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她根本就不爱我
    :

    沐笙默默的思考了半晌,总感觉一直坐着也不好,她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无视那么喜欢她的奶奶吧!

    想了一会,她直接站起了身子,重新装上了奶奶的视线,奶奶倒是也很有耐心,一点都不生气沐笙让她等了那么就。

    “快去吧!我的小笙。”

    沐笙稍稍咬了咬下唇,叶枭跟南宫月华明明那么相爱,她不能再拆散他们了,从前是她自作多情,总以为叶枭的心里只有她,但如今看来,男人的属性都是花心的,不是喜不喜欢,只有更喜欢或者喜欢一点。

    “奶奶,我坐在这里挺好的。”

    闻言,奶娘的脸色瞬间有些沉,她愣了愣,倒是没有想到沐笙会当众拒绝她的好心,不过,她也是能够理解,因为沐笙是一直都是那么好心,她宁愿自己吃亏,也不愿意所有的人受亏损。

    在场所有的人更是看向了沐笙,有些人心里开心、有些人则是感到惊讶、有些人甚至感觉到沐笙是故作清高,各人对沐笙的看法不一样。

    南宫月华跟叶母是最想看好戏的那两个,当听到沐笙给奶奶这样的回答,她们的心里顿时痛苦的很,很好,如果沐笙有这个自知之明的话,那么也省得他们浪费这个对付她的功夫了。

    “傻丫头,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位置,你不要有那么大的心里压力好吗?”奶奶又很耐心的劝说沐笙,这让在场的众人再次感觉到奶奶对沐笙的宠爱。

    爷爷眼看着现场的气氛变得一度尴尬,他作为这个大宅的主事人,也开口了,依旧是劝说奶奶,他的声音特别的温柔,“秀琴,既然小笙不愿意,那么就不要勉强她了。”

    奶奶一听,心里特别的不高兴,“对啊,我也不愿意留在国内,要不然,我就回去国外好了。”她又提出要离开h国用来威胁爷爷,爷爷一听只能认输。

    他担心奶奶真的会走,毕竟他跟奶奶生活这么多年了,也是十分清楚奶奶的性格的,所以,他也只好命令沐笙,这回说话的语气带着不容违抗的命令:“快点坐回你的位置,沐笙,快点啊!”

    沐笙一向都特别听爷爷的话,被爷爷这么说,虽然不愿意插到南宫月华跟叶枭的中间,但还是走了过去。

    她只感觉每走一步,呼吸都很沉重,自己就好像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一样,将一对彼此深爱的情侣硬生生的给拆散。

    她慢慢地走到南宫月华的面前,南宫月华狠狠的扫了她一眼,眼中看似是一片清澈,但走近过去的沐笙还是清楚的捕抓到南宫月华眼中的浓郁的恨意。

    这个时候,她能够清楚的明白,南宫月华对她的恨意,不过,她也是能够明白的,毕竟也是她有错在先,南宫月华跟叶枭才是那对真正相爱的人,她却是拆散他们有情人的那个坏人。

    坐下后,沐笙只感觉脑袋有些沉,也有些透不过气来,她有种很不安的感觉,感觉到自己所在的位置随时都会倒下。

    从头到尾叶枭都看似不动声色的样子,在沐笙即将坐在的时候,他在众人看不到的死角了抓住了沐笙的手腕,她现在的手特别的凉,凉的好像是从冰箱里刚出来的异样。

    她是很紧张吗?还是说,她只是讨厌他?

    感觉到叶枭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沐笙只感觉整个人像是忽然间被什么给刺激了一样,眼眸稍稍瞪大,迅速转向了叶枭,两个人的眼神刚好碰触而上,她也从叶枭的眼中捕抓到类似关怀之类的东西。

    为什么……他不是喜欢南宫月华吗?为什么他看上去好像有些关心她呢?

    她怔愣了半晌,又猛摇头,使劲抽出了自己的手腕,不可以,至少现在,她不能再被叶枭继续影响了。

    她不能继续让自己的心被叶枭给影响了,绝对不能……

    叶枭的心情也变得很低落,从来都是这样,他总是感觉到自己根本就掌控不了沐笙,根本就不知道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靠近她。

    一顿饭吃了就两个多小时,整个餐桌上都是一片冷清,没有谁敢在餐桌上说太多的话,除了偶尔奶奶跟爷爷吵一下嘴,可每次都是爷爷主动退让。

    再呆了一会,沐笙感觉有些楞了,眼看着有些人纷纷离席去上洗手间,她也找了个借口去找洗手间。

    但其实,她并没有去洗手间,而是去了阳台透透气。如果她再继续待在现场的话,她肯定会得抑郁症了。

    叶家大宅从来都不是一个让她感觉到温暖的地方,每次都是这样,好像只要多去一次,她的心里就会多出一道伤疤来。

    一个人在暖风轻抚的阳台里站着,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可是过了不久后,这种舒畅感就被一各不速之客给打断了。

    “啪啪”只听到有人在鼓掌的声音,沐笙迅速转过身来,就看到南宫月华眼中冒着冷光慢慢的朝着沐笙走过来,唇角夹杂着一抹冷笑,看得出,她对沐笙真是恨到极点,她也应该是在记恨座位的事情吧!

    “你可真厉害啊!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有这么大的能力。”

    沐笙蹙了蹙眉,她真的很不喜欢南宫月华用这么阴阳怪气的语气跟她说话,她可以承认自己也有做错的地方,就是插手没有让南宫月华跟叶枭两个人坐在一起,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得了主。

    沐笙深吸一口气,想着还是需要解释一下,“南宫月华,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但是刚刚那种情况你也看到了,就算我要拒绝,也根本是拒绝不了。”

    南宫月华才不相信沐笙所说的话,她冷笑一声:“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不过你倒是告诉我,你是怎么将那个老太婆哄得服服帖帖的?”

    老太婆,怎么能够称呼奶奶为老太婆呢!

    沐笙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差,“你给我闭嘴,南宫月华,谁会跟你一样卑鄙龌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