就直接往前走。

    山洞外面依稀还有些许的光芒,可到了里面就是一片黑暗,沐笙害怕的身躯都在颤抖,只能死死的攒着叶枭的肩膀,没办法,她对黑暗的恐惧就是那么的明显,每次在家睡觉的时候,她都一定要开灯才能够睡觉。

    她感觉叶枭不断的在往前走,咚咚的脚步声不断的在耳畔回旋着,等到她的耳畔传来一阵咔擦的声响时,叶枭性感独特的嗓音从她的头顶掉了下来,柔柔的,像是暖风一般拂过她颤抖的心脏,一下子将她心里的不安给抚平了。

    “可以睁开眼睛了。”

    沐笙缓慢的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火焰也随之传到了视线里,原本黑魆魆的山洞已经被火光给照亮了,驱散了所有的黑暗与阴沉。

    看到了光,她紧张的心这才慢慢的被抚平下来。

    叶枭轻轻的将沐笙给放了下来,山洞里的温度特别的低,一阵又一阵的冷风吹过来,沐笙本身就受了寒,这个时候整个身躯更是不断的颤抖。

    夜袭扫了沐笙一眼,准备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给解下来,可手这么一摸,他身上的衣服也都是湿的,就算他想要给沐笙一件可以保暖的衣服,他也没有办法给。

    在这个时候,叶枭忽然间感觉自己挺没用的,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他蹙了蹙眉,忽然间,长臂就这么伸了过去,抓住了沐笙的手臂,沐笙转眸对上他映着火光的眸子,顿时,她整个人感觉到有些紧张。

    “你、你干嘛呢?”

    叶枭的脸上没有半点的笑容,唇角也蹦的紧紧的,成了一条线:“把衣服脱了。”

    把衣服脱了……

    这短短的几个字,让沐笙的脑袋像是要炸开了一样,她说话立刻变得语无伦次,不断的在颤抖:“你、你……”

    “快脱。”叶枭说着,手下也跟着一个用力,就将她的衣服给撕开了一个口子。

    沐笙被吓的脸色紫青,像是看到了鬼一样,猛抱紧自己,“你、不是人。”

    叶枭都有些无语了,他难道就是真的那么坏不成?为什么……沐笙总能够将她想象成一个坏人呢!

    叶枭的眉宇蹙的更紧了,这下子,他正准备使劲攥沐笙的衣服,可是一想到如果将沐笙的衣服给扯掉了,那么等会她就没有衣服穿了。

    现在不是所谓的远古时代,总不能让沐笙穿树叶做成的裙子吧!

    叶枭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将自己的脸转到了一旁,“我不脱你衣服,你自己脱吧!”

    沐笙望着叶枭的侧脸,此时,火光将他的侧脸映的很修长,“为什么一定要脱衣服?”

    叶枭顿时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还挺傻的,“你不冷?”

    说到冷,沐笙这才反应过来,她的衣服是湿的,难道叶枭担心她生病了,所以才让她脱衣服的,可是要她脱衣服,也必须说清楚啊!

    “可是…我们……”

    叶枭似乎知道沐笙要说什么,又猛的转过了脸,两手直接捏了捏沐笙的脸颊,“我跟你早就在一起了不是吗?更深的接触我们都已经做过了,脱个衣服算什么?”

    沐笙的脸色迅速一沉,是啊,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结婚,可是他们已经算是有夫妻之实了,可是这不代表,她就能够被叶枭如此的欺辱。

    沐笙的睫毛往下一垂,顿时咬紧了下唇,仿佛在默默的压抑着:“是啊,我跟你是已经有了更深一层的关系,但叶枭,你别忘了,你的未婚妻不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