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你简直是不要脸
    一秒记住

    “等等,你误会了,我根本跟叶枭没有任何的关系啊!”

    不管沐笙怎么解释,可经理说话的措辞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他依旧肯定沐笙跟叶枭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沐笙小姐,您不用解释,我知道您的为人很低调,根本就不像其他人那样张扬。”经理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还不断的做出请的动作。

    沐笙简直是无语了。

    为什么叶枭总能够及时发现她的困惑,随时的化解她的狼狈,很多时候,沐笙都觉得叶枭的身上似乎藏着某种魔力,能够随时预知她的问题。

    沐笙再往店里看了一圈,也没有发现适合奶奶的礼服,于是,她走了出来,她逛着走着看了很久,经理的耐心却好的出奇,从头到尾都是好声好气的,服务态度好的不像话。

    接下来的时间,沐笙逛了一家又一家,在倒数第二间店铺终于是找到了自认为适合奶奶的礼服,她相信奶奶也是会很喜欢的。

    从以前到现在,奶奶都很喜欢欺骗,尤其是大红大火的颜色,她曾经说过,只要穿着红色旗袍,她就会想起以前跟爷爷谈恋爱的时候,那段时光,是她最幸福的时光。

    看了数以万计的礼服、在挑出的几十件礼服中,沐笙最后选了一件“凤凰于飞”的红色旗袍,抱在怀中,这件礼服明明就很轻,可沐笙却感觉到沉甸甸的,心里莫名的紧张,有些透不过气来。

    是紧张、害怕、还是惊讶,太多太多的情感,过于复杂,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一下子料理出自己的情绪。

    当她抱着那件旗袍走到柜台的时候,服务员就用那种很具有亲和力的笑容盯着她,似乎沐笙是她很尊敬的人。

    很奇怪的是,沐笙没有先报出自己的名字,服务员就先恭敬的朝着她鞠躬,“沐笙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沐笙小姐…喊她为沐笙小姐,难道又是叶枭在暗中帮助她不成?

    想到这,沐笙的心脏咯噔一阵巨响,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对叶枭的情感顿时很复杂,这个男人时而帮助她、时而又联合别人整顿她,有些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爱不爱她。

    “我、我想要这件礼服。”

    |“好的,沐笙小姐。”服务员接过沐笙怀中的礼服,很仔细的包装了起来。

    沐笙站着等了半晌,将礼服给包装好的服务员忽然间问道:“沐笙小姐,您可以给我个地址,然后我会准确无误的将这件礼服送到您的家中。”

    等等,她现在还没有还钱啊!服务员热情的都让沐笙尴尬了,她有些拘谨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头,“那就麻烦你了,这件礼服可以直接记在叶枭的账单里。”

    “是的,沐笙小姐,但其实叶经理早有吩咐了,只要是沐笙小姐来,不管是要什么样的款式都要包装好让沐笙小姐拿回去。”

    闻言,沐笙的心里一阵柔软,忽然间有些感动,这男人也真的是很奇怪,明明早就为她预备好了后路,可偏偏她却什么都不说。

    有了叶枭暗中的帮助,沐笙做起事情来也比较得心应手。

    她搭着公交车回来的时候,刚好是傍晚六点,她自己刚要上楼梯的时候,忽然间,有一股人影就快速的从面前越过。

    她听到四周围发出奇怪的动静,被吓了一跳,回过头的时候,又看到了叶枭,他站在不远处的墙角,双手插着裤袋,看上去一副慵懒的样子。

    沐笙完全没有心里准备会再次见到叶枭,自然也是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枭似乎将手插在口袋里更深了,面容萦绕着一股深沉的感觉:“我来找你不行啊!”

    沐笙本来想说不行,可是一想到叶枭这么火爆的脾气,最后还是忍住了,只好转了转脸,“嗯,好吧,来者是客,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反正她现在都不再跟叶枭是那种所谓的情侣关系,所以他们两个人应当学会化干戈为玉帛。

    叶枭也没说或者不好,反正就跟着沐笙走了进去,他一进去,依旧是很轻松自在的样子,将沐笙的家当成自己的家,一进家门,就直接整个人摊在沙发上,十足的轻松自在。

    沐笙看到他这样,眼眸似乎有什么光芒一闪而过,这个家伙,也似乎是太奇怪了。

    沐笙不说,默默的去房里泡了一杯咖啡放在他的面前,她心想着自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的接待叶枭了,这个男人总该满足了吧!

    谁知,叶枭只是淡淡的垂眸扫了一眼咖啡,紧跟着,又很随意的将自己的视线给收了回来,然后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我饿了,想吃面。”

    闻言,沐笙顿时有些不悦,这个男人怎么敢提出更高的要求呢。反正有的吃就不错了,还一定要提出要求说吃什么,真是一个大胆又无耻的男人。

    “喂!我说,叶枭,你简直是……”沐笙咬牙,愤怒的想要提出抗议,可是叶枭却淡漠的抬起眸子对上她冷酷的眉眼。

    “今天下午好歹是我暗中帮助你,于情于理,我都应该算是你的恩人,而你是很明显早就不把我当回事了。”

    他并不喜欢沐笙这种丝毫不在乎他的感觉…

    沐笙的细眉稍稍一蹙,是的,叶枭的确是帮了她,如果不是因为叶枭暗中帮助她的话,她肯定连店里都踏不进去,但这不代表,她就一定要感谢叶枭啊。

    沐笙抱住自己的肩膀,转了转身子,装作一副骄傲的样子:“我从来都没有让你帮我,是你自己自作主张的要帮我,到现在你还要将所有的责任过错都推在我的身上,你觉得你自己好意思吗?”

    叶枭依旧是无动于衷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的身躯早就换了一个姿势,在这个时候,她抬起颊子来面向沐笙,“怎么?你想要忘记我对你的恩德,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吗?”

    等等,叶枭对她到底是有什么恩德了,沐笙真是特别佩服叶枭哪里来的自信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的指尖稍稍拂过自己的鼻子,猛的朝着叶枭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

    “简直是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