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讨厌别人话多
    :

    等到他走到沐笙的面前,他稍稍侧身,唇瓣凑到沐笙的耳畔上,说话的语气柔柔的,让人听着心里有些痒痒的,“你别误会,我刚刚不是在帮你,我只是讨厌别人多嘴罢了,刚好,我也想让这两个女佣走了。”

    哦,原来是这样,她总算是明白了。

    两个人到了奶奶所在的大卧室,奶奶一看到沐笙的就过去抱住了她,手不断的拍了拍沐笙的后背,语气带着固有的呵护:“我的小笙笙,奶奶好想你啊!”

    闻言,沐笙眨了眨双眸,感动的眼泪有些掉出来,“奶奶,我也是。”她就想不出来,为什么奶奶就是能够怎么疼她呢!

    奶奶将沐笙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也伸出受指了指叶枭,让他也坐下。然后就说话:“我的生日快到了,我想你们两个人筹划一下我的生活,最好是能够温馨点。”

    叶枭点头,唇角夹杂着儒雅的笑意,“好的,奶奶。”

    眼看着叶枭答应了,奶奶又转向了沐笙,一手摸了摸她贴着纱布的额头,一抹心疼自心间划过,她听叶枭提过了,说沐笙受伤了,当时她激动的差点跑去医院找他,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因为叶枭说会在医院里照顾沐笙。

    为了让他们两个人有更多独处的机会,她最后还是忍住心中的爱意,强逼着自己不去看沐笙。

    “小笙,关于奶奶这次的生日晚宴,你有什么想法吗?”

    沐笙这才想起上次奶奶已经提过这个问题,只是关于在这个问题,她倒是没有真的去认真思考一下,这点,她感觉自己对奶奶充满了愧疚。

    “额…”沐笙犹豫了一会,“我现在还没有想好。”说完,她又垂了垂脸,根本就不太敢看奶奶,她这么说是不是太过分了,奶奶那么早就交给她的任务,她现在居然还没有开始动手。

    奶奶看了看她,伸出手揉了揉沐笙的脑袋,她还是很疼爱沐笙,表示自己能够理解沐笙:“没事,我理解,你受伤了,而且最近比较忙,要你帮忙筹划这次的生日晚宴,本身就比较仓促,不过奶奶还是希望帮我策划晚宴的人是你。”

    奶奶那么的看中她,可是她却……

    沐笙的心里涌入一股自卑,她想换做是别人的话,或者会做的更好,“奶奶,我可能做的不算那么完美,也许我会很笨。”

    “傻瓜,谁能够永远是聪明的,反正只要你自己尽心就好了,不管你策划是什么样的,奶奶都喜欢。”

    闻言,沐笙感动的要流泪了,奶奶怎么能够对她那么好的,比对自己的亲孙女还好,她真是太爱她了。

    “没关系,奶奶,我也会帮小笙的。”叶枭在一旁补充道,脸上带着帅气的笑容。

    奶奶一听,心里更加放心,看上去也更加开心了。沐笙抬起脸,看向叶枭,发现他居然在她笑,这个家伙到底是想要干嘛?

    因为晚宴就要开始了,所以沐笙和叶枭也要一起着手联合准备了。可沐笙还是没有半点的头绪,她不希望让奶奶过的只是一次没有太多意义的晚宴。

    两个人足足讨论了很久,都没有讨论个所以然,沐笙提出自己要回家好好想一下。

    叶枭提出要送沐笙回去,但沐笙却果断拒绝了,“还是不要吧,我当然会让你的未婚妻误会。”说到未婚妻的时候,沐笙只感觉心里有些发酸,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涌了上来。

    她承认,一想到叶枭有未婚妻,而且对待自己的感情不是真的时候,她就会感觉到自己很不甘,有些时候,总是想些什么话来刺激一下叶枭,好像不把叶枭的心戳的满是鲜血,她就心里不平衡。

    叶枭的眸光凝聚了冰冷,忽然间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他直接的握住了沐笙的肩膀,用力一推,将沐笙整个人给壁咚到了墙角。

    “未婚妻?你说的是谁?”叶枭反问道,语气很是冷峻,他就是讨厌沐笙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好像他们两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其实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比谁都要亲。

    沐笙猛的吞了吞口水,“不就是南宫月华吗?她一直都是你的未婚妻,”是的,南宫月华一直都是叶枭的未婚妻,沐笙在心里慢慢的补充道,让自己完全的死心。

    “那你告诉我,你是我的什么?”叶枭冷峻的眸光又疯狂的锁住了沐笙。

    沐笙被他逼的有些透不过气来,这个问题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他咬了咬下唇,直到将自己的唇瓣咬出了些许的血丝,还是不肯松开。

    叶枭看她这样,很不忍心的伸出手慢慢的捏住她的下颌,让沐笙放弃她这个动作。

    “你真固执,固执的我根本就认识你,你说南宫月华是我的未婚妻,那么我跟你有过肌肤之亲,我们两个人算是什么?”

    “或许,我们两个人只能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吧!”沐笙偏了偏脸,躲避了叶枭的视线,她被叶枭说的这番话戳的心里有些疼痛。

    闻言,叶枭冷笑出声,一种浓郁的悲伤也猛的涌了上来,他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最熟悉的陌生人,真厉害,你现在就想着要跟我划清楚一切的界限了,沐笙,你的心到底是怎么做的?”

    “你放开我,我们两个人只能是这样的,你就好好照顾你的南宫月华,而我好好过我的生活,或许我们两个人之间有过某种不正当的关系,可是我们现在看清楚了,现在也成熟了,我们就应该放弃这段关系。”

    不正当的关系,原来他们之间的爱情被她看的如此卑微。

    叶枭的眉宇蹙的紧紧的,几乎是锁在一起,“这么说,你是准备跟我结束了,准备离开我了?”

    “我……”该怎么说呢?她只不过是将一个社会现实摆放在他的面前而已,他不承认也罢,怎么能够这么说她呢!

    看着沐笙哆哆嗦嗦的样子,叶枭忽然间笑的一脸的诡异,眉眼间也夹杂着让人害怕的冷光:“看来你的心里还是我的,因为你在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