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不要脸的男人
    一秒记住

    一听沐笙说自己不要脸,叶枭反倒是心情大好,他们两个人似乎都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很自然的相处了。

    叶枭忽然间伸出长臂,将沐笙纤细的腰际给拉了过来,径自将整个脑袋都靠在沐笙的肚子上,她挨着沐笙很近,这种过于接近的感觉让沐笙的心情相当不好。

    她猛的想要推开叶枭,可叶枭的手却扣得她更近,像抱着枕头一样死命的抱着她的肚子,“你的肚子的肥肉又多了几圈。”

    沐笙的脸色瞬间沉了沉,任何的女人在被男人说自己胖的时候,心情都会不好。

    “你快放开我,混蛋,你别忘了,我现在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你最好还是不要靠近我。”

    叶枭才不受沐笙的威胁,继续埋在她的脑袋里,她说话的声音懒懒的,带着些许的鼻音,好像是刚睡醒一样的,但又该死的性感好听,让人忍不住想去听。

    “你别说了,你还是我的女人,在我没有说结束之前,你的身上依旧是有我叶枭的印记。”

    印记、什么印记,她现在真这个男人根本就任何的关系。

    沐笙又使劲的推了推叶枭,眼看着自己真的推不开他,她真的是崩溃至极,这个男人也实在太讨厌了。

    “叶枭,你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样?”挣扎无用,最后沐笙只能选择妥协。

    难得看到沐笙妥协,叶枭埋在沐笙腹部上的脸悄悄划过一抹笑意,当他再次抬起脸的时候,他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表情,淡淡的,很冷漠的样子。

    沐笙也没有看到他刚刚那一闪而过的笑意,所以,她断定叶枭又是准备恶作剧,她也已经做好了被他恶作剧的准备。

    沐笙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抬起脸,“好,你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就真的只是想要吃个面而已,这个女人还真不相信。

    他就那么坏吗?或许在沐笙的心里,她应该是留下了很不好的的印象吧!

    “是不是我非得提出些很过分的要求,你才会觉得我是在爱你?”

    沐笙猛的摇头,才不是这样呢!反正,她才不相信这个男人会有什么纯粹的目的呢!

    “叶枭,你不要假惺惺了,你到底是有多坏,我比谁都要清楚。”

    眼看着沐笙根本就不相信他,叶枭也就认栽了,“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坏人,好,你现在马上去给我做碗面,如果你动作快点,我就回抱着你站一夜怎么样?”

    腹部现在被抱着特别的不舒服,沐笙蹙了蹙眉,很想要马上解脱,她只好答应了,“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必须答应我,现在就要放开我。”

    叶枭说放就放,沐笙退了几步,恢复了自由,脸上阴沉立马变成晴天,尽管对叶枭很不满,但是她还是转身去厨房。

    这几天沐笙很少出门,所以冰箱里也没有太多的食材,沐笙只从里头取出了一条火腿肠,和一个鸡蛋,他先是将鸡蛋给剪成荷包蛋,加上火腿肠,捞面组合进去就变成了一碗香飘飘的捞面。

    她出厨房,也伴随着一阵香喷喷的味道,尽管叶枭是吃过不少的美食,在闻到这个味道的时候,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味蕾,赶紧催促沐笙走快点。

    沐笙一听,自然是有些不高兴,她能够煮点面给叶枭就不错了,这个男人不感恩就算了,还挑三拣四,真是太麻烦了。

    沐笙一鼓作气的将这碗捞面给丢在饭桌上,甩在了叶枭的面前,说话的语气很生硬:“吃吧!”说完,她不爽的甩了甩脸,小声的嘀咕了一声:“饭桶,最好是饿死你。”

    她的声音虽然小,可叶枭还是听了个正着,他也不生气,而是继续拿起筷子,专心致志的吃了面。

    面的味道倒是挺不错的,他越吃就越喜欢,根本就停不下来。

    很快,一碗面就见了个底,叶枭那深邃的双眸盯着空空的碗底,“没了吗?”她问了问这三个字,也就是这三个字,让沐笙的脸彻底沉下来。

    她都细心煮了一碗面给叶枭,做到这样的地步,这个男人还不够……

    她不想再继续理睬叶枭了,反正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她明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呢!她是应该需要去休息。

    沐笙打了个哈欠,“我要睡觉。”

    叶枭抬起脸看着她,默不作声,好像沐笙说的要睡觉根本就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沐笙指了指门的方向,拒绝的意图特别的明显,“既然我要睡觉了,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离开了?”

    闻言,叶枭的眉宇稍稍一挑起,那好像永远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的唇角稍稍一勾:“怎么?你什么意思?”

    沐笙彻底晕了,她现在的意图不够明显吗?就是让叶枭离开她,“我让你走啊!”

    “不,我不走,你的就是我的,我为什么要走呢?”

    闻言,沐笙简直是崩溃了,她咬着牙,扬起拳头威胁道:“你到底走不走啊~混蛋,你为什么总是要骚扰我呢?”

    叶枭抬眸,还真的看到了沐笙眼中闪动着的怒火,忽然间,他产生了一种不忍的情感,换了个姿势躺在沙发上。

    翻了翻身,说道:“我在这里睡就好,明天一起去大宅。”

    “不,我……”

    沐笙的嘴唇动了动,刚想说些什么话,可叶枭似乎伸出手要去抓住些什么,这一举动迅速打断了沐笙的话语。

    “快点给我拿被子枕头。”

    沐笙咬牙,即使是骂人,她说话的语气还是软濡的,“你,叶枭,你太过分了吧!”

    叶枭不耐烦了,“再给我废话,我就不能保证我做些什么了,你最好给我闭嘴。”

    沐笙无奈的摇头,随后动身打开了自己卧室的门,从里头取出了薄毯跟枕头,直接丢在了叶枭的脑袋上,就算是叶枭又怎么样,她要是不开心了,也不代表,她必须对叶枭恭恭敬敬的。

    丢完后,沐笙一个转身,将门锁紧,脱下自己的鞋后,疲惫的身体倒在床上,柔然的床垫很舒服,沐笙翻了翻身子,浑身的疲惫慢慢消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