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最笨的女人
    :

    “这不可能!”叶枭吼道,除了沐笙,他不相信任何女人口中说出的任何污蔑沐笙的话,绝对不相信。

    南宫月华的身体瞬间有些僵硬,倒是想不到叶枭对沐笙居然那么信任,为了不让叶枭讨厌她,她将语气放柔,故作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我打电话告诉你,不是来说小笙的坏话,我只是告诉你,我也相信小笙,我现在也在竭力挽救了,挽救小笙的名声,让大家不要误会她。”

    她这样说的话,叶枭应该也是比较满意了吧!也不会把她当成一个心思狭隘的女人,而她要达成的也是这样的效果,成为叶枭心目中的完美女人。

    叶枭听完整南宫月华说什么,此时,他的思绪陷在沐笙里,他也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不是真的摸到什么端倪的话,南宫月华也不会打电话直接告诉他。

    所以,这事情肯定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难道说,沐笙那傻丫头又上了别人什么当吗?

    “阿枭,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先挂了。”叶枭咔擦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继续赶回大宅,他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宅里。

    沐笙被困在房间里,窗户被紧紧的掩住,房内虽然灯光明媚,可是她却只是感到一片凉薄,不知为何,隐隐有些不安。

    轰的一声,听到门被剧烈的推开的时候,她的身躯猛的绷紧,整个人一下紧张到了极点。

    一会儿,就有一阵强光照射进来,叶枭伴随着那一道刺眼的光芒迅速的闯入她的视线,在看到叶枭的同时,沐笙的眼眸也猛的瞪大,惊讶到不知所措。

    他、回来了?不是说去出差了吗?他甚至没有留下一句话给她就走了。

    叶枭走近沐笙,眸光沉沉的,有暗光在其中涌动着,看上去十分的可怕,触及到他眼中的汹涌,沐笙不自己的吞了吞口水。

    他、是真的生气了?

    到底在生气什么吗?难道是因为她没有听他的话放弃模特这个兼职吗?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叶枭也太过分了,怎么说她也是个人,她有自由选择的权利。

    “你……”沐笙的脚步也不断的往后退着,连续往后退,她的尽头就是一片白色的墙壁,直到退无可退,她的后背被迫性的抵上冰冷的墙壁。

    可是比起墙壁更冷的是,是从这个男人身上蔓延到她身上的气息,包裹着她,让她浑身像是结冰般。

    “你干嘛?”沐笙本能的咬住下唇,她知道接下去她面对的可能会是一场可怕的暴风雨,但是,她也只能逞强承受着。

    蹦的一声,叶枭握紧的拳头终是落在她墙壁之上,就差一点就要砸中她的脸上,此时,沐笙的心也跳的很快。

    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叶枭很生气……

    “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他喊道,眉眼间蕴含着冷厉,他真是恨透她身体里这种过分倔强的因子,每次都让他那么头痛。

    有些时候,他真是感觉到沐笙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他怎么绑也绑不住。

    “我…我……”沐笙被吓的色色发抖,就连说话都说的支支吾吾,他这么激动,她要怎么跟他沟通呢!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他们两个人吵架了,从叶枭的身上都会带给她这种可怕的压迫感,压的她整个人根本就透不过气来。

    叶枭又死死的摁住他的肩膀,在坐车回到豪宅的时候,他依旧将新闻翻看了一边。如果是换做了以前的话,他肯定会大怒。

    但他仔细分析过了,这个世界肯定没有那么凑巧的事情,没有可能就那么凑巧拍中了沐笙跟司牧野去酒店幽会的照片。

    虽然看到沐笙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也会吃醋,但是,他对沐笙最基本的信心还是有的,他才不相信沐笙会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

    可是,尽管内心深处是相信沐笙的,但是,在跟沐笙说话的时候,他还是本能的用听起来很刁难的言语去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好像刺激了沐笙,才能够得到心理的某种安慰一样。

    “告诉我,你在酒店房间里到底跟司牧野发生了什么?”

    心脏仿佛被一双无形的手给攒紧,顿时,沐笙的脸色难看到极点,怎么能够这么说她呢!在叶枭的心里她就那么坏吗?

    “够了,你怎么能够这样说我呢!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哪里让你觉得我是这么随便的女人?”沐笙咬着下唇,问道。

    叶枭蹙了蹙眉,他基本能够清楚,到现在这个女人还是被蒙在鼓里,她看上去倒是挺聪明的,怎么总是犯些傻事呢!叶枭对沐笙都无语了。

    “你没有看新闻吗?现在网络上已经把你跟那个司牧野的照片传遍了整个网络,如果你跟司牧野真的没有什么的话,怎么会有这些照片呢?你还能够怎么说呢?”

    照片…难道是……

    沐笙眼皮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也纷纷涌上,难道说,刚刚她跟霍起待在酒店房间里的照片给记者拍到了,然后这帮记者将照片发到网络上去。

    天哪,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很恐怖,所有人看完那些照片肯定觉得她是跟司牧野去开房了,可是那个男人明明就不是司牧野,他明明就是霍起,那个所有人都不认识的男人。

    “我…这……”沐笙面露难色,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叶枭为什么会暴怒的原因,这些误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比较好。

    叶枭看沐笙忽然间变怂的样子,心里也有些舒畅,难得看这个丫头不再那么牙尖嘴利的感觉,倒是挺好的。

    “你现在明白了吧,明白我为什么会那么生气的原因吧!”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可是我跟霍起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叶枭的眉宇蹙的更深:“如果真的没有发生的话,你怎么会出现在酒店呢?”

    这事情说起来也挺奇怪的,她以为自己会差点被一个猪头男人给侵犯,谁知,醒来的时候就躺在霍起的床上,但听那帮男人称呼霍起为少爷,这说明他们当晚可能是想帮霍起物色一个女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