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贱人就是矫情
    :

    叶枭的脸色简直是难看到了极点,他救了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还当众给她难堪。下一秒,他直接抓起她的肩膀,用力一甩,她本来盘着的秀发就这么倾洒开来。

    他看向沐笙,语气冷冷的,还带着一种严厉的斥责:“叶家没饭给你吃吗?别出来给我丢叶家的面子。”

    说话的时候,叶枭的眸光还慢慢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放下了头发的她美的让人移不开目光,他竟然感觉身体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最好给我记住,否则,下次我再看到你丢叶家的脸,就不是这么简单的。”

    说完,叶枭在沐笙怪异的眼神中离开了,沐笙望着沐笙冷冽的后背,不断的朝着他的后背做鬼脸。

    苏七月已经走了过去,“我感觉叶枭还是挺关心你的。”

    闻言,沐笙差点笑出声来,“开玩笑,他关心我,别损我就很不错了。”

    苏七月倒不是这么认为的,当初靳凉城表达爱的方式也是这样,明明喜欢她,却因为害羞,只能通过一些看似很别扭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意。

    所以,她笃定叶枭也是爱着沐笙,只不过他的爱是很隐晦的。

    “小笙,我真感觉叶枭对你挺好的。”

    沐笙并不知道苏七月为什么会觉得叶枭肯定是误会了什么,她只能继续解释:“七月啊,你真的误会,你知道吗?他从开始一直都在骂我。”

    苏七月望向叶枭刚刚离去的方向,唇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可是我感觉叶枭真的很在乎你。”

    在乎吗?如果真的在乎的话,就不会给她带来那么多的伤害了,她才不相信呢!

    ……

    叶枭手捏着酒杯,纤长的身躯隐藏在黑暗中,黑暗中,谁也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他缓慢的走着,不远处,南宫月华正跟一个男人在商量些什么,他虽然没细听,也知道这个男人大致跟南宫月华禀告些什么。

    这次,出席珠宝拍卖大会,他们的目标都很明显就要得到“东方珍珠”,那是h国最早被的项链,当时h国的国王为了送给女王一份定情之物,就想出了用整个王国最珍贵的钻石做成项链。

    而南宫月华为了能够讨好奶奶,就决定要拍下这向量,因为她明白奶奶很喜欢“东方珍珠,”如果她要是真能够将东方珍珠送给奶奶的话,或许奶奶会对她好感倍增。

    况且以前奶奶就曾许诺,如果谁能够将东方珍珠送给她的话,那么她就会答应一个人一件事。

    咚咚、在听到忽然间声音增强的脚步声,南宫月华猛的被吓了一跳,扭头,就看到在黑暗中出现的叶枭,明明是处于暗光中,可叶枭的身上却似乎蕴藏着万丈光芒,让人根本就移不开目光。

    叶枭在距离南宫月华有些远的距离就停下步伐,斜了南宫月华一眼,南宫月华赶紧让身边的男人离开,男人也不敢怠慢,只能悄无声息的退出去。

    “阿枭,我……”虽说有些尴尬,可南宫月华还是扯了扯唇,故带着笑意迎上前去,“你怎么来了?来参加珠宝拍卖会也不跟我一起说?”

    叶枭挑了挑眉,唇角慢慢的泛起一抹嗤笑,“我说了,你应该会多加防御吧!”

    南宫月华的脚步停了下来,装作懵懵懂懂的样子,圆睁着双眸:“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可以不知道,不过我告诉你,千万别碰我的女人,不然你会自食其果。”

    “什么嘛,阿枭,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的女人不就是你吗?”南宫月华稍稍踮起脚尖,想要亲上叶枭的颊子,叶枭丝毫不顾虑南宫月华是个女人,直接就一巴掌拍上了她的脸,她“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叶枭又是用力推开她,迫使她退到自己不会厌恶的安全距离。

    南宫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底晃过些许的恼怒,从来都没有一个男人敢肆意的侮辱她,叶枭依旧三番两次的侮辱她了。

    “你……”她愤怒的声音都在微微发颤,“好啊,你要保护那个贱货对吗?那么,我就看看你要怎么保护她。”

    叶枭稍稍转身,说话的声音始终不咸不淡:“不管你怎么对付她,我就是她背后的保护伞,你等着引火焚身。”

    一句话简单的概括了她的下场,就是要让南宫月华明白,不过叶枭也知道南宫月华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把自己逼到尽头,她自己不肯罢休的。

    珠宝拍卖大会开始了,沐笙跟苏七月重新回到了现场,她们两个人刚坐在前座上,就有人给递来了两杯饮料。

    “这是您的饮料,苏小姐。”服务员缓慢的将饮料放在了苏七月的桌椅上,在退了一步后,又将搁在托盘里的饮料放在沐笙的桌椅上,当他躬身而起的时候,沐笙似乎从服务员的眼中看出了一抹异样。

    服务员的目光跟她碰撞而上的时候,服务员又变得不淡定了,慌张的闪躲开她的眼神。

    沐笙越发感觉到不对劲,细眉自然是蹙的紧紧的,不对,如果是一个正常的服务员的话,不应该看到她那么慌张啊,除非是做贼心虚。

    沐笙刚在想着这个问题,就看到那个服务员已经跑到了南宫月华那里,她也给南宫月华递去了一杯饮料,沐笙看过去,就从中发现些许的异样。

    南宫月华托着高脚杯,慢慢的走到了沐笙的身边,目光从头到尾的靠近扫视了沐笙,唇角的笑意变得讽刺至极。

    “你可真是厉害啊!沐笙,凭着你这样低贱的身份,还能够来到这样高贵的场合,我可真佩服你。”

    沐笙知道南宫月华每次来都是来找茬的,也没真正往心里去。

    沐笙没有急着马上辩驳,可她身边的苏七月看不下去了,咬着牙,直接瞪了南宫月华一眼,她最讨厌的就是南宫月华这种矫情、自认为自己高贵的人。

    “南宫月华,你也没有高贵到哪里去,在我看来,你只是凭着自己富裕的家室自认为高贵而已,如果离开了自己的家庭,你什么都不是,你以为别人真的把你看的很高贵,其实高贵的只是南宫家小姐这个身份,而你南宫月华本人根本就不值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