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不错,长脾气了
    :

    “真是不错啊,我真没有想到这段时间没有见你了,你就长进了,学会欺负佣人了。”

    欺负佣人……这四个无情的字眼刺痛沐笙的心,她才不是在欺负佣人呢?为什么、生她的母亲从来都不相信她呢?为什么她非要将她当做一个可怕的孩子呢!

    沐笙本能的眨了眨眼睛,眼泪就差点要掉下来了,她只能咬着下唇,拼命的抑制着,她们的关系就一定要这样吗?每次见面的时候,她们之间除了针锋相对的话就没有其他的话要说了吗?

    反正说了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吧,母亲永远都不相信她。

    “妈,你……”沐笙又深吸一口气,一下子就想通了,竟然她们没有什么话好说的,那就在直接谈正事吧!“妈,你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吗?”

    “怎么?现在反倒是嫌弃妈妈了,”沐母冷笑一声,慢慢的走到沐笙的面前,用那种很讽刺的眸光上下打量着沐笙。

    沐笙被她蜇人的目光的打量着,只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她再度深吸一口气:“妈,我们之间难道不能谈别的话题吗?每次回来的时候,你就一定要让我们之间闹的那么不愉快吗?”

    沐母看向了沐笙,忽然间,脸色变得很幽暗,她又转身,“你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她自己慢慢的往前走着,也没有等沐笙。

    沐笙只好自己跟上,她一直都是这样,只要沐笙一声令下,她就会跟上她的步伐,即使,她知道她这辈子永远都没有办法跟上沐笙的步伐。

    她一直跟着,沐母走的比沐笙想象中的快,一直到了她进了祠堂,沐笙还在后面跟着。

    沐母已经到了祠堂门口,她扭头,目光不悦的扫了一眼沐笙,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沾染了不耐烦,“能不能给我快点啊!拖拖拉拉的,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吗?她不是故意的,但是,沐笙是那么的讨厌她,所以,她也能够理解在母亲的眼里,她做什么事情都不对。

    沐笙加快步伐,这才跟着沐母一起走到了祠堂,她也已经有三年之久没有踏入祠堂,入了祠堂后,一束微弱的光芒在面前晃动着,晃的她整个人心情很难受。

    忽然间,母亲的脸色变得很冷冽,在昏黄的光下,更让她整个人显得有些狰狞,沐笙看都不想看她,看着她,她就觉得自己是错了,每次,母亲都会让她有这样的一种负罪感。

    “跪下,你现在就给我跪下。”

    沐笙心一颤,猛的看向母亲,眼睛不断的眨着,她应该说点什么好呢?

    “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要叫你来吗?”

    沐笙摇头,表示自己不太清楚。沐母扫向沐笙深邃的眸子,看她是真的不懂,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唉,我就知道你就是个坏孩子,对谁,你从来都不会有什么真心的。”

    被母亲这么说,沐笙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给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她说她没有爱心,但,她根本就不知道,她一整颗心都被她给砸的粉碎。

    作为母亲的她……从来都没有对她付出任何的真心,她给她的也从来都不是爱,只是枷锁只是锁链而已,从她的身上哪怕要得到一点的温暖也是吝啬的。

    “对不起,我……”

    沐母伸出手抚了一下自己的脸,她的声音忽然间变得无比的悲伤,“今天是你姐姐的忌日。”

    对了,忌日,如果母亲不说的话,或许她早就忘记了。但一提起的话,沐笙整个人就悲伤不已。

    母亲又再次强调着让沐笙跪下:“你现在就给我跪下,向你姐姐赎罪。”

    为什么,她要向姐姐赎罪,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有对姐姐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

    “妈,我……”沐笙的薄唇倔强一动。见她不动,母亲的脸色忽然间变得很冷,她的腿用力一踹,沐笙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被迫跪在地上,双膝碰触上冰冷的地步,她盯着那微弱的烛光,忽然间,眼眶一湿。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她从来都是多余的那个,从来都是……

    沐母狠狠的瞪着沐笙的侧脸,死死的咬着下唇,“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当年死的那个人就是你、你为什么不去死呢?为什么偏偏死的那个人是我最爱的女儿呢?”

    母亲终于是真正的说出她的真心话了,终于,她希望当年死的那个人是她……

    呵呵…

    进入祠堂后,所谓的电子仪器忽然间失控,叶枭也没有办法准确无误的掌握到沐笙的动静,他自己一个人以为沐笙是遇到什么意外,在车上根本就坐立不安。

    她闯了进去,当佣人看到叶枭从大宅门口进来的时候,着实是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拦住叶枭,谁知却被叶枭一脚给踹到。

    其他的佣人都不敢拦着叶枭,叶枭直接闯入祠堂,一到祠堂,就看到沐笙在跪着,而沐母在一旁恶狠狠地瞪着她,怨念很深,就好像沐笙是犯了什么错事一样。

    “小笙——”叶枭直接喊道,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一下子让整个祠堂的气氛不再是压抑,沐笙也从呆滞的失神状态,猛的转向叶枭,在看到他的时候,她就好像看到生命中最可贵的温暖一样,眼中猛的跳过一抹光芒。

    而沐母当然也注意到叶枭,她一向都是比较敬畏叶家的,所以在看到叶枭的时候,对他的态度自然也就变得敬畏起来。

    “叶少,您怎么来了?”她迎过去,想要对叶枭说些什么讨好的话,谁知,叶枭却忽然间愤怒的瞪了她一眼,愤怒至极的样子,她咬牙,一字一顿的强调:“那可是你的女人

    儿,沐柔,是你的女儿,那么她也应该是你的女儿,为什么你要这么对待她呢?”

    闻言,沐母的眼中顿时睁大,其实不止是叶枭,很多人都对这件事抱有很大的疑问,但、没有谁那么直接的问过她这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