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 自己明白就好
    记住本站

    “你明白就好。”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我明白在你的心里,我什么都不是。”说完这话的时候,沐笙感觉身体都是凉嗖嗖的。

    她曾经有多爱这个男人,现在就有多恨这个男人。

    丢下愤怒的一句话,沐笙含着眼泪从叶枭的身边直接跑开,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

    虽然叶枭知道自己伤害了沐笙,可是他却依旧站在原地,双手紧握成拳头,紧紧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如果他现在就这么松开自己的手腕的时候,他发现会让沐笙发现自己的异样。

    说了那样的话,他也同样感到难过,也同样感到痛彻心扉,可是,现在又能够怎么样呢?反正,也是做戏给南宫月华看。

    他循着某处看去,就看到南宫月华站着,她的脖颈已经戴上了那条东方珍珠,在夜色下闪着妖冶的光芒,让人倍感蛊惑。

    “你说你爱沐笙,可就在刚刚你却对她说了那样的话。”

    叶枭抬眸看着她,看向南宫的月华的目光带着灼灼的光芒,“所以你看清楚了吗?我是用你意想不到的方式去保护沐笙。”

    南宫月华摇头,她才不相信呢,就在刚刚的时候,她才看清楚叶枭对沐笙的爱意,这个男人好像是特别喜欢沐笙,但其实只是在她的面前做戏,他平时对她粗鲁可能也是为了要吸引她的注意力。

    ……

    这一夜,沐笙躺在床上,在床上反复翻转着,却根本就睡不着觉。

    叶枭对他说了那样重的话,她还真的不想去跟他再说话,可是奶奶的生日晚宴就要开始了,明天一早,她就要跟他商量晚宴的事情。

    直到天亮的时候,她还没有半点睡意,眼看着快到了时间点,她这才从床上爬起来,站在镜子前,目光往镜子的自己看去,看到自己那双重重的黑眼圈,顿时,她有些苦恼。

    她这不是太明显了吧,那么重的黑眼圈肯帝会让叶枭看出她昨晚的睡眠质量很不好,这样叶枭肯定会以为她是在为了他的事情伤神。

    但其实,她也是在为了叶枭的事情在伤神,只是,她的性子又极其的高傲,很好面子而已。

    想着,沐笙只好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些珍珠膏遮住她的黑眼圈,她平时很省,都不会花钱在化妆品、保养品上,这一瓶珍珠膏还是苏七月送给她的。

    因为珍珠膏的价钱实在是太昂贵,如果是以沐笙现在的经济能力来看的话,她是绝对买不起这么贵的珍珠膏的,所以,这一瓶小小的珍珠膏,她都是很省着在用。

    她擦了一点,就将自己的眼角的黑眼圈给藏住了,穿上了一件自己自认为很朴素的运动服,因为打的价钱实在是太昂贵了,沐笙只好坐公交车。

    刚上公交车,苏七月就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昨晚沐笙打了好多个电话给苏七月,但是电话就是没有人接。

    可早上的时候,就有人来接电话了,沐笙一听苏七月的声音,知道她平安无事,她那颗悬着的心立马就安了下来。

    她就知道苏七月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靳凉城也肯定是不会伤害她的,可是,她还是很担心苏七月。

    “喂!七月,你昨晚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我感觉很遗憾。”

    遗憾,她所说的遗憾是没有得到那条东方珍珠吗?想到自己没有办法帮苏七月,沐笙也感觉到心里很不安,都是她的错,如果当时她能够再坚持点,或许,她就能够帮苏七月争取到那条东方珍珠了。

    沐笙稍稍垂下脸,眉眼间萦绕着些许的悲伤:“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小月,我努力了,可是我最后还是没能帮得了得到那条东方珍珠,都是我的错。”

    话落下,苏七月在电话那头稍稍怔愣半晌,随后,忽然间在电话那头发出一阵笑声,似乎是在笑沐笙。

    “你这个丫头…真是的,什么错误都往自己的身上揽去,我告诉你,我遗憾的是,没有办法争取到那条东方珍珠给你,我听说叶奶特别喜欢东方珍珠,我就在想如果能够帮你得到东方珍珠的话,那么或许奶奶会更开心。”

    这一切总算是真相大白了,沐笙总算明白了,南宫月华为了得到那条东方珍珠最主要的理由是为了她。

    沐笙感动的眼眶顿时有些湿润了,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你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谁叫你对我这么好啊!”

    “可是我最后还是帮不了你,对不起,小笙,但是我相信奶奶还是会继续你,物质永远是买不到人的心的。”

    两个人聊了很长的电话粥,正要挂电话的时候,忽然间,公交车发出蹦的一声,司机来了个大转弯,沐笙的身躯不平衡,就往后倒去。

    幸好,有一双长臂揽住她的腰际,将她整个人给扶正了起来,沐笙一怔,定神看过去,就看眼前的男人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霍起、她怎么又在这里呢?在看到霍起的瞬间,沐笙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霍起倒是不懈怠,直接将自己的身子给扶正,沐笙的脚跟再次站稳,马上就跟霍起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你……”她本来是想要道谢的,但是看到霍起用手轻而易举的拉住公交环,可这么高的公交环沐笙一向都是拉不到的,不由得的,她有些羞涩。

    霍起斜扫了她一眼,变得很嫌弃的样子:“你可真厉害,在公交车上还敢煲电话粥,不怕摔死吗?”

    话一落下,沐笙对她仅有的好感迅速没了,这个家伙怎么跟叶枭那样说话总是那么毒舌,哎呀,她怎么每次遇到的人都是那么变-态。

    沐笙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冷,转了转脸,双手还抱住自己的肩膀,“哼,本来还想跟你道谢的,现在觉得真没有必要,我真讨厌你这样的人,恶心、自私骄傲,最重点是还以为自己很高傲。”

    蹦的一声,公交车又好像撞上了什么,沐笙失去了平衡就迅速往后靠,在这个时候,霍起已经借机将她给扯入了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