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你可以滚了
    :

    眼看着叶枭慢慢的走远,司机这悬着的心这才准备放松。

    可谁知,叶枭却忽然间抿唇,停了下来:“你准备去领这个月的工资吧!”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司机整个人都是懵的,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滚了……”

    “不……”司机发出惨痛的叫声。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怎么就这样被叶枭给炒掉了呢?

    ……

    打开手机,沐笙又重新翻了翻手机,不出一个下午,她跟司牧野两个人的照片已经被删除了,网络上也很奇怪,有一大批人不断质疑这些照片的真实性,跟早上简直形成一个分别,就好像是忽然间多出了一帮支持她的力量。

    沐笙总感觉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肯定是有人在出手帮助她,但这个人是谁呢?

    她想到了叶枭,应该是她在背后帮助她,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早上的时候,叶枭还在跟她吵架,他一定将她认定为坏人,怎么可能还会出手帮他压制那些新闻呢?

    所以,他基本可以否定是叶枭在背后帮她的……可如果不是叶枭的,那帮他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她真是越想越不明白。

    她在思索的时候,忽然间,就有人打了一个电话。

    沐笙在看到手机来电联系人的时候,细眉明显蹙了一下,是叶枭的母亲打电话过来的,叶枭的母亲一直都很不喜欢她,也想尽各种方式起来对付她,怎么可能还会打电话给她呢?

    觉得疑惑,沐笙接起电话:“喂!”

    “沐笙,见个面吧!”

    三十分钟后,沐笙跟叶母约了个十分高级豪华的餐厅见面。她由餐厅里的经理带到了叶母的面前,“叶老夫人,您要见面的人来了。”

    女经理明显不喜欢沐笙,看着沐笙的眼神带着嘲讽,可沐笙才不介意,因为她对外人的目光一点都不介意。

    她不卑不亢的坐在叶夫人的对面,身上带着独具优势的气场,完全没有因为自己是被谈判者,气场有半点的衰竭。

    “您好,夫人。”

    闻言,叶夫人的面色没有半点改变,眼中却稍稍划过一抹嘲讽,看得出,她很不喜欢沐笙,不是一般的喜欢,是属于很讨厌的那种。

    “嗯,你能来也算是识相。”叶夫人冷漠的垂着眉眼,就好像沐笙是有病毒一样,看都不看她一眼。

    沐笙明白叶夫人对她的看法,唇角依旧夹杂着笑意,她这个很坚强、也很乐观,绝对不因为别人对她有不好的看法而难受的。

    “夫人您找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既然你自己都那么直接,那我也就直接了。”

    沐笙怔愣了半晌,只是盯着叶母看,她接下去要做什么,她自己心里似乎早有已经有了个底,反正叶母来找她,也绝对不会是来陪她聊天,也绝对不会是玩乐,只有交易。

    叶母朝着身边的侍从抛去一个眼神,侍从马上就走了过来,手中还提着一个重重的袋子,啪嗒一声就放在桌子上,袋子沉甸甸的,在搁在桌子上的时候,桌子就发出碰的一声响。

    “你看看里面是什么?”叶母看着沐笙看,眉眼间透着一股复杂。

    沐笙垂下眸看了看那个红色的袋子,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她似乎也早就知道了。

    叶夫人看沐笙不说话,以为沐笙是在等着她先发言,她又吩咐身边的侍从将袋子的拉链直接给拉开:“让她看看里面是什么?”

    话落下,侍从很听话的拉开背包的链子,就有一堆红色的钞票在眼前。

    叶母以为自己提出的要求已经够吸引人了,唇角的笑意更深了,“怎么样?喜欢吗?”这些钱不就是这个女人最喜欢的吗?

    当沐笙看到这些红色钞票的时候,抬起脸来的时候,面色明显变得的惨白。

    这是准备拿钱来侮辱她的节奏啊!

    她的细眉蹙紧,整个人表现了极大的愠怒:“你这是准备用钱来干嘛?”

    叶母斜了她一眼,按理来说,她看到钱应该很高兴才对,可现在沐笙的表情却没有他想象中那样,她看上去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兴奋。

    “很简单,我是给你的,只要你离开叶枭,你就能够得到这笔钱的。”

    原来是拿钱买她的心,只可惜,她对钱财是没有任何兴趣的。

    沐笙的眸光猛的变得冷峻,唇角发出一声嗤笑,叶母未免也太小瞧她了吧!钞票每个人都很喜欢,可,她偏偏就不怎么感兴趣。

    “这是做什么?”沐笙又喊道,声音的音量又提高了些许。

    “没做什么,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你钱啊!”

    “不,我不需要这些钱。”沐笙将桌子上的这一袋子用力一甩,就将钱给推到了地上,发出蹦的一声。

    眼看着被沐笙拒绝,叶母的脸色猛的糟糕到极点,她咬着下唇,强调道:“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知好歹,我给你钱还是给你面子,要是我真的想将从叶枭的身边给赶走的话,你觉得你还有可能继续待在阿枭这里吗?”

    所以说,她能够留在叶枭这里还是叶母的格外恩典呢!这听上去十分的滑稽可笑,沐笙有种想要发笑的冲动。

    “对,我是喜欢钱,可是告诉你,但你给我的这些钱我一分一毫都不会要。”

    都不会要,像她那么贪心的女人居然想着不要钱,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了。叶母瞪大着眼睛,整个人都有些吓住了,就连金钱都没有办法让这个女人心动,那么她到底要的是什么?

    “好,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才肯离开我的儿子、才看放过我的儿子?”

    也对,或许在叶母看来,从小到大,只要有人靠近叶枭那么这个人就是怀踹着目的,所以当沐笙接近叶枭的时候,叶母也自然而然是这么想的。

    “你错了,虽然我没有任何的钱,可是我有尊严,钱还是没办法诱惑到我,所以伯母你会放心,我会离开你的儿子,就算您没有拿钱给我。”

    “你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有那么容易满足吗?像这么一个坏的女人。

    “是的,我会离开你的儿子,你不要以为我很想当你的儿媳妇,要不然你的儿子喜欢我,才不会喜欢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