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5章 跟踪狂
    记住本站

    霍起抱着沐笙,竟然有种舍不得放开的感觉,等到车子行驶平稳后,沐笙又用力的踩了她一脚,霍起疼的脸色有些黑,很想要尖叫出来,但是却喊也喊不出来。

    虽然知道霍起救了她,可沐笙还是不轻易感谢她,她而是扭头,朝着霍起俏皮的眨了眨睫毛,唇一动,吐出一句话:“霍起,谁让你吃我豆腐了。”

    豆腐,霍起一听,面色更加沉,眉宇也跟着蹙起:“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豆腐配让我吃吗?”

    沐笙才懒得搭理霍起,直接往前走了几步,避开了霍起,因为下一站她就要下车了,沐笙就提前到公交车门前。

    “下一站是cc站。”

    一听到公交车的播报声,他就马上下车了,脚落地的时候,她就到了叶枭的公司门口,本来以为不会再跟霍起有所联系了,可霍起却跟着她一起下车。

    沐笙扭头看到他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阵愕然,她以为霍起是故意跟着她的,猛的对他就是一阵斥责:“你跟着我干嘛?吃饱没事做吗?你这个跟踪狂。”

    跟踪狂,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跟踪狂好吗?这个女人的眼睛到底是在长在哪里,才会将他误认为是跟踪狂的。

    霍起不敢置信的看着沐笙,简直是不敢相信看着自己举世无双的容颜,这个女人居然能够从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想太多了吧!我会跟踪你这样的女人。”

    “我看你就长的像跟踪狂,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因为你刚刚帮了我,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故作气势,沐笙又伸出手掐住自己的腰际,狠狠的瞪着霍起,仿佛自己是有多么的讨厌霍起一样。

    霍起看到她那个激动的样子,十分无奈的样子,他刚好是跟沐笙在同一个站下车,叶家所在的公司是一下车就到,但是他要去的地方是要往别的方向过去。

    沐笙扭头,远远的,忽然间就看到叶枭在几个下属的跟随下,正缓慢的走来,他冷冽的眸光像是光束般猛的朝着她的方向投射过来。

    被他如此霸道、且冷冽的眼神给锁紧,沐笙明显感觉到身躯一颤,本来还好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有些糟糕,她又想起了叶枭昨晚的那些话,如同冰冷的匕首般刺向她的心脏,她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的声音。

    她无所适从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根本就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面目去面对叶枭,她只能将主意打在了霍起的身上,忽然间扑过去,径自抓住了霍起的肩膀,将自己的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佯装成一幅小鸟依人的样子。

    “亲爱的,谢谢你送我过来。”

    霍起显然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猛的瞪大着眼睛,先是慢慢地将冷峻的眸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他的薄唇一动,本想说些什么,谁知,沐笙却眼尖的踮起尖叫,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亲爱的,谢谢你,我知道你想要跟我说不用谢谢,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好了,你现在回去吧!”

    叶枭早就听清楚沐笙所说的话,此时,他的脸色冷的几乎要结冰,这个可恶的丫头……居然敢瞒着自己跟别的男人交往,不可以,他绝对不能容忍。

    他走了过去,抿唇,明明就醋意顿生,可还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你不是要跟我谈谈生日晚宴的事情吗?现在可以进公司了吧!”

    沐笙猜想叶枭会有那么一点反应,可还是没有想到他居然那么淡定,看来,他真的对她的事情一点都兴趣都没有,很好,这样也能够说明叶枭一点都不爱她,她也能够死心了。

    “我可以进去了,现在、马上。”沐笙眨了眨眼睛,为了让霍起能够理解,她拼命的给霍起使了使眼色,尽量让他明白。

    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给移开,她的手掌就从霍起的嘴唇里移开了,一开始,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等着霍起大骂她一顿。

    但结果出于他的预料,霍起非但没有大骂她一顿,反倒是当着叶枭的面,直接伸出手揽住了沐笙的腰际,将她给扯入自己的怀中,两个人看上去特别亲密的样子。

    “我知道了,亲爱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知道了。”沐笙倒是没有想到霍起竟然那么的配合,惊讶之余,倒还是挺开心的配合。

    叶枭的脸已经沉的不能再沉了,脸上的青筋明显蹦出,心中的怒气似乎忍不住就要倾斜而出。他愤怒的甩了甩自己的身子,侧脸、抿唇吩咐:“你现在给我进来。”

    说完,叶枭霸气的往公司内部,保镖也跟着上去,沐笙不敢怠慢,也慢慢的跟上去。她跑了几步,忽然间感觉到有什么,扭头朝着南宫月华投去一个柔软至极的笑意。

    尽管他们的相遇总是属于冤家路窄的那种,不过,沐笙对霍起的总体印象还是很好的,每次霍起都是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出现,再及时的救了她一把。

    一阵小跑,沐笙终于慢慢的跟上了叶枭,这个时候,跟在叶枭身边的那几个保镖已经走开了,沐笙也能够接近他。

    走到了办公室,他忽然间冷着一张脸站在房门口,手就是迟迟不推办公室的门。

    沐笙看到他这么异常的反应,心里隐隐的有些麻烦,这个神经病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你……”不对,她现在是她的上属,就算是称呼,她也要用尊称,沐笙改了个称呼:“叶少,您到底有什么吩咐?”

    叶少,叫的可真陌生,他们之间的关系远远没有她称呼的那么陌生才对。

    叶枭的眼中猛的蹦出冷光来,猛的转过身子,用力的抓住了沐笙的手臂,用力的攒紧,沐笙被拽的生疼,拽的要流泪了。

    叶枭、这个家伙真是个神经病,除了会用强迫的手段就是强迫的手段。

    “你到底想要干嘛啊!”

    “没想要干嘛,只是想看看你,我想要知道像你这样一个长相清纯的女人怎么能够那么随便。”

    随便,等等,她哪里随便了,她的生命中只除了叶枭以外的男人,从此以外,就没有别的男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