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清楚我的手段
    :

    苏七月似乎还不肯罢休,继续问道:“如果不是的话,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巧的事情,你明明就是故意来帮我们的?”

    叶枭继续专心开车,“你怎么想都行,喜欢自作多情也可以。”

    好吧,这句话让苏七月彻底的死心,她转了转身子,朝着沐笙吐了吐舌头,好像一个阳光灿烂的少女一般,她这个样子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车子缓慢的开着,准确的到了珠宝的拍卖会现场,苏七月迫不及待的跟着沐笙下了车,沐笙也注意到叶枭也下了车,她赶到非常的惊讶。

    本来她还以为叶枭是特地送他们到珠宝的拍卖大会,可没有想到他也是来参加的。

    所以,根本就是她自作多情了。

    在怔愣间,苏七月捅了一下沐笙的手臂,看她在发呆,她忙问道:“小笙,怎么了?”

    沐笙直直的盯着叶枭往会场走去的背影,忽然间,心里倒是有些落寞,可是眼底的笑意还是被他很好的掩盖住了。

    “没事,我刚刚是在想别的。”她转向苏七月,脸上带着强撑着的笑意。

    两个人进了会场,苏七月也算是里头的贵宾,所以很邀请到前排位置,苏七月起身,沐笙也跟着起身,步伐往前一脉,招待员却忽然间伸出手挡住她的方向,不让她继续前进。

    “你是谁?”

    苏七月也听到了后面的声音,步伐稍稍一顿,扭头,赶紧过来解释:“她是我的人,不要动她。”苏七月一边走,一边吃扯着嗓子喊道,她的大喊门将周围的人的视线给吸引了过来。

    南宫月华也在其中,唇角泛起一抹嗤笑,还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到哪里都能够遇到这个沐笙呢?

    招待员一看苏七月,忙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苏七月可是靳凉城的太太,得给面子。

    苏七月狠狠的瞪了一眼招待员,“她可是我的人,不准你们对她没有礼貌。”

    苏七月跟沐笙到了住位后,南宫月华就朝着招待员招手,她说的很小声,只有招待员能够听到:“我告诉你,刚刚苏七月护着的女人是我的敌人,今晚不管如何,你都必须让这个女人出丑,并让她狼狈的滚出这个会场。”

    闻言,招待员有些难为情,不知所措的样子:“可是这……”

    南宫月华扫了他一眼,唇角的冷笑更胜:“如果你不肯配合的话,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不肯得罪靳凉城,那么你就会得罪我,而得罪我的下场比得罪靳凉城更加可怕。”

    “我知道了,南宫小姐。”

    拍卖会没有那么早开始,沐笙跟南宫月华一开始是坐在主位上,坐着的时间有些久了,沐笙也感觉到无聊。

    她转身一看,根本就没有从中发现叶枭的身影,就好像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进入这个场合一样,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嘛。

    忽然间,苏七月拉了她一把,“小笙,你觉得无聊吗?”

    沐笙点了点头,“是,很无聊。”

    苏七月灵光一闪,忽然间就提议道:“那,我们去会场走走,等到拍卖会正式开始的时候,再回来怎么样。”

    这倒是个好主意,反正她自己也而根本就不想继续待在会场了。

    沐笙很开心的点头,两个人就手牵手一起到了会场,走到了拍卖宴会现场,一对又一对的人在跳舞。

    很快就有人上来请沐笙跟苏七月跳舞:“两位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个机会邀请你跳一支舞?”

    沐笙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对不起,我不会。”

    苏七月则是故意调侃这两个男人:“不好意思,我对你们没兴趣,就算要跳舞也不会跟你们这些跳舞的。”

    两个男人相识一眼,顿时,气愤离去。

    沐笙只感觉苏七月说的话有些太重了,“小月,直接拒绝就行了,根本就不用罪人家。”

    岁七月也有自己的想法,她不觉得自己是在得罪人家,“哎呀,小笙啊,你误会了,我在生活中很多时候会遇到很多这样的人,很多时候,我就必须选择这么做,要不然人家会继续搭讪骚扰。”

    沐笙托着下颌,想了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苏七月也是,她不应该以自己的立场去衡量苏七月的立场,她衡量了一下,觉得苏七月说的也有自己的道理。

    “小月,你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两个人走着走着,可能是有些饿了,就拿起了会场的面包吃,忽然间,就有人撞了沐笙一下,她手中握着的酒瓶就要倾洒在沐笙的白裙子,就在这最危险时刻,有人拉住了沐笙的手臂,用力的将她护在身后,使得那人手中的红酒反倒是泼向了地上。

    沐笙愣了愣,抬眸一看,眼前就挡住了一个壮硕的后背,她抬眸一看,鼻翼间就传来一阵熟悉的香味,原来是叶枭挡在她的面前。

    怎么会是他?总是在她最危险、最紧要的时刻出现。

    那要泼沐笙红酒的女人似乎也是愣住了,看了叶枭一眼,忙害怕的躬下腰,连连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叶枭倒是没有看那个女人,而是扭头看向了身后的沐笙,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愚蠢了,总是不知道有危险会慢慢的逼近她。

    “你这个女人肚子就那么饿吗?”叶枭低声吼道,看着她手中捏着的面包,苏七月也反应过来,忙赶了上来,一过来就看到叶枭跟沐笙在对峙的样子,这一双人总是这样,总是不断的吵嘴。

    苏七月抚了抚自己的额头,看到沐笙,她就好像看到当初的靳凉城跟自己,他们两个人当初也是这么小吵小闹过来的。

    她刚要走过去,沐笙就忽然间咬着下唇,愤怒的喊道:“我就是肚子饿啊,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本来她是应该感动的,但是叶枭那样嚣张的态度却让她觉得叶枭是指责她,真是让他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