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你都说了些什么?
    :

    倒是从来都没有人在叶枭母亲的面前说自己不喜欢叶母,这一番话说完后,叶母也处于一种震惊当中。

    当她再次抬起脸来,就只看到沐笙已经走到外面的侧影,她已经走了……她走的可真潇洒啊!

    ……

    几分钟后,沐笙走到了外面,反丢了几句话出来,她感觉自己压抑的心情一下子好多了,虽然是说的有些激动了,可是,她不后悔自己刚刚说过的。

    她正准备去搭公交车,谁知,就有一辆豪车迅速的转了个弯,硬生生的堵住了她的去路,让他进退两难。

    她蹙了蹙眉,正打算去查看一下到底是谁在恶作剧,故意给她制造那么多的麻烦,谁知,叶枭就摇下了车车,一张俊逸却结满了寒霜的面容呈现在面前,沐笙的心脏有片刻的怔愣,而后,她又咬紧下唇,硬是逼着自己振作点。

    反正,就当做没有看到叶枭那样就好,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她深吸一口气,本来想着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走,谁知,她刚想走的时候,叶枭就喊道:“你刚刚对我母亲说了什么?”声音富有磁性,好像很平静,但一听却很慌张。

    原来叶枭知道她去做了什么?他都知道了……

    沐笙的身躯本能的一转,“嗯,这不关你的的事情吧!”

    她想走,谁知叶枭却使劲的摔下门,冲下来扣住她的手腕,硬是将她给扣留在原地,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就听说了母亲要去见沐笙,他像是发了疯的赶来,就是以为母亲会做些伤害她的事情,谁知,在见到她的那刹那,自尊心又迫使他说出了他伤害沐笙的言语。

    一想起来,他真是恨死他那该死的自尊心,不仅伤害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

    沐笙一听,忽然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所以叶枭来这里是兴师问罪吗?她骄傲的抬起下颌,这回,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很冷,冷的让人很心寒。

    “你怎么知道我去见了你的母亲?”

    叶枭依旧不动声色的蹙眉,冷冽的目光只是锁紧着沐笙。

    沐笙再度嗤笑一声:“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

    叶枭依旧不说,继续看着她,他心里深处藏着对她最深刻的爱,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将她的爱给埋入心里。

    沐笙挑眉,做了一个假设,“难道你是派人跟踪了我不成?”

    叶枭很不喜欢她说话变得如此轻佻了,这样的形象跟以前很不符合,他会有种错觉,就是沐笙已经离他很远很远了。

    他的手腕又再次扣住沐笙的衣领很紧,甚至于将她整个人都给提了起来:“告诉我,你到底跟我妈说了些什么?”

    到头来,叶枭关心的人从来都不是她,应该只是母亲吧!

    沐笙的心里是一阵刺痛,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只是那笑意浸染着凉意,让她感觉到浑身冰冷。

    “我答应你母亲,说要离开你,要永远离开你……”

    闻言,叶枭面色一僵:“你真的…同意了?”

    “是。”沐笙定定的看向叶枭,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她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母亲跟他分手,他们过去那么多的回忆对沐笙来说好像根本就不算什么,叶枭一下子感觉到难以承受。

    他愤怒了,直接将沐笙整个人给狠狠的摔在地上,那抿着的薄唇一点又一点的丢下冷峻至极的一句话:“好啊,敢跟我提分手,很好,我会让后悔的。”

    说完,他恼怒的离开了。

    沐笙被叶枭这么一摔,膝盖摩擦到地面,马上就红肿了起来,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可恶的叶枭,这不是人。”沐笙艰难的一边走着,一边不断的念叨着,她真是恨死叶枭了,每次都是这么伤害她。

    本来依旧飞奔离开的车子又忽然间折返回来,沐笙看到叶枭再次愤怒的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心里陡然产生了一股寒意。

    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呢?

    如果是平时,在这个时候,她会选择逃跑,可现在,她根本就逃不了,因为刚好膝盖疼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跑路。

    她本能的往后退,嘴里也不断的冒出一句话:“你干嘛呢?叶枭。”

    叶枭的步步紧逼也是让沐笙感觉到更加的不安,直到叶枭高大的身躯挡在她的跟前,将弥漫在她面前的光芒都给驱除掉。

    沐笙清楚的看到叶枭眼中宛然流转着的冷厉的光芒,她因为叶枭会打死自己,做好了一个心理准备,闭上眼睛,正准备承受他的挨打的时候,叶枭却忽然间蹲了下来,手腕一下子摁住她受伤的膝盖,用力揉了几下。

    她疼的眼泪一下子就掉出来,睁开眼睛,就看到叶枭正在帮她的膝盖按摩,很疼,可是在他按摩之下,他膝盖上的淤青居然一点又一点的消失了,也没有像刚刚那么痛。

    “怎么样?现在还觉得痛吗?”叶枭问道,声音虽然很冷,但沐笙却还是有些感动。

    “嗯,一般吧!”

    “你的膝盖伤的这么重,还是去医院吧!”叶枭又抬起脸来,主动提议道。

    她只是小小伤口而已,就要闹到医院去,沐笙忙拒绝,摇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不过说之后,她觉得自己有点傻,刚刚还在跟她吵架了,现在就跟他和好了,不是这进展也太快了。

    不过奇怪的人应该不是她吧!应该是叶枭,明明是他将给她给推倒的,现在却把车子给开回来,帮她处理伤口,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奇怪了。

    “你怎么忽然间又对我那么好,叶枭,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闻言,叶枭一怔,其实,本来他是想要直接开走的,但开着他又记起了她摔下去应该是不小心摔坏了膝盖,她放心不下,就赶紧回来了。

    “你以为我是关心你吗?你别自自作多情,我只是看看你死了没有,别让别人以为我在欺负女人。”说完,叶枭又猛的起身,这回,脸上没有半分的柔情,跟刚刚那个紧张沐笙受伤的叶枭判若两人。

    原来是这样,沐笙心中仅有的感动就消失了,她就知道叶枭的心里没有她,是不可能关心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