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她不愿意跟你走
    :

    听到沐笙的声音,叶枭猛的回过脑袋来,当她看到沐笙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心猛地被戳疼,看来沐笙真的跟霍起有一腿,那个陌生女人说的事情都是真的。

    叶枭就这么站着,冷冷的看着沐笙,仿佛是在看一个最陌生的人。沐笙被他这种冰冷至极的眼神看的心里发麻,脊背很快就冒出了冷汗。

    不对,为什么她要害怕,叶枭不分青红皂白就问叶枭,明明就是他的错嘛!

    沐笙深吸一口气,又重新振奋,指着叶枭就喊道:“你快放开霍起。”

    到现在,她想的念的都是霍起。

    叶枭的眼中猛的蹦出一抹怒气,踩着霍起的力气不断的加大,霍起疼的脸色惨白,喉咙发出一声惨叫声。

    沐笙急了,生怕霍起会被叶枭给踩死,赶紧跑了过去,想过去帮忙,叶枭猛的攒住他的手腕,力道很大,因为怒气,他手中的青筋暴起。

    沐笙被他掐的生疼,眼泪不断的在眼中流转着,差点就要掉下来了。

    “放开他?就那么在乎他吗?”叶枭的语气很冰冷,唇角的弧度无比的讽刺,早知道他跟霍起在这里浓情蜜意的话,他就不应该傻傻的找她。

    只有像他这样一个傻子,才会疯了般去找一个跟别的男恋爱的女人。

    沐笙垂眸扫了霍起一眼,霍起像是垃圾一样踩着,被叶枭一脚给制服,脑袋几乎要被踩扁,她看着也可怜。

    “叶枭,你快放开他,你这样会踩死他的。”

    叶枭唇角的弧度更冷,一股愤怒涌上来,猛的甩开了沐笙的手腕,被这么强力一推,沐笙整个人往后摔去,额头重重的摔在桌子上一脚,血猛的从额头掉下来,落入眼中。

    “啊!”她疼的本能捂住了自己的额头,手往下一垂,看到手中沾染上的一片血红的时候,她迅速陷入一种惊慌中。

    叶枭也愣了愣,本来他是生气的,但是当她看到沐笙受伤的时候,他心中的怒火马上就被水给浇灭了,迅速往她的方向跑去。

    被叶枭一脚踩的脑袋昏沉的霍起也坐起来,追上去。

    沐笙瞪大着双眼,她有些晕血,脑子马上变得一团乱,视线也变得一阵眩晕,在晕眩中,她似乎看到了叶枭,马上伸出手做了个手势阻止她的前进。

    叶枭看到她所比的手势,猛的顿住自己的动作,心里似乎被什么给戳疼。

    在他脚步停下的瞬间,霍起已经迅速跑过去,反倒是将沐笙给抱起,额头的疼痛刺激着沐笙,她疼的想要尖叫,可还是竭力强忍着。

    绝对不能叫出声来,绝对不可以……她不能让人看到她的软弱。

    “沐笙小姐,你现在怎么样了?”

    沐笙本能的抓着霍起的衣服,抓的很紧,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叶枭只是呆滞了一会,随后马上愤怒的跑过去,用力的握住了沐笙的肩膀,用力一扯。

    霍起俊眉一蹙,他对叶枭的所作所为不是很满意:“够了,叶少爷,不要再伤害沐笙小姐,你没有看到她不愿意的吗?”

    “放开她,她是我的。”叶枭扯着嗓子吼道,怒气让他的面容变得铁青至极。

    霍起当然不肯,他觉得沐笙这么可怜,他肯定要帮助她,“不行,绝对不可以,请你放过沐笙小姐。”

    “放开她,要不然,你知道你的下场。”叶枭吐出冰冷的字眼,一字一顿的让人家害怕。

    霍起扫了她一眼,沐笙的脑袋变得昏沉了,叶枭用力一抽,沐笙整个人就硬是被叶枭给抢了过来。

    他马上背起了沐笙,往前跑着,叶枭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很久,才将沐笙送到自己的车上,疯狂的开着车子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一看叶枭带着沐笙过来,马上把沐笙带到了病房里,叶枭也跟了上去,一边跑,一边问:“医生,她现在怎么样?”

    医生看了看沐笙额头上的伤口,脸上很平静:“只是擦伤,清理一下伤口而已。”

    听医生这么说,叶枭的心里马上就放松下来了,真是吓死他了,如果沐笙真的出了什么危险的话,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他真的错了,不管再生沐笙的气,也不应该对这个女人动粗。

    半个小时,沐笙额头上的伤口已经被清理干净,整个人也已经平安无事,她也醒了过来。

    在看到叶枭的时候,她侧了侧身子,根本就不愿意跟叶枭多说话。叶枭高大的身躯站着,望着她,薄唇一抿,他现在也不应该说些什么。

    半晌,他觉得自己应该道个歉,无声的走过去,手腕握住了沐笙的肩膀,“现在感觉好了,吗?”

    沐笙的身子往病床一侧缩去,她不愿意靠着叶枭太近。

    叶枭也知道沐笙在生自己的气,他早就预料到是这种结果了,他的手又摩擦了沐笙的肩膀,“小笙,别生我的气了。”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温柔。

    沐笙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给震慑住了,忽然间有些难过,她真的不应该再继续叶枭的温柔,他对她的温柔,也只是因为她要缅怀已经死去的沐柔而已。

    想通了这点,沐笙努力缓解了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平静一点,“嗯,我不生气。”她的声音很平淡,没有任何的温度,叶枭没有从她的声音里听出她半点的情感,顿时眼中沾染上些许的悲伤。

    “好好休息吧!”

    叶枭闭上了眼睛,转身走了出去,心脏好像被什么给攒紧,特别的难受。

    ……

    在医院的这一晚,沐笙根本就没有睡觉,她躺在病床上,脑袋是一片涣散,很奇怪,明明应该感觉到悲伤,可现在,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知道黎明的曙光映射入她的眼睛里,她这才意识到天亮了,本来没有任何的力气的身躯已经恢复了,慢慢的从病床上坐起来。

    她就这么坐在床上,没有说话,明明口渴的要死,但是却一点都不想喝水。

    大概八点的时候,就有人进来了,是叶家大宅里的一个保姆,平时沐笙的跟她的关系还不错,她推门而入,手中还提着一份早餐,全都是沐笙最喜欢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