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作为棋子的筹码
    记住本站

    带她回去,等等,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带她回去?她现在可是有正事在身。

    靳凉城连都没有给苏七月解释,就直接跑过去,将苏七月被扛在了肩膀,她的双脚不断的乱动着,想要借此让靳凉城松开他,谁知,靳凉城的力气大得惊人,速度的带着她就往外走。

    沐笙也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本想着追上去要去帮苏七月,谁知叶枭也好像是跟靳凉城串通好了一样,堵住了她的去路,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扯着她往背离苏七月的方向过去。

    沐笙整个人彻底愣住了,简直是不知所措,“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为了不让你误人好事,我只能带你走。”

    等等,这话听上去十分不合理,她到底是耽误谁了,这个男人怎么想到什么罪名就老是往她身上塞啊!

    “混蛋,你再不放开,我就不客气了。”

    苏七月很想要的得到那条东方珍珠,但是,靳凉城却中途将她给抓走,她真的不明白是为什么。

    叶枭依旧不管不顾,带着她继续到了会场,这个时候,珠宝拍卖会已经开始了,南宫月华正在加价,因为没有了苏七月的掺入,主持人连喊了两次都没有人继续加价。

    眼看着苏七月就要得到那条东方珍珠,沐笙真的着急了,想比一下手指,叶枭却用自己的手掌包裹住她的手指,她的五指动弹不得,就此错失了竞标的机会。

    她瞪大着眼睛,就听到主持人喊了一声,“一亿两千万成交。”

    随着主持人这一声落下的瞬间,沐笙也感觉到自己的心砸个稀巴烂的声音,整个人好像被什么定格住了,就这么呆在原地。

    她的耳畔里还犹记得苏七月对她说的话,她告诉她,她真的很想要得到那条东方珍珠,虽然她也不清楚苏七月为什么一定要得到那条东方珍珠,可是她从她的眼中看到某种执着之类的情感。

    可是就在刚刚,她已经没有办法扭转局面,因为那条东方珍珠已经到了南宫月华的手里。

    她看到南宫月华她着得意的步伐慢慢的走到台上去,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缓缓的接过那条项链。

    那一刹那,沐笙只感觉无比的难过,她答应苏七月的愿望落空了,都是她的错。

    叶枭低沉、没有半点的情感的声音在头顶慢慢的落下,萦绕在她的耳畔边:“我早就警告过你了,不要跟我作对,这就是你跟我作对的下场。”

    沐笙的身躯一颤,眼眶微红,原来一切都是叶枭在背后搞鬼,为了帮南宫月华,她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恐怕连靳凉城的事情,都是叶枭在靳凉城的面前说了苏七月的坏话,要不然,为什么靳凉城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抓走苏七月呢?叶枭实在太坏了。

    沐笙气眼泪都掉出来,猛的使出吃奶的力气挣脱开叶枭,用力的甩了他一个耳光,叶枭没有反应过来,就挨了一个又亮又响的耳光,顿时,整个人都有些愣住了。

    他看着沐笙,面容很阴沉,对上沐笙那张湿润的双眼,她的控诉一声又一声回旋在他的耳畔,刺痛叶枭的心脏。

    “以前我对你或许还抱有那么一点希望,可现在,我真的是看透了你的为人,叶枭,我真的想象不出,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以为只有南宫月华是人吗?我也是人,七月同样也是人,我们同样也是活着的人。”

    说完,她抚着自己带着泪意的面颊冲出会场,在心里默默呢喃道,从今以后再也不要理睬叶枭了。

    叶枭愣了一下,马上就追了出去。

    沐笙跑的太快了,跑到半路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踩到了什么,忽然间,失去了平衡感,整个人猛的往前倾。

    叶枭发现她的异样,往前一悦,直接扣住她的腰际,用力的扯在怀中,这才避免了沐笙摔倒。

    可沐笙还是丝毫不感恩,狠狠的瞪了叶枭一眼,还猛的将他给推开:“你别碰我。”

    “是我救了你。”叶枭带着磁性的声音轻吐道,丝毫没有半分的愧疚感,这惹的沐笙更加厌烦,她最讨厌的就是叶枭总是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明明就喜欢将一池春水给搅乱,还总是一副自高自大的样子,就好像她是整个世界的权衡者。

    “我不需要你救我,叶枭,以后我跟你势不两立,就算是走到路上,你就当没有看到我就好。”

    叶枭的脸色特别冷,抿唇:“我也希望不要救你这么蠢的女人,你不要会错意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哥哥的缘故,我是绝对不会搭理你的。”

    是的,他三番两次救她、又三番两次害她,救她只是因为沐恩的嘱托,而害她是因为南宫月华的缘故,所以,在叶枭的心里她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沐笙的唇角勾起一抹苦涩,不管她在心里再怎么告诉自己不要难过,她还是难过的想要流泪,很想问叶枭,如果这一切是假的,那么当初他的柔情蜜意是假的吗?

    她也是心直口快的人,很快就问出来了:“好,那你告诉我,当初你故意接近我,告诉我,你是真心待我的,这也是因为我哥哥吗?”

    叶枭很想回答不是,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什么都不能说,他只能忍着,越是隐藏自己的情感,就越能够保护沐笙,让她的处境更加安全。

    他转了转脸,不太敢触碰沐笙的眼神,因为他真的害怕,如果跟她的眼神碰触而上,他就会忍不住说出自己对她满腹的思念。

    所以,他只能忍着、再忍着。

    “不,我从未爱过你,当初之所以接近你,也是为了设一个局。”

    沐笙眨了眨双眼,眼中有泪水在宛然流转着,“什么局?”

    叶枭的回答依旧是冷酷无情:“这你根本就不需要知道。”

    沐笙深吸一口气,对啊,他要精心设下的局,而她只是叶枭棋盘中的旗子而已,所以,作为棋子的她根本就不配知道叶枭设下什么局。

    “好,我明白,我只是一个棋子而已,可是我就算是一颗棋子,你有必要要骗走我的身体,那是我唯一的东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