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真是大笨蛋
    :

    周莹使劲的抽了抽手腕,可手还是没有办法挣脱开来,“你放手,放手……”

    沐笙眯着双眼,身上冒着一种阴寒的气势,让人害怕,“周莹,我警告你,你不要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可以被你欺负,我保证,要是你再敢继续针对我,我绝对会打得你满地找牙。”

    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性子极好的人,在家族里,她之所以采取妥协措施,那是因为对方是抚养她的母亲,她只是不想要伤害自己的家人而已。

    这种妥协是出于她对自己家人的怜爱,根本就是一种所谓的妥协。

    ……

    出来后,天空已经是一片黑沉了。

    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出来外面晃荡一天,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沐笙都有些无奈了。

    打滴滴快车也太贵了,而且还有些不安全,所以,她就站在公交车车亭里等公交车。

    那个时间点是下班高峰期,平时十五分钟就能够来一班车,但现在,她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等来一班公交车,那公交车里也挤满了人,她根本就挤不进去。

    沐笙都有些无语了,好不容易再继续等了半个小时,这回这班新的公交车人总算是少了些,她刚上去,也不知道是踩到了什么,整个人就差点摔了下去。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以为自己可能会摔的很狼狈,毕竟公交车人那么多,要是摔了的话,肯定是会很丢脸的。

    但是,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子,在她即将倒下的瞬间,就有一双纤细的手腕猛的握住了沐笙的腰际,硬是将她整个人给揽入了怀中。

    一股熟悉的馨香也随之传入了鼻翼间,她整个人就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这个怀抱让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关心。

    “真是个笨蛋。”

    听到熟悉的男声后,沐笙这才缓慢的睁开眼睛,慢慢的抬起脸,对上叶枭那双近在咫尺的俊脸,其实刚刚在闻到他身上的那股清香的时候,她就猜出那个人是谁了,除了叶枭还能够有谁了。

    但是,真的很奇怪,他自己不开车,还跟着他挤公交车。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沐笙眨了眨眼睛,眼中闪着不解的光芒。

    叶枭一把拉住她的肩膀,用力的让她站了起来,他性感而沙哑的声线也一下子传入了耳膜:“你这个傻瓜,我打了那么多次电话给你,你怎么都不接啊!”

    刚刚、他有打电话给她吗?

    “我没有看手机,还有……”她才站稳,准备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谁知,公交车却忽然间一股转弯,她也没有握住支撑点,又再次差点摔倒。

    叶枭都对她很无奈了,再次握住她的腰际,将她往怀中一带:“你就抱紧我吧,不要乱动。”

    公交车上的人很多,而沐笙和叶枭的外表都是属于那种很出众的那款,很少看有人跟他们一样如此好看,所以公交车上有多人不自觉的打量起他们两个人来。

    沐笙一直都是很不习惯被人用那样的眼神盯着,她的身子一缩,有些不好意思伸出手撑在了叶枭的胸膛上,声音稍稍压低着。

    “你、还是让我自己站着吧,被人这样看着很不好。”

    “哪里不好?”难道是害怕别人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不成?就算再说这话的时候,叶枭的脸上也没有半点发脾气的样子,反倒透着一股浓浓的宠溺。

    在公交车上,这么多人面前,他这么公开对她示爱,只怕她会被无数双眼睛给杀死的。

    “不……”赵溪然又伸出抵在了叶枭的胸膛前,堵住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他们两个还是要离的远点比较好,这样,就不会招惹太多的是非,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恢复以往那样的关系,所以,她还不想对她表现的太多热情。

    叶枭倒是没有想到沐笙会有这样的表现,很奇怪,她明明是在拒绝他,但是却没有那种想象中的厌恶,他反倒是伸出手摁紧她的肩膀,一直用那种能够洞穿沐笙的眼神盯着她看,沐笙真的是被他看到头皮在发麻。

    “你、你……”

    叶枭又凑近她,往她的颊子呼出了微凉的气息,但喷在她的脸上透着些许的蛊惑硬生生让沐笙的脸上生出些许的红晕。

    “我就喜欢在别人的面前抱着你,这样,所有人就会知道你是我叶枭的女人。”

    沐笙深吸一口气,眼下一看,她是拒绝不了叶枭了,所以,他只好忍着。

    公交车的人上上下下,因为沐笙是到最后一个站下车的,当他跟叶枭下车的时候,车厢里已经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她刚下车,母亲就打了个电话过来。

    沐笙一直都对母亲存着敬畏的心里,一接到她的电话,她整个人就显得很拘谨,说话都游有些支支吾吾的,根本就没有半分像平常那样表现的很自然。

    “妈,我……”

    她咬了咬下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握紧手机的手指却骤然一紧,忽然间,又好像是听到什么让她紧张的话题,就停下来,不再说话。

    听了半晌后,沐笙的脸色已经变得很惨白,明显,她并不是那么的开心。

    叶枭扫了她一眼,忍不住握住了她微凉的手腕,已经紧张,她的掌心已经渗出了汗水,有那么一瞬,他对沐笙充满了心疼,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这沐母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对谁都好,但偏偏对沐笙就充满仇恨。

    沐笙的薄唇颤了颤,又转向了叶枭,“我现在要回家一趟。”

    “回家?”回那个家?叶枭知道沐笙并不喜欢那么家,那个家从来都没有给过她什么温暖,所以很多时候,这个家对沐笙来说不再是什么温暖的字眼,而是梦魇般的存在。

    “对,我要回家,现在就回去,我妈妈让我回去。”

    “那我陪你去。”叶枭主动提议道。

    但沐笙垂下脸,有些失望的摇了摇脑袋,“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去应对这种家庭的琐事,不是谁都喜欢的,沐笙知道叶枭愿意跟她一起去一个应对,可是她并不想麻烦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