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那男人不是司牧野
    :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ktv外面接你的电话的时候,遇到一个色、狼,刚想打他的时候,他就往我的脸上喷了点什么东西,结果我就倒下来了。”

    闻言,叶枭皱了皱眉头,这一听,就不对劲,也只有沐笙感觉到这很正常,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像她如此天真的女孩子。

    “所以说,司牧野那个男人、你就应该离他远点。”

    不对,这根本就不关司牧野的事情,因为今晚跟她对话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司牧野。

    “不对,跟司牧野没有任何的关。”她记得霍起的眼神跟司牧野的眼神是完全不一样,所以她基本能够确认他们两个人不是同一个人。

    眼看着到这了这样的局势,沐笙还要为司牧野开脱一切的罪名,叶枭的脸色马上变得很差,他甚至还忍不住将司牧野跟沐笙在自己的心中做对比。

    “我问你,如果是我的话,你会这么相信我吗?”她会像相信司牧野一样的相信自己吗?

    在沐笙看来,这两个问题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她被迫的盯着叶枭鹰隼般的双眸,被他眼中的冷光刺的浑身很不舒服。

    “不,这根本就……”

    她还没有完全解释完,叶枭立马就怒了,猛的握住她的手腕,像是在发泄自己的怒气一样,用力一掐,她马上疼的出了声,脸色也迅速变得很难看。

    这个可恶的叶枭…也太狠了吧!

    “说到底,你还是相信司牧野,在你的眼里,司牧野永远比我值得信任。”

    “不是,我…我…”现在她理亏在先,沐笙说话也支支吾吾的,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反正不管她怎么回答,都是错的吧!

    叶枭扫了她一眼,眼中的冷光凝聚在一起,唇也抿紧,“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在乎我,我的爱在你的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你才不肯相信我。”

    “不是的…”她才不是这么想的。

    在叶枭说这话的时候,沐笙也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忧伤,宛如云雾般,滚滚而来。

    沐笙清楚的了解到被人家不信任是这一种很难受的感觉,在很小的时候,沐柔偷了家里的金卡,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怀疑是沐笙是偷的,最终,她的罪名就这么成立了。原因很简单,就因为所有人都不肯相信她。

    她想要解释,但是很明显已经晚了,叶枭已经甩掉她的手腕,目光冷冷的:“其实你说的对,我们两个人是需要先冷静一段时间,也许这是对我们两个人最好的方式。”

    骄傲的沐笙说不出任何卑微的话语,只能垂下脑袋,咬着自己的下唇,依旧逞强,提出两个人先分开一段时间是她先提出来的。所以她有什么理由和资格继续跟这个男人讨价还价呢?就算叶枭想要跟她分手,她也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好,就按照你说的。”

    好不容易从大宅里出来,刚到大厅门口,沐笙看到南宫月华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在这么晚过来,她应该是过来安慰叶枭这颗被她伤到的心吧!

    想到南宫月华极有可能代替自己陪伴在叶枭的身边,沐笙的心里就很不好受,就好像是自己要将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人一样。

    但骄傲的她根本就不肯承认自己对叶枭有这样的感觉,也不肯承认在为叶枭吃醋,她是绝对不会吃醋的才对。

    南宫月华在看到沐笙的时候,唇角隐隐一勾,她带着探究性的眸光慢慢的往沐笙身上一滑,她也很聪明,马上就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按理来说,他们两个人已经会为了这件事而吵架,尤其像叶枭这种自尊心、占有欲都很强的人,自然是不能忍受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有染,沐笙跟司牧野做了这样的事情,叶枭自然是不会轻易原谅沐笙的。

    所以这次的计划真是太棒了。在叶枭身心灵受伤的时候,她要是及时出现在了叶枭的身边,叶枭的心灵也能够及时一定的抚慰,他一定会感动的。

    南宫月华将目光慢慢的收回,正想说点什么话的时候,忽然间,叶枭就出现在高高的台阶上,他以非常高傲的姿态俯视着他们,眸光是冰冷的,不带任何的感**彩。

    南宫月华一出现,他就马上喊了她过来,称呼还特别的亲昵,也是故意叫给沐笙听的:“月华过来,别跟外人聊什么天。”

    南宫月华一听,心里开心极了,本想着要直接跑到叶枭的身边,但是她觉得还是应该对沐笙做点什么,好让她明白她的身份。

    南宫月华还是多停留了一分钟:“小笙,你别往心里去,阿枭,他现在只是在生你的气,以后会好起来的,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跟我说。”

    闻言,沐笙的心脏被隐隐撞疼,她偏头假装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叶枭,在这个时候叶枭正在看着南宫月华,顿时,她的心里又难受起来。

    “不需要,我祝你跟叶枭快乐,永远幸福快乐。”

    说完,沐笙便加快步伐,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走的多快,当她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公交亭上,这么晚了,根本就没有公交,她在公交亭里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等到公交车。

    可是,很奇怪,没有等到公交车,她并没有平时那种焦灼感,还在想现在叶枭跟南宫月华到底在做什么?他们两个人现在是不是在做着一切常人难以用言语形容的事情。

    一想着,沐笙就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很疼痛,整个人也变得浑浑噩噩,她自己都没有想过,原来叶枭对她的影响竟然如此之大。

    离开了叶枭,不是应该有种解放的感觉,怎么,还会感觉到失落难过?她还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嘟嘟,她在想事,忽然间,就有车子不断的朝着她扬喇叭。

    沐笙被这一阵喇叭声给吵到,马上回到了思绪中,她扭头一看,就看到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在她的面前,这宝马车是改造过的宝马车,看上去十分的独具个性和特色,但是又显得稳重,丝毫没有半点张扬跋扈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