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这是我的义务
    :

    南宫月华赶紧劝沐笙:“小笙,现在这么晚了,你可要想好了啊!如果你现在下车的话可会很容易遇到危险的。”

    她就算是遇到了危险,现在也不愿意跟叶枭这个男人同处一辆车子,被他们两个人羞辱,沐笙知道叶枭根本不喜欢跟她在一起,之所以答应奶奶送她回家,也只不过是碍于奶奶的面子而已。

    她死死的咬牙,对待南宫月华的态度也不好:“不用你假惺惺的,南宫月华,我才不相信你现在希望我留在这里,打扰你们两个人的甜蜜时光。”

    本来想要假好心,但是却被沐笙拆穿真面目的南宫月华被沐笙这一句话给堵住了真面目,脸色迅速变了。

    她是千金大小姐,哪里容得下别人用这样的话来奚落她呢!

    叶枭眼帘一垂,仿佛在帮南宫月华般,说了一句:“别跟她计较,她要下车就让她下车。”

    叶枭这么说,南宫月华又增长了气势,眼中划过一抹笑意,只要叶枭不帮着沐笙的话,她所处的局势就是很有利的。

    “阿枭,我知道小笙现在很生我的气,但我真的一点都不生她的气。”

    沐笙本来就已经够生气了,叶枭现在这么一添堵,沐笙更是怒从心头,伸出手使劲的锤着车门,不断的喊着:“让我下车,快点。”

    从前是她眼睛瞎了,怎么看不出叶枭是这样的混蛋。

    叶枭眉一蹙,其实只要沐笙能够服软,他就不会为难他,可是,这个丫头总是那么倔强。

    开着的车子猛一刹车,沐笙猛的伸出手推开了车门,用力的从车里跳下去。看她这么一跳车,叶枭的眉宇蹙的很深,直接将车子给开走了。

    在落地的瞬间,沐笙的眼泪掉了出来,是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叶枭既然这么将她丢在半路上,好吧,她就该明白,叶枭根本一点都不在乎她。

    车子往前开着,夜色越来越沉,叶枭的脑子很沉,心里也很烦躁,他开的很慢,不敢开的太快,就是方便等会回去找沐笙。

    而南宫月华显然对叶枭半路放下沐笙的事情很满意,脸上是一片和颜悦色。

    但是,他看叶枭的脸色很差,心情也很不好的样子,所以,她也不敢多说话。

    开到中途,忽然间,叶枭就停下了车,他的薄唇吐出一句话:“滚!”

    南宫月华本来还阳光灿烂的心情瞬间跌倒了谷底,根本就不敢相信,“你说什么?”

    叶枭的脸色特别的阴沉,“快点给我滚!”

    “你让我滚?”

    “对,滚。”

    “叶枭,你这个王八蛋,我做错什么事情了,你居然让我走。”南宫月华豁然起身,因为用力过猛,也没有注意到车顶,脑袋很狠狠撞了一下,迅速红肿起来。

    “少废话,让你滚就滚。”

    说完,他伸出手用力一推,迅速将南宫月华给推下车,而车子也来了一个大转弯,折返回去。

    南宫月华被车子卷出了一地的灰层,脸吹的很脏,咬着牙用力的跺跺脚,可恶的叶枭,居然将她丢在半路,这个混蛋,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报仇。

    ……

    夜色深沉,虽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可是,对于h国的人来说夜生活才正式开始。

    沐笙叫了滴滴打车,但是,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来接单,她自己一个人足足在街上停留了半个小时。

    这里,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再加上手机快没电了,她真的感觉特别崩溃。

    不知何时,街上有几个流氓早就盯上了沐笙,“美女,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走啊!是不是太寂寞了?”

    肩膀刚要被流氓的手碰触而上,沐笙已经有所察觉的避开了他们,眼眸里猛的蹦出一抹冷光。

    “干嘛?”

    流氓流里流气的扫了沐笙一眼,笑的更加猥琐:“想不到,这小妞还挺厉害的。”

    “对啊,还挺有个性的,咱哥俩真是逮到个宝贝,哈哈,小妞,你逃不掉了。”

    说完,几个男人彼此对视一眼,干笑着,迅速上前去要将沐笙给团团围住,几个大男人上前就要抓沐笙。

    沐笙一怔,眼底迅速浮现出恼怒之色,她真是太倒霉了,怎么到哪里都能够遇到那些讨厌的人。

    她看准其中一个男人的弱点,正想要一脚踢开那个男人,谁知,有个男人忽然间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咔擦’一声,这声音很大声,好像有什么断掉的声音。

    沐笙楞了楞,往前一看,一双漂亮的水眸全是狐疑,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叶枭已经将那几个妄图想要侵犯沐笙的流氓给制服住了,踏着优雅的步伐一点一点的沐笙的面前。

    沐笙根本就没有想到叶枭会忽然间出现,在看到他的同时,脑袋也本能的嗡了一下,他、不是跟南宫月华一起走了吗?怎么现在还会出现在这里呢?

    他离沐笙越来越近,好像要完全贴上她的身体,沐笙猛的伸出手堵在了叶枭的胸膛上,阻止他更近一步的接近。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道。

    叶枭的脸色迅速有些沉,“你不要误会,奶奶又打了个电话过来,让我务必接你回家,虽然我实在不想接你回去。”

    原来、是这样。

    她就应该明白,叶枭根本就不可能会担心她的安危,他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为了履行自己的义务罢了。

    “其实,你根本就不用……”沐笙稍稍转了转脸,他也不需要叶枭履行他的义务,“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回去的。”

    话落下,叶枭的眼神变得阴冷起来,一把攒住她的手腕,不管不顾的将她往前拉着。

    “别废话,你真以为我那么想接你回去,如果不是看在奶奶的情面上,我看你一眼都觉得碍眼。”

    沐笙使劲的挣扎了一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开,只能不甘的咬着下唇:“我早就知道了,你根本就不用特地提醒我。”

    她垂下眸子扫了一下叶枭白嫩的双手,他的手比女人还要白皙,她甚至想象不出这样的男人,心底竟然是那么的狠毒。

    叶枭一直拉着她往前走,脸也一直绷紧,沐笙垂着脑袋被动的被他拉着往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