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难道真的错了?
    :

    此时,母亲还伸出手捏住他的脸,用一种恶狠狠的目光瞪着叶枭,“你对月华做了什么?”

    叶枭一听,心情就有些不好,一大清早,听到自己不喜欢的人名字,换做谁都不开心,他也不例外。

    “干嘛?到底烦不烦啊!”他一把甩开自己抹去的手腕,眼中闪过凌厉的光芒。

    叶母自然是懂得自己儿子的心性,对待外人,他是属于脾气很暴躁的那种,但对于自己所爱之人,他又是属于温柔体贴的那种,这点跟他的父亲一样。

    当初叶家也不允许叶枭的父亲娶她,但那个时候,叶枭的父亲一心只有她,在所有人的反对之下娶了她,刚进叶家的时候,她也遭受了很多的耻辱,最后还是她排除异己,才有今天的一切。

    但也许是因为她的做法有些过分了,到慢慢的,叶枭的父亲竟然变心了,对她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喜欢,所以,她虽然拥有了叶家大少的身份,可却丢失叶枭父亲的心。

    眼看着叶枭那么嫌弃的样子,叶母叶只好停下自己的动作,缓声问道:“昨晚月华哭着来找我,说你打了她。”

    这么快就去告状,未免太不矜持了吧!

    叶枭嗤笑一声,对于南宫月华这样的女人,他倒是挺厌烦的,“呵!是我打的她,可那又怎么样,我就是讨厌她,就是想打她。”

    “我记得你不打女人,像月华这么好的女人,你怎么能够怎么做呢?”

    “不对,你记错了,我打我讨厌的女人。”

    闻言,叶母伸出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好吧,她承认自己真的很不了解她这个儿子,可她还是很不赞同自己这种做法。

    叶母十足无奈的叹了叹一口气,拉了一张凳子坐下,她真的应该好好说一下叶枭,让他清楚谁才是应该他爱的女人,免得他现在分不清楚自己应该爱谁。

    “阿枭,不是妈说你,不管怎么说,就算月华再不好,她是你的未婚妻,也是你未来名正言顺的妻子,你不能这么打她。”

    叶枭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刚刚他还觉得挺顺的,现在感觉到脑袋挺清醒的,胸腔里憋着的气而已瞬间消了,他也没有像刚刚被叫醒那样生气了。

    “妈,我想我已经说的够明白了,至于你要不要接受,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说完,他往后考,掀开的眼帘触碰到天花板的空洞,整颗心也变得空空的,也不知道沐笙现在怎么样了。

    咚咚的一声,好像有人在跑动的声音。

    不等叶枭有任何的反应,就已经有人跑了过来,“少爷,大事不好了……”

    闻言,叶枭的脸色稍稍一变,到底是什么大事?会让佣人慌慌张张的、变得毫无主仆之分的意识。

    佣人在闯进房里的时候,恰好就看到叶母,陡然愣了一下,急切的脚步也随之停止。

    他看到叶母黑沉的脸色,就知道叶母对他的行为有多么的不喜欢,可是如果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他也不敢这么大胆。

    佣人马上变得有些吞吞吐吐的样子,指间握着的报纸在不断的颤抖着。

    叶枭变得冷冽的目光猛的往下看去,就看到报纸上的头条新闻是沐笙跟司牧野两个人照片,记者将他们两个人写的很不堪。

    叶枭迅速的扫过了一遍,眸中猛的迸发出怒火来。

    叶母见状,整个人猛的发出一声嗤笑,他并不看好沐笙,现在看到沐笙跟司牧野两个人的丑闻的时候,更是感觉到痛快。

    “看看吧!这就是你所爱的女人,背着你跟别的男人幽会。”

    叶枭的眉宇顿时蹙紧,不管沐笙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不允许任何人这么说沐笙,甚至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心爱的女人的笑话。

    “哼!”他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样子,猛的走过去,三两下就将报纸给撕裂了,咔擦一声,保持成了碎片,“错了,妈,这根本就不关小笙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心之人从中作梗,你觉得小笙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都到现在了,叶枭还是如此的相信沐笙,叶母只感觉有些受伤,他这个儿子怎么相信别人比自己还信任。

    看来,沐笙是真的不能嫁给叶枭。

    ……

    一大清早,沐笙就跟司牧野两个人在餐厅聚集,因为昨晚司牧野有提前说了,说是要跟她一商量一下事情。

    沐笙睡的有些晚了,连早餐都没有吃就直接去到餐厅。

    刚到餐厅,他就看到司牧野自己一个人埋着头,面色十分沉重的样子,她一走过去,喊了他的名字,一开始司牧野好像没有听到,可是当她真的走过去的时候,司牧野就抬起了脸,眸子里全是冷厉。

    “小笙,大事不好了。”

    说着,他伸出手手敲了敲搁在桌子上的报纸,沐笙顺着他的所指看过去,在看到他所指的时候,她整个人彻底愣住了,这报纸…里的全是他跟司牧野两个人的新闻,报纸上也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写的很不堪,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记者们早就将他们两个人昨晚的互动给拍了进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记者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呢?

    沐笙的指尖颤抖着,一把抓起报纸,手指抖的更加厉害,如果今天叶枭看到这个新闻,会不会生气呢?

    不用想,答案是肯定的,虽然昨晚叶枭已经说了对她失望,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的关系都是一时半会割舍不掉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沐笙薄唇不断的呢喃着,眼中似有什么东西在宛然流转着,整个人看上去快要哭了。

    司牧野看她那样,眉心也皱的紧紧的,这个时候,好像是她欺负了她一样,“你别哭,会有解决的方式的。”

    沐笙马上将自己的报纸给丢下,眼中早就失去了光彩:“现在肯定很多人都以为我跟你是那种关系。”

    “那我就召开一个记者会澄清,反正只要我说的话,肯定会有人相信。”

    “可是,如果叶枭不相信呢?”

    司牧野蹙了蹙眉,很直接说道:“那我就去跟他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