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我会发疯的
    一秒记住

    奶奶看只救了南宫月华一个人,紧张的身体发抖,她扒开了那些看热闹的人,脚步匆匆去无比沉重的走到了栏杆前,垂眸一看,只是看到一片黑沉的大海,顿时,她整个人吓住了。

    “小笙呢!”她问道,救援人员却是一问不知的样子。

    想到沐笙可能是出事了,奶奶的眼眶顿时变得酸涩起来,眼泪掉了下来,她不断的朝着大海喊道:“不,我的小笙不能出事,不管用任何一种手段都要把我的小笙给救起来。”

    咚咚、叶枭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也跑了出来,他刚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奶奶一脸沉重的样子,而南宫月华则是浑身被海水浸湿,身上还有被子盖着。

    他的眉宇蹙的很紧,心里是一片不安,不对,怎么看不到沐笙呢?

    奶奶看着叶枭变得无比黑沉的脸,她都认识叶枭这么多年了,倒是从来都没有看到他这个样子,顿时,她有些害怕,整个人也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阿枭,刚刚小笙,她掉在海里了,我已经让人去捞她了。”

    捞……叶枭的眸光比大海还要阴沉几分,“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的女人绝对不能出事,他相信他叶枭的女人也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出事。

    奶奶没有直说,而是将眸光扫向了南宫月华,叶枭似乎也领略到她的意思,忽然间,他就迈步前行,俯下眸子凝视着南宫月华。

    南宫月华本来就冷,被叶枭那种冰冻三尺的眼神盯着,更加不安。她的身躯猛的重重一颤:“你、你干嘛?你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看,我警告你,是那个贱女人先打我,还把我给推下海,就在刚刚,她假装要救我,谁知她自己却溺水了。”

    闻言,叶枭的脸色越来越沉,他猛的用力捏住了南宫月华的下颌,“南宫月华,你找死。”话罢,他已经用膝盖狠狠顶了南宫月华的肚子,她疼的惨叫一声,肚子里的脏水都跑出来。

    叶枭再没有犹豫,也好似跟沐笙一样,往下一跳,一个大男人消失了在大海中。

    奶奶马上被吓坏了,精神状态几乎要崩溃,沐笙不见了、叶枭也不见了,他最喜欢两个孩子都不见了。

    爷爷看奶奶的身子失去平衡,就要倒下了,赶紧扶住她,“别难过,叶枭的水性不错,她能够找到沐笙的。”

    这一个晚上,奶奶的生日晚宴乱成一团。

    南宫月华回到家也被父亲狠狠的批了一顿,虽然她是家里的独女,可是出了那么多事情,丢了那么大的脸,她的父亲也不再对她温柔。

    她一回家,父亲就拿出鞭-子抽她,“你这个死丫头,我让你好好的成为叶枭的妻子,谁知,你这个不争气的丫头,居然给我闹出那么多事情。”

    南宫月华吓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从小到大,父亲都很疼爱她,从来都没有打过她。

    “爸爸,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演化成这样。”

    南父更愤怒了,他觉得自己养了一个不孝的女儿,她百年的基业差点就要毁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我从小到大,我教育你,人要学聪明点,你怎么就作事那么蠢啊,今晚还把事情弄的那么大,你是想要破坏我的名声吗?”

    南宫月华猛的将自己的脑袋埋的更加低,心里是一种说不出的自卑:“对不起,爸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就算你要做坏事,。也要聪明,做了坏事就要像杀人一样毁尸灭迹,怎么能够留下一点痕迹呢?你就是个蠢蛋。”

    再被父亲这么一顿斥责,南宫月华猛的垂下了脑袋,整个人变得很惭愧,好像她真的做每一样事情都没能比得上沐笙,可是她明明觉得自己比沐笙优秀,不管是哪方面,她都要比那个女人优秀的多,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问题呢!

    ……

    当晚,叶枭在大海里摸索里很久,就将沐笙从海里带了出来,他们两个人也被海浪卷到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叶枭将沐笙带上岸的时候,根本就不敢怠慢,马上就帮沐笙做了一个深情的人工呼吸。

    以前在军人之旅的时候,学会人工呼吸是必备的工作之一,没有想到今天居然派上了用场。

    沐笙躺在地上,本来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很昏沉,脑袋也闷闷的,好像被棉花给塞住了一样,很不好的感觉。

    可是忽然间好像有一股凉风吹了进来,她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叶枭正堵住她的唇瓣,给她正正经经的做人工呼吸。

    沐笙先是一愣,随后便羞涩的将叶枭给推开,捂着自己起伏的心脏,偏开了自己的脸:“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叶枭帮沐笙做人工呼吸很久,他只担心沐笙还有没有恢复清醒,抿唇,什么话也不说就直接凑到了沐笙的身边,伸出手摸了摸沐笙的额头。

    沐笙又是一怔,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是一阵惊慌,又想要推开叶枭的时候,叶枭却一把拽住她的手臂,使劲的将她拉在怀中。

    他的声音很低沉、却富有磁性,好听的让人根本就没有办法不集中精力。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担心你,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那让我一个人怎么活?”

    沐笙的心“砰砰作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反正就是很触动,叶枭在别人的眼中算是面瘫,还是那种没血没肉的那种,有时候,别人甚至有些畏惧他,他好像永远都不会在乎谁。

    可是今天他却忽然间跟她说,没了她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你、你干嘛忽然间那么……”

    叶枭打断了沐笙的话,将沐笙抱的更紧:“你知道我刚刚有多么害怕,听到你掉海里,那个时候,我多想马上找到你。”

    沐笙的眼眸瞪的大大的,唇稍稍张大,她似乎记起了刚刚在大海深处的时候,叶枭是如何寻找她,即使已经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他都不肯放弃她。

    沐笙又想推开他,可是叶枭的下一句话让她停下了自己所有的动作:“小笙,我不能没有你,以后不能这样了,如果你这样我会发疯的,我真的会发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