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两个女儿性质不一样
    :

    “是,都一样是女儿,但性质不一样。”

    沐笙的脸色变得灰暗起来,望着母亲,她逃也似的往外跑,是叶枭帮助她明白了这个事实,就算她再努力,她也不是母亲心中的女儿,也根本就没有办法让母亲在乎她。

    叶枭望着沐笙的背影,也跟着往外跑……

    “小笙,”他边跑着,跟上她。

    路边昏黄的光落在沐笙的脸上,忽明忽暗的,使得她精致的脸上镀上一层悲痛。

    叶枭一手伸过去,用力的握住她纤细的腰际,将哭成泪人的她给牢牢的拥入怀中,看到她哭,他的心情也很不好受,多希望,所有的痛苦都是由他承认。

    “放开我,放开我,我想要一个人冷静一下。”沐笙死死的咬着下唇,声音是满满的哭腔,眼泪不断的掉落着。

    叶枭的脸色沉了沉,眼看这种情势,他抱得沐笙更紧了些,声音却是温柔了些许:“不行,我是绝对不会放开你的。”

    “你放开我,我是灾星,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会喜欢我,我自己的母亲都不喜欢我,她讨厌我…”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她感觉到崩溃了。

    她才不是什么灾星呢?叶枭又用力的将沐笙给板转过来,坚定的对上她,她不应该是那么自卑的人。

    “沐笙,你给我听好了,你才不是什么灾星,你是幸运之星,你是点燃整个世界幸运的幸运之星,也是我的信运之星…”

    沐笙被迫对上他的眼睛,她依稀能够清晰的看到叶枭眼眸中慢慢开出的两团火焰……

    ……

    只可惜,母亲的话还是轻易的影响了她,一整个晚上,沐笙的心情是郁郁寡欢。

    叶枭开着飞车带着她到整个市里逛了逛几圈,她的心情只能带来一时的缓解,当静下来的时候,她又陷入某种失落中。

    叶枭眼看着没有办法更好的帮助她,有些无奈的伸出手捂住自己的额头。

    停车停在大道上半晌,忽然间,他又转身,纤细的指尖弹了弹沐笙的额头,双手又捧住了她的脸。

    “傻丫头,别那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

    沐笙望着她,眼泪汪汪的,“她不是别人,是我的母亲。”

    叶枭唇一勾,带着抚慰她人的力量:“我知道,不过,这么多年来,她从来都不把你当女儿看不是吗?”

    正如叶枭所说的一样,母亲就是宁愿去关心一个陌生人,也不愿意去关心她。

    沐笙很失望的“嗯”了一下,整个人再次陷入某种感伤的情绪,其实,她真的不怨恨叶枭,他只不过把事实摆放在她的面前,让她看清楚现实而已。

    反正,她早晚都得看清楚。

    “你自己也知道,所以,就不必在意了,就当你是投错胎了而已。”

    是的,就当自己是投错了胎,她也不再执着于,为什么母亲要这么对她,要这么伤害她……

    叶枭又对她说:“好吧,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沐笙还没有完全反应过去,叶枭就放开了她,坐到自己的原位上,“坐稳了。”话刚落下,车子就“咻”的一声在原地拐了个弯,离开了原地。

    车子再次停下的时候,已经停在一片广阔的空地上,叶枭俯下身子帮沐笙解开安全带,“可以下车了。”

    沐笙还没有下车就问,“这里是哪里?”

    叶枭唇角一勾,也不急着回答沐笙,就猛的握住她的手腕,牵着她下了车,在不远处,就有一片蓝色的大海,在月光的反射下,海平面上就好像萦绕着一层耀眼的金色。

    沐笙被眼前美丽的景色给吸引了,她一向都是比较喜欢大海,每次只要来到海边,好像心中有再多的不开心,都会消失掉。

    她跑了过去,当有海风吹在她的身上的时候,那一刻,她感觉到整个世界都是她的。

    约莫半晌,空气中又荡漾着叶枭好听而带着磁性的声音:“有什么不愉快的,就朝着大海大声喊,大海一定会吞噬你的不愉快。”

    是吗?大海真有如此海纳百川的能力吗?

    沐笙扭头,看着叶枭,在这个时候,叶枭也正在盯着她看,他的眼神是柔和的,唇角微勾着。

    沐笙相信了,双手抵在唇边,放声大喊:“啊——”

    “快喊,喊出你心中的不愉快。”叶枭鼓励着她,他的目光一直都紧锁着在她的身上。

    “去他的,什么亲情,我沐笙要活的开心,不要再被所谓的亲情所驱使。”

    |“不爱我的人,我也不爱她,我并不会输给沐柔,并不会输给她……”

    几乎是要将喉咙给扯破,沐笙扯着喉咙喊了一个晚上的话,直到感觉心里比较舒服点,叶枭这才带着沐笙一起回来。

    在车上的时候,兴许是太累了,沐笙竟然睡着了。

    叶枭摸了摸她的脑袋,唇角无奈一勾,这个丫头……真是太让人担心了,如果她不在她的身边,那么这个丫头要怎么办呢?

    从海边开回大宅的路上,他也陷入某种感伤之中,车子刚要开到新盐路拐角的时候,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叶枭在看到那个电话的同时,眉宇也猛的蹙起,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喂!”

    “喂,总经理,夫人的身体健康检查报告出来,她又得了一种新型的病,所以……”

    这病要是一天不好起来,那么,她就一天没有办法跟沐笙过正常的生活,就必须得时时依靠着南宫月华,叶枭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他整个人变得很急躁,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才好,本能的伸出手敲了敲方向盘。

    ……

    沐笙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在大宅里。

    昨晚的印象还很深刻,可叶枭却不在了。她走到外面,佣人说叶枭公司上有急事,现在要去到外国出差。

    沐笙明白了,但在心里也慢慢地叹了叹气,他连出差都不告诉她,他都想打个电话跟叶枭道谢呢!谢谢这个男人昨天帮助了她。

    “少爷是什么时候去机场的?”沐笙问道。

    “早上七点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