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信不信由你
    :

    沐笙明显感觉到一阵不适,本想直接忽视那辆车子,可是偏偏那烦人的车主根本就不肯放弃她,不断的扬起喇叭,就好像沐笙要是一刻不肯将视线投射在他的身上,他就不肯停下喇叭。

    沐笙忍不住蹙了蹙眉,她真是太倒霉了,怎么每次都能够遇到一些奇葩的人呢!她做人行的正坐的直,怎么就尽是招黑呢!

    她明明就只是想要安稳平静的生活,殊不知却总是有各种祸端不断的朝着她席卷而来,像波澜一样将她整个人给团团包围住,她只感觉自己被逼的快要疯了,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

    “嘟嘟——”喇叭声继续响着,刺激的沐笙咬了咬牙齿,她猛的旋身,使劲的伸出脚去,马上就朝着汽车踢过去。

    可是那宝马车的质量太好了,她这么一踢过去,宝马车非但没有半点的痕迹,她的脚反而痛的她流出了眼泪。

    她这特妈是太倒霉了,怎么各种烦人、倒霉的事情全都揽在她的身上呢?

    车窗被缓慢的摇下,隐匿在车内的司牧野本来是想看她的笑话,但是没有想到沐笙竟然的行为竟然会这么搞笑。

    她简直是太天真可爱了,想着用自己那双可爱的小脚去踢她的车子,也不想想自己的脚有多么的硬,简直是就是不自量力。

    “哈哈,哈哈……”司牧野扑哧一声,忍不住大笑起来。

    沐笙的手指擦掉眼角滑下的眼泪,然后扫了司牧野一眼,脸色迅速就黑下来了,她都疼的眼泪流出来,他还有心情笑。

    “你笑什么啊!神经!”沐笙咬牙,大声吼道,她真想将眼前这个爱嘲笑、抓弄自己的司牧野给打死呢!

    司牧野看沐笙不高兴的样子,还流眼泪了,这才猛的停下笑意,整个人也变得认真起来。

    |“你哭了?”他问道,到底是谁欺负她了,还能够让她哭呢?这真是太神奇了。

    沐笙扫了他一眼,眼眶顿时一酸,她叹了叹气,欺负她的人太多了,她现在只想好好哭一场,真可惜,她连哭都要使劲憋着,因为根本就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哭的样子。

    “就是你,就是你欺负我。”沐笙指着司牧野喊道,“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你,我不会那么倒霉。”

    司牧野明显感觉到出事了,“怎么了?”他又继续问道,他不会因为沐笙对他说重话就生气,“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都说是你欺负我了,所以我才会感觉到难过,你难道听不清楚吗?”

    事情真有那么简单吗?答案肯定是不可能吧!

    司牧野心里一阵不安,猛的将车门给摔开,来到沐笙的面前,“告诉我,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到底是谁让你不开心,指不定我可以帮你出出气。”

    沐笙先是扫了一眼司牧野纤细的直尖,然后她又慢慢的抬起脸,看向了司牧野这张惊为天人的脸。

    不可否认,司牧野确实是挺好看的,是属于那种让女人一眼就能够心动的人。

    今晚,她也看到了霍起,他可以算的上跟司牧野长的一模一样,但是,他们两个人又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眼睛的颜色、还有性格。

    “司牧野,你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跟你一模一样的人吗?”

    闻言,司牧野果真皱起了眉,他还真的认真的盯着沐笙看了半晌,正当沐笙以为司牧野会给出什么有参考价值的反应时,他却伸出手捏住了沐笙的鼻子,朝着她一笑,“傻丫头,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没有胡思乱想,我跟你说,我今晚真的看到一个人跟你一模一样,他叫霍起,如果不是你们两个人的性格一点都不一样,我甚至会觉得他是你。”

    司牧野又再安静了半晌,“你说是真的?”

    “当然,我发誓,我没有骗你,我想很多人应该是都把你当成我吧!现在网络上已经将他跟我的照片流传了,不信的话,你可以翻翻网络。”

    司牧野再认真思考了一下,随后就埋头,取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浏览器输入了司牧野,结果,就冒出了一张一张的照片,他果然是上了头条,只可惜他今晚什么都没有做。

    “这个男人……”

    沐笙深吸一口气,“我问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亲戚之类的,或者有什么双胞胎兄弟?”

    司牧野摇头,“我妈没跟我说有这回事,所以我想应该是没有的。”

    “那如果没有的话,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人跟你一模一样啊!”这一听就匪夷所思,难道还真有人动用科隆技术不成?

    “反正我真的不知道,我父母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些问题。”

    如果霍起不是司牧野的双胞胎兄弟或者有任何的血缘关系,那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这还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沐笙托着自己的下颌,陷入一种很复杂的思绪,今晚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太奇怪了……

    ……

    与此同时,南宫月华跟叶枭在大宅里的房间里独处着。

    本来在外面叶枭对她的态度还是很呵护的,一进门来,叶枭对她的态度就完全改变了,“你坐吧!”他很随意的指了一个位置让南宫月华坐下。

    南宫月华坐下,扬起脑袋看着叶枭,正默默的等待叶枭接下去会说的话。

    叶枭扫了一眼南宫月华,前些日子爷爷跟他商量过了,一定要他跟南宫月华结婚,他切实的捍卫自己的婚姻。

    好不容易这段时间,他跟沐笙的生活看似平静了一些,现在等着他又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

    “阿枭,我知道你现在很烦心,可是我还是想替你分担,我真的不舍得你辛苦,真的不舍得……”

    叶枭迎上南宫月华带着深情的视线,心里依旧是一片平静。

    “谢谢你,南宫小姐。”

    南宫小姐…称呼又改变了,他只有在人多的时候才肯称呼她为月华,她也喜欢叶枭称呼她为月华,这样听上去特别的舒服,让她感觉到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又拉近了许多。

    南宫月华不自觉的噘嘴,“阿枭,你能不能一直称呼我为月华呢?你知道我不喜欢你这么称呼我,会让我觉得我们的关系变得很疏远。”

    叶枭扫了她一眼,眼眸中依旧没有的情绪,“我跟你本来就不存在任何的亲昵关系,这点,我想你比谁都更加清楚,今晚,我也只是为了气沐笙才称呼你的名字,所以你不要往心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