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你只不过是个穷人
    :

    “也对,穷光蛋一个,有什么资格来劝我们,你连跟我们提鞋的资格都不配。”周莹嗤笑着,帮着南宫月华一起嘲讽沐笙,她早就看沐笙很有意见了,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现在她早就跟司牧野在一起了,就因为沐笙的缘故,到现在司牧野都不肯理睬她。

    沐笙咬了咬下唇,别人可以批评她,可以说她是穷光蛋,可是她自己绝对不会认输,“南宫月华,周莹,你以为钱就能够代表一切,就能够代替你们为人的卑劣吗?反正,这套裙子是月华先看到的就应该属于月华,现在就买单。”

    沐笙大手一挥,整个人又很大气的样子,服务员想要走过去,却被南宫月华跟周莹警告的眼神给吓到,顿时又停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苏七月握了握手腕,看到这帮人如此仗势欺人,不由的怒从中来:“南宫月华,周莹,你们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就可以为所欲为,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为所欲为,服务员,现在我要以这套裙子的五倍价格买下。”

    五倍价格……服务员一听,一阵错愕,随后又要过去,没有想到南宫月华又补充道:“我给十倍价钱。”

    苏七月一听,有些生气了,“好啊,我看你能给多少,你不如给个一亿。”

    南宫月华轻笑着,仿佛根本就不在意:“我有钱,想要给多少就行了,反正我就买得起,而你跟沐笙两个人根本就买不起。”

    话刚落下,眼看着是南宫月华占有优势,没有想到就有人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有事要找店里的经理。

    经理接完电话后,面色慌张的走了过去,那紧张的视线在几个女人扫视了一下,最后缓慢的停在了沐笙的身上。

    “请问你们谁是沐笙小姐?”

    本来在争吵中的四个女人,在听到精力这么一说,纷纷将视线停在了沐笙的身上。

    沐笙蹙了蹙眉,问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叶少说了,要将这件晚礼服送给你,你有任何的资格将这件礼服送给谁。”

    叶少,难道是叶枭不成?不对,叶枭怎么会知道她这里呢?沐笙猛的闪过些许的错愕,有些疑惑的抬起脸看向了经理,在这个时候经理已经将自己的脸转向正拿着礼服的南宫月华,说话的语气特别的委婉。

    “南宫小姐,本店可以为您提供别的礼服,但这件礼服已经是叶少先为沐笙小姐预定好的,所以,我们只能卖给沐笙小姐。”

    众人根本就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本来南宫月华只是带着周莹来这店里逛逛,也没太执着说一定要哪件裙子,可是刚刚在看到沐笙跟苏七月在挑那件裙子的时候,她们两个人就达成了功共识,一定要将苏七月跟沐笙两个人看中的东西给抢了过来。

    结果,却是叶枭从中插了一脚,这个家伙还是真是讨厌,总是在暗中帮助沐笙。

    沐笙一怔,随后看向了经理,经理朝着沐笙鞠躬,说话的语气是无比的尊重:“沐笙小姐,您放心的拿好裙子,叶少已经付好了钱,如果您觉得拿着礼服不太方便的话,那么我可以帮您将礼服送回家。”

    叶枭居然将礼服给买了下来,这个男人难道是有读懂心里的能力不成?要不然,她怎么遇到这样的事情,他都能够感知到。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沐笙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下还是接受了裙子。

    毕竟这裙子不是给她穿的,而是给苏七月穿的。虽然南宫月华和周莹心里不满,可是叶枭早就预订给了沐笙,她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也只好愤怒的离开。

    走到外面,周莹拉了拉南宫月华的衣服,“也不知道这个沐笙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来迷惑叶枭的,这个可恶的狐狸精真不是什么好货。”

    南宫月华死死的咬牙,无比的愤怒,沐笙又再次借着叶枭羞辱了她,她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受过如果冷遇的感觉,可生怕第一次,她却被人如此的羞辱,这个仇,她一定要铭记在心。

    “对,她就是个贱货,她除了会勾引男人,你以为她还会干嘛呢?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

    苏七月选到了合适自己的礼服,心里特别的开心,一想到沐笙刚刚对付南宫月华跟周莹的时候,那么帅气的样子,她的心里就特别的搞笑。

    不断的跟沐笙在唠叨:“小笙,你知道你刚刚有多么帅吗?”

    沐笙也没有这个意识,她只感觉苏七月实在是太夸张了,“不会了,你说的是蟋蟀的帅吗?”

    “不是的,是我看到你敢为了我跟南宫月华和周莹那两个人贱人对抗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无比的开心。”

    “好啦,你别这么说了,其实我也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两个人再继续逛了一会街,一天下来,沐笙只感觉体力有些吃不消了,等到黄昏的时候,她已经是体力不支。

    苏七月的体力特别好,蹦蹦跳跳一天下来,她的精神还是特别的好。

    她将沐笙送到家门口,因为有急事就走了,沐笙自己一个人刚到家门口,就又看到了霍起,这回霍起垂着脑袋出现在他的的面前。

    沐笙一怔,扬起脸不解的看着霍起,她不明白霍起为什么会忽然间出现?

    “沐笙小姐,昨晚的事情真是对不起。”霍起垂着脑袋说道,吐出的字眼带着愧疚。

    沐笙听的有些懵了,昨晚的事情根本就不关霍起的事情,霍起救了她,她感谢霍起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他的气呢!

    “别这么说,我很感谢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救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昨晚,我还是没有办法真的救你,最后还是让叶枭带走了你。”

    原来是这样,明白了他的心意后,沐笙忍不住笑起来:“傻瓜,你愧疚什么呢?像叶枭那样的人,他那么的强势,怎么可能会让我留在你这里呢!所有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

    说完,沐笙转身开了门,霍起还是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沐笙扭头对上霍起的眼睛,忽然间发现霍起有着一双清澈的美眸,他跟司牧野是长的一模一样,可是他们两个人仔细看起来也有很多不同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