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解释了也没用
    :

    “解释?”就算解释了,叶枭会听吗?他肯定是不相信的。

    沐笙摇头,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她并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但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却总是三番两次掉眼泪。

    司牧野看她流泪,眉宇蹙的更深,赶紧拉住她的手腕,准备带着她转身就走,谁知,刚转身的刹那间,就看到叶枭站在高他们一层的阶梯上,他双手环住肩膀,冷傲的抬着下颌,扫向沐笙跟司牧野紧握着的双手,眼中的冷光更加强烈。

    沐笙的身躯一颤,怎么尽让叶枭遇到她跟司牧野如此亲昵的样子,她本能的甩开司牧野的触碰,往离叶枭比较远的地方走了几步,殊不知,这一动作在叶枭眼中看来是更加心虚的表现。

    叶枭冷哼一声,默默的将眸光收回,连听他们的解释都不要就往往下走,由于光线的缘故,叶枭的身上笼罩上一层淡淡的余光,促使他整个人好像站在华灯初上那般绚烂,他身上散发的光一下子照入沐笙的眼中,她竟然有种睁不开眼睛的感觉。

    或许是叶枭真的太耀眼、夺目了,每次都这样,只要叶枭站在人群中,她只一眼就能够发掘出他的存在。

    他以一种慵懒而腹黑的姿态慢慢往前走,当他即将要越过他们的时候,他面上的寒光依旧是一样,没有消减半分。

    咚咚…随着他走动的每一个步伐,沐笙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跟着咚咚作响,她感觉自己的气息变得越来越虚弱,她竭力想要让自己冷静些,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

    她以为叶枭应该是不会再理睬自己了,谁知,叶枭再离她往前走了几步后,就骤然顿下步伐,呼出的气体是冰冷的,整个人说话也特别的冷峻。

    “不错啊,离开了我之后,你马上就勾搭上了一个金主。”

    话落下的时候,沐笙的心也随之传来一阵酸楚,鼻子酸酸的,只觉得自己很委屈,这个男人怎么能够这样的指责她呢?

    她才不是那种需要依靠金主去过生活的人了。

    沐笙薄唇一动,转过脸盯着叶枭被华光给包裹着的背影,萦绕在他身上的光芒刺的沐笙有些睁不开眼睛来。

    “叶枭,你别太看不起人。”

    闻言,叶枭发出一声冷哼:“你也就这种本事,只会勾搭男人,看来,我当初是看错你了。”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足以贯穿她的心灵,她忽然间一窒,只感觉呼吸很难受。

    一只都没有开口的司牧野扫了她一眼,拉起她一侧的胳膊,将她推到自己的身后,“叶少,我可以解释的,我跟小笙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关系。”

    “不用你解释,司牧野,我的女人只是我的女人,就连我吃剩的,你都没有份。”

    话一落下,如同一道闷雷般猛的砸在沐笙的脑子里,‘嗡’的一下子炸开,她的双眸马上变得酸涩起来,明明知道叶枭根本就不可能真心爱她,她还是飞蛾扑火般冲了进去……她就应该不明白,在叶枭的心里,她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司牧野蹙了蹙眉宇,显然他也被叶枭说的话给激怒了,他猛的抬起步伐,往前一步,愤怒的举着拳头,冲着叶枭宣布道:“够了,叶枭,你听清楚,沐笙是个人,不是什么商品,你根本就没有什么资格这么对她。”

    明明知道自己违心说了很严重的话会伤害到沐笙,可自尊心极高的叶枭唇一扯,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走开了。

    只留下沐笙一个人在原地怔愣着,她一个人在原地站了一会,眼泪一滴又一滴的砸落下来,就连司牧野都明白的简单道理,怎么叶枭不知道呢!

    不过,在叶枭的心里,她从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吧!

    叶枭走出了餐厅,整个人的心情也变得很复杂,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明明知道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沐笙肯定会很难过的,可是,他还是嘴贱说了出来。

    现在,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说出去的话就好像泼出去的水一样,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握起手机,一边走着一边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助理:“喂!现在马上把网络上关于小笙跟司牧野在一起交往的新闻给封掉。”

    助理一听有些懵了,“不对啊,总经理,沐笙小姐也算是跟叶家有一定的关系,她要是跟司牧野扯上关系不是挺好的吗?这说明我们的股票肯定会涨价的。”

    叶枭眉宇一蹙,说话的语气马上变得很烦躁:“叫你去做就去做,你怎么就那么多事啊!”

    “好、好,我知道了,总经理。”

    说完,叶枭又迅速挂断了手机,接听电话的助理听他说话的语气,吓的差点没魂,听他这声音,现在心情已经是特别的不好。

    他特别明白总经理的性格,如果他心情不好的话,那么这一天公司里的职员也应该是不好受了,不过幸运的是,他率先预料到他的心情,他也能够早掉做好防御。

    叶枭挂掉电话,往前走了几步,在不远处有一辆等着他的车,司机远远就看到了叶枭,马上下车帮他开了车门。

    叶枭一直紧绷着脸,上了车,本来气氛还很平和的车子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司机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他手握着方向盘的手腕不断在颤抖着,开车都屏住了呼吸慢慢的开,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虽然从餐厅开往公司的路只有半个小时,但在开车的半个小时里,司机感觉度过了六年那么漫长。

    好不容易,将车子开到了公司门,他这从刚刚一直紧绷的心这才稍稍放松了些,但是还是不太敢放松,反正不到最后一刻,他是不敢随便放松的,要是他们总裁忽然间发脾气了怎么办?

    车子稳稳的停下,叶枭蹙紧的眉宇一刻都不肯放松,自己在车子里径自坐了一会,猛的摔开门,从车上走了下来,身上带着的摄人的可怕气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