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你的目的是什么?
    :

    她被迫性的扭头,就看到一个醉汉正对她露出色眯眯的笑意。

    “美女,陪哥哥去开个房怎么样?”

    “你神经病啊!”沐笙正想一拳砸在那个男人的脸上,谁知,他却忽然间从身子抽出了喷雾之类的东西,往她脸上一喷,沐笙感觉脸上一痒,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脑袋有些胀痛。

    原本稳稳站着的身躯也变得摇摇晃晃,那男人的五官像是被什么给切割着,不断的晃动着。

    头好疼啊!

    沐笙想竭力稳住心神,但,身躯根本就不受控制…

    包厢里。

    眼看着沐笙直接关机了,叶枭又打给了苏七月,他知道沐笙这个时候肯定是跟苏七月在一起。

    他打给苏七月,耳朵里传来的嘈杂声音,让他感觉到烦乱。

    “快点让沐笙接电话。”

    苏七月只顾着唱歌,心想着沐笙现在应该回来了,谁知,扭头一看,却发现自己沙发上的位置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人。

    “小笙…她……”她怔愣了,赶紧问周围的人:“小笙回来了没有?”

    “没有,她还没有回来。”

    叶枭也听到了那句“没有回来”,顿时,他冷厉的脸变得更加的阴沉,他从刚刚就有种不安的预感,总感觉会出事,没有想到真的是出事了。

    “小笙到底在哪来?我警告你,苏七月,如果小笙出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都是苏七月这个可恶的女人,要不然,沐笙也不会去当什么模特、去什么ktv这样的场合。

    苏七月也着急了,按理来说,去个洗手间也不需要那么久啊,“可能小笙先回家了,我打个电话问问看。”

    “她手机关机了。”

    “关机了……”苏七月更加懵,心情也跟着复杂起来。

    怎么办?难道沐笙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吗?

    就连苏七月那个女人也不知道沐笙的下落,叶枭的心情瞬间变得很沉重,他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待在这里了,他直接挂断了电话,急忙忙的将衣服塞在行李箱里,迅速的往楼下走。

    “你真的要回去吗?”阿曼达看着叶枭提着行李箱就往外走,冷厉的脸上是一片慌张。

    叶枭拉着行李箱一直走,他担心沐笙,担心的简直快要疯了,不希望她出任何的事情,“来回就一天。”

    “可是你现在回到h国至少得五个小时。”

    叶枭才不理会,他已经预约了最快的一班飞机,坐上一艘豪华的车子,便来到机场,匆匆的上了飞机。

    他已经提前吩咐了下属,等他一下飞机,就要满世界寻找沐笙。

    不管运用任何的手段和方式,他都一定要找到沐笙。她绝对不能出事。

    ……

    沐笙醒来的时候,手和脚都被绑住了。

    整个室内是一片昏黄,她躺在柔软的床上,身上的衣服依旧是完整的,只是,室内的气氛感觉有些诡异。

    她记得,刚刚那个中年男人好像往她身上喷了什么。

    不过幸好,除了身体不能动弹之外,她感觉到身体没有什么奇怪的。至少,她是安全的,那个坏男人并么有对她做什么坏事。

    咚咚…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有力的脚步声,有人在慢慢的逼近着她,而且那个人没有那么的简单。

    “少爷,人就在里头,等会你好好享用。”

    少爷、听这称呼,那个人应该非富即贵吧!

    沐笙细眉一蹙,总觉得刚刚那个中年男人调戏她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肯定是有心之人的计划。

    门被推开,一道昏黄的光线也随之倾洒进来。

    在感觉到那个人要进来的时候,沐笙紧紧的闭上眼睛,不行,她现在不能让那班人知道她醒过来了,如果那些人知道她醒过来的时候,那些人肯定是不会就这么放过她的。

    咚咚……脚步声由远及近,尽管脚步声很平淡,就跟平时路人的脚步声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却让沐笙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她一整颗心也随着紧绷起来。

    那人、感觉很危险啊!

    她的心神越发的不安宁,紧跟着又听到那个中年男人说话:“少爷,我保证这位小姐是你最喜欢的那款,你好好享用,有什么需要,你再告诉我。”

    “嗯,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那男人终于开口了,这声音还是挺熟悉的,只不过这个深沉的夜里,带着莫名的磁性与魅惑,让沐笙一时间难以反映过来。

    他是谁?太熟悉了…她好像认识这个人啊!

    |“那我现在就出去了,少爷,您有需要再告诉我。”中男人又再次强调道。

    男人并没有回应他,只是安静的站着,看着沐笙缩在床上的娇小身躯不发声。

    如果不是在黑暗中,沐笙肯定会感觉到自己被他带着侵略性的目光盯着浑身发麻,幸好,有黑夜能够为她遮挡,好让她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异样。

    只听到门再度被刚上,男人忽然间见躬下身子,双手解开她的身上的绳子。

    沐笙一怔,有些震惊,在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直接对她做点不好的事情吗?怎么……

    但是,她来不及将自己心中这份吃惊给消化掉,猛的从床上跳起来,一拳就要落在男人的的脸上,可手腕却反被握住。

    在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视线也碰撞上,在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面容时,沐笙彻底怔住了。

    他是…

    是司牧野吗?

    沐笙的薄唇一动,忍不住喊出三个字:“司牧野。”

    可是当她喊出这三个字的时候,眼前的男人就冷笑一声,迅速否定她的答案:“不,猜错了,我不是。”

    不是司牧野,难道是霍起?

    “你是霍起?”沐笙眸光一闪,记得有一个跟司牧野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但是他们两个人虽然长的一样,可还是有一点不一样的,那就是他们的眼神不一样,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

    霍起的唇角一勾,似乎是听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很高兴,你还记得我。”

    看来真的是霍起,可是,这个可恶的男人叫她绑架她干嘛?

    沐笙蹙了蹙眉,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腕,“霍起,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