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叶枭的老婆
    :

    话落下,南宫月华的眼中猛的蹦出一束火光,直接踩着清冷的步伐,步步逼向沐笙,沐笙虽然对她并不存在任何的害怕,可是还是本能的往后退着,直到被南宫月华逼到了角落里。

    “你说我龌龊卑鄙,你明明知道叶枭的心里是有我的,他爱我,永远是对多过于爱你,你还故意掺入我跟他之间。”

    对啊!听南宫月华这么说,好像也是有道理的,沐笙将脑袋垂的更低,可是,她又能够怎么样呢?

    “不是的,我……”

    南宫月华的语气更加的咄咄逼人:“你明明知道我们是互相相爱的,现在还暗地里要求奶奶拆散我们,沐笙,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我不知道曾经叶枭到底是给了你什么错误的提示,可是,我现在不管了,因为我就是叶枭的未婚妻,也将会是叶枭的老婆。”

    对啊!他们以后肯定会成为夫妻……她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呢?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他们那些美好的回忆究竟又是什么呢?

    眼看着自己所说的话勾动了沐笙的思绪,南宫月华心里越发得意,尽管她清楚的明白她所说的是谎言,因为叶枭从来都没有爱过他。

    “还有,你觉得你自己配的上叶枭吗?”

    “……”

    “你知不知道,你对叶枭付出了多少,当初在她母亲身体不适的时候,都是我一个人照顾伯母,可是你呢?就算你愿意来照顾伯母,她也不愿意接受你的照顾,沐笙,你看看你多可悲啊!”

    沐笙的脑袋越来越低,不知为何,她竟然有种被越说越愧疚的感觉。

    “如果你真的还有半点羞耻之心的话,那么我建议你现在马上离开叶枭,离开叶家大宅,你也知道奶奶现在根本不清醒,所以她才会选择信任你,你必须跟奶奶说明白,说你跟叶枭根本就不可能,还有必须让她清楚地明白你的为人。”

    南宫月华倒是觉得自己对沐笙灌输的挺好,她的颓废不安的反应也是在她的预料中,但是,当沐笙抬起脸的时候,脸上却没有了半丝沉重。

    她唇角一勾,斜起的弧度特别的阴冷:“呵,你开什么玩笑,南宫月华,你要我安全按照你的方式去生活,我当然是不可能的。”

    “你……”南宫月华像是气极了一样,猛的抬起了手腕,|“你就是自私自利,只为了自己着想,难道你不应该为了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做出悔改吗?”

    错误,她还会有什么错误?她从来都没有主动去勾引叶枭,也从来都没有在他们插入他们的之间,一开始都是叶枭策划的,她也只是受害者。

    她不是什么善良的白莲花,所以,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需要去忏悔什么。

    “开玩笑,南宫月华,你以为我傻吗?你跟叶枭之间是什么关系,你跟叶枭之间发生什么事情,根本就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妄想我去做你们的踏板,为你消去所有的麻烦。”

    说完,沐笙抱住自己的手臂,稍稍的转过身子,看向深沉的天空,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他人生总会遇到那么多的麻烦,而且不是自己主动招惹的,通常是别人带来的,有很多时候,她多想隐居山林,过舒畅滋润的生活。

    南宫月华恶狠狠的瞪着沐笙,慢慢的抬起自己的双臂,像是魔鬼伸出的毒牙,无声无息的往沐笙的后背推。

    如果能够将沐笙从天台上给推掉的话,就能够制造沐笙自杀的场景。只要沐笙完全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她就能够彻彻底底的拥有叶枭。

    沐笙背对着南宫月华,也根本就没有去注意起前面的事情,她只顾着看着前面的景物,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南宫月华那双罪恶之手正准备实施着一个可怕的计谋。

    眼看着就可以沐笙从阳台上推下去的时候,南宫月华整个人更是兴奋得不行,可这个时候,在这个突兀的夜中,叶枭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迅速阻止了南宫月华。

    她忙来了个急刹车,在这个时候,沐笙也转过身来,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南宫月华,再将视线投降发出声源的地方。

    她往前看着,叶枭就跳入他的视野,他的面容还是带着固有的冷厉,好像不会笑一样,沐笙发现叶枭似乎比以前更不爱笑了,以前的时候,叶枭的性子虽然有些幼稚,有些时候,她会觉得叶枭像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孩子,可现在,慢慢的,她发现叶枭变了。

    他变的更像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更成熟,更冷漠,对人对事都特别的冷淡,可能他对她的爱也慢慢的褪色了。

    叶枭似乎直接忽略了沐笙,直接喊了南宫月华一声:“你跟我过来。”

    闻言,南宫月华一怔,就看到叶枭已经往前走了,他没有理会沐笙,让南宫月华特别的开心,也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填补。

    她扬起得意一笑,对沐笙说:“阿枭找为了,我先走了。”

    沐笙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手腕也稍稍握紧,刚刚叶枭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将她当成一个陌路人。

    什么时候起,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开始变成了这个样子了……不过,她早就明白了,这就是社会现实。当两个相爱的恋人分开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再是像之前那样亲昵了,可是她真心怀疑,他们两个人有没有真心的相爱过?

    看着南宫月华已经追着跟上了叶枭,她扯住了叶枭的肩膀走着,慢慢的消失在她的眼底,沐笙的唇角扬起一抹苦涩,现在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

    叶枭没有推开南宫月华,就任由南宫月华拉着他的手臂一直往前走着,终于,在两个人走到了一个没有人住的仓库的时候,他反手一攥,硬是将南宫月华给强行的扯入了房间里。

    蹦的一声,他腾出一只手关门,另外一只手却狠狠的将南宫月华给丢在地上,她的背部狠狠的砸在墙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