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不,我拒绝
    :

    沐笙不断的跑着,雨水砸在她的身上,她根本就没有什么精力去顾及雨水淋湿她的肌肤。

    跑了一会,沐笙跑的有些累了,腿脚也更加的发软,不自觉的放慢了自己的脚步,她垂眸看着地上坑坑洼洼的洞,溢满了雨水,雨水倒映着她无比狼狈的样子。

    思绪又跑到了刚刚,沐笙的眉眼一动,眼泪跟雨水交杂在一切,她真不明白,爱情甜蜜的时候可以让人甜蜜到觉得自己拥有整个世界,可是当痛苦的时候,她却觉得自己失去了整个世界。

    一把黑色的大雨伞挡住她,沐笙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一股温热的气息也随之侵袭而入,一双手也随之握住她的腰际,沐笙的身躯本能的一颤,但是刚要挣扎的瞬间,却也因着叶枭发出的话语动作也停了下来。

    “我不要你道歉了,总行吧!”

    沐笙的瞳孔猛的瞪大,气息不断的颤着…

    叶枭的长腿一迈,忍不住凑的她近了些许:“我就是不喜欢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能够明白吗?”

    明白、她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可是她是个人,她有结交朋友的权利,而且、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东西就不一定是真实的。

    “小笙,我们不要再继续吵了好吗?”

    在最难过的时候,忽然间听到一些温暖的话语,心头的某块地方就变得酸涩起来,她只能死死的咬住下唇,抑制着自己,不想要自己落泪,流泪会让她看上去是那么的狼狈。

    “好吗?我们不要再吵了,我们还回到从前,你还搬回来好吗?”叶枭的一只手已经从她的腰际慢慢的滑到了她的肩膀上,力道稍稍加重些,沐笙却担心自己会因为叶枭的一番话又重新变得不坚定起来,所以她猛的躲开了叶枭的触碰。

    “不……”情急之下,她喊了一声。

    叶枭也随她忽然间的失控,俊逸的脸上闪过些许的错愕。

    她、不要吗?

    他都如此卑微的恳求她回来了,她还是拒绝了他?难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吗?

    沐笙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的激动,也许她真的是害怕了吧!

    她眼角的余光一扫过去,看到叶枭俊逸的脸上依旧是一片冰冷,还夹杂着失望、还有自我怀疑,这回,她恐怕是真的伤了叶枭的心了吧!

    她的心底莫名的浮过一丝的歉意,她感觉到自己已经没脸再继续面对叶枭了。

    沐笙最后扫了一眼叶枭,转身逃走了……

    ……

    她不断的跑着跑着,重新跑回家里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都是水,水滴落了一地。

    沐笙蜷缩着站着,身子不断地在颤抖着,她站了一会儿,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只知道在睡觉的时候,浑身上下好像都被一股火给烧着,她睡的很不安稳,额头也不断的冒出冷汗。

    她、这是怎么了?

    沐笙很想要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身来,但是,眼睛却紧锁着。

    就在她特别难受的时候,一双微凉的手腕慢慢的抚上她的额头,她浑身烧的厉害,嘴巴也很干,很想要抓住一点一点的微凉。

    沐笙本能的抓住他的手腕,唇瓣不断的张合着,冒出一个字:“水……”

    叶枭扫了她一眼,眉宇稍稍蹙即紧,明明被雨水淋得浑身一身湿,不换衣服就这么睡觉了,肯定会发烧的。

    这个丫头……还真是不会照顾自己。

    叶枭叹了一口气,很快拨打了一个电话,不出一个小时后,就有医生上门来。

    医生帮沐笙测了体温,提起体温计一看,眉一蹙:“38.6度,烧的这么严重,先吃点退烧药吧!”

    叶枭一听,心里也有些着急,她现在的脸烧的泛红,呼吸也是很滚烫的,他将食指放在她的鼻翼上,就被她灼热的呼吸给烫到。

    叶枭越发的不安,沐笙的体质还算是不错的那种,很少感冒发烧,但一旦发烧就会反反复复,恢复的会很慢。

    犹记得小时候,她有一次发烧,足足的是烧了一个星期,每日都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整个人一点意识都没有,那个时候,他真的是担心坏了。

    喂沐笙服下退烧药后,叶枭又躺在床上,将沐笙整个人给抱在自己的怀中,整个房里已经开了暖气,他也帮沐笙盖了几条厚厚的被子,但是,她的身躯还是蜷缩着,红唇的不断的抖动着,絮絮叨叨着:“冷、好冷……”

    叶枭只能脱下外套,将沐笙给抱的更紧,一双手紧紧的环住她,两人紧紧的贴着,没有一丝的缝隙。

    没有任何的遮挡,相互没有任何缝隙的贴合着,温度也腾的一下升高,不一会儿,叶枭浑身都是汗。

    他是一个很怕热的人,现在让他抱着一个浑身滚烫的人还盖着几条厚厚的被子,再加上房间里开着暖气,他真的感觉自己可能闷死在房间里。

    他竭力在忍着,一整个晚上,他都保持着相同的姿态,身子根本就不敢动一下……

    他的努力是有用的,一个晚上下来,沐笙的体温慢慢恢复了正常。

    沐笙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怀中,他的怀抱很温暖,他那双手一直紧紧的搂住自己,似为了自己设立保护屏障,而她也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的攥住他的臂弯。

    沐笙扭头一看,在看到叶枭的时候,整个人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他、怎么会在这里呢?他们昨天明明吵架了,他不应该是离她远点吗?怎么现在又会在她的身边呢?

    沐笙的思绪顿时处于一种短路的状态,心脏扑通扑通的不断的跳着,整个人就一直呆着,不知该怎么办。

    看得出,叶枭是照顾了她一整个晚上,这个时候,她是应该感谢叶枭,还是应该若无其事的从他的怀中出来呢?

    想到这里,沐笙心也像是被什么给揪紧。

    叶枭也正在看着她,迎上她若有所思的眼神,他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眉眼慢慢的勾出一抹完美的笑意,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