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我恨你
    :

    顾不上的疼痛,她撑着地面就要爬起来,可横在眼前的路就活生生的被霍起给挡住。

    好不容易有追上叶枭的机会就这么被霍起给扼杀了,一种无力的感觉迅速席卷了全身,沐笙的身子无力的蜷缩在一起。

    半晌,她仿佛卸去失落,猛的起身,握紧的拳头就这么狠狠的砸中了霍起的脸。

    霍起没有防御,就直接被打了个正着,脸也歪到了一旁,他可真没有想到沐笙的力气这么大,这么一个看似较小的女孩子,却有这么强大的爆发力。

    霍起吃痛的眯了眯眼睛,蹙眉,给她自动让开一条路。

    “你这个大坏蛋,为什么要阻止我?”沐笙的肩膀因为激动而微微蜷缩着,脸上再也没有刚刚打他的倔强,只有泪水不断的砸落。

    哭了?打了他还哭?

    霍起一怔,眉宇蹙的更深,两侧眉宇锁在一块。

    沐笙像是发泄不够般,又死死的指着霍起,“我恨你,我恨你……”

    ……

    沐笙跑了出去,大街上挤满了人群,人们的脸上挂着惊恐、害怕,“有人出车祸了……”

    出车祸、这三个字让沐笙一下不安起来。

    她是打算这段时间都不想要理睬叶枭,但,她也不希望叶枭出什么的事情,尤其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她跑到人群中,但人实在是太多了,她就算是踮起脚尖也看不清楚现场情况。她也只能拨开人群一点又一点的挤到人群中。

    好不容易挤到里面,谁知,那人已经被人送上救护车,她根本连他的脸都看不到。

    救护车开动,伴随着救护车开动的声响,沐笙垂下眸子,脸色有些苍白。她的耳畔又夹杂着许多人的闲言碎语。

    “看到了没?”

    “看到了,那个人估计是活不成了,都已经被车子给碾压过去了,连脸都看不清楚了啊!”

    “好恐怖啊!”

    “所以过马路肯定要小心一点啊!”

    沐笙越听着越心惊胆战,脸色也更加惨白。

    怎么办?如果叶枭真的出事了,那么,一定是她的错。

    各种黑色能量涌入了思绪中,沐笙的眼眶微微湿润,眨了眨眼睛,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在这干嘛?”忽然间有人伸出手扯住了她的肩膀,用力一带,沐笙本能的转身一看,叶枭那么一张让人失神的俊脸硬生生的在面前放大,只是他看着她的眼神很冷。

    但、这都不是重点,这个男人他……不是……出车祸了。

    这么说,刚刚出车祸的人不是他吗?这真是太好了。

    沐笙兴奋的砸下一滴眼泪,红唇也微微一颤。

    叶枭很不习惯她掉眼泪的样子,这样会让他觉得是他在欺负她一样,但明明就是沐笙辜负了他。

    他别开了自己的脸,刻意让自己忽略掉她皎洁脸上的那一滴眼泪,这样,他就不用为她的情绪纠结了。

    “你有什么资格哭?”

    “我……”沐笙的唇瓣一动,顿时也纠结的要死,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也怕说了一些话惹怒了叶枭。

    叶枭自己埋头像是沉默了半晌,几秒过后,他又重新将脸转向了沐笙,这回,他的眼中含着一抹炙热。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跟我道歉我的话,我就原谅你。”

    说到底,叶枭还是认为是她的错,明明刚刚只是误会。

    沐笙深吸一口气,“叶枭,我跟刚刚那个男人根本就不认识。”

    “不认识?”叶枭冷笑一声,眉眼间再次浮现出些许的嘲讽,很明显,他根本就不相信沐笙,他觉得沐笙在说谎。

    那个男人明明就是司牧野,他已经多次警告她让不要接近司牧野,可这个女人不仅不听,还跟司牧野走的那么近,这应该是要气死她吧!

    叶枭笑的一脸阴沉,手慢慢的挑起了他的下颌,手指微凉,有些可怕:“你不认识司牧野?”

    “不是的,你误会了,那个男人叫霍起,根本就不叫什么司牧野。”

    叶枭的眉宇蹙的更深,冷峻的眸光朝着沐笙的脸一点又一点的看上去,看的沐笙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她?为什么她所说的每一句话这个男人都不肯相信呢?

    说好了要一辈子在一起,那么,如果他连她所说的话都不相信的话,她们两个人在一起还有什么意义呢?

    明媚的天空忽然间变得阴沉起来,沐笙抬头一看,竟然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她蹙了蹙细眉,心里也是更加的不舒服。

    既然叶枭不肯相信她,那么,她也应该不用解释了。

    沐笙拍掉了叶枭的触碰,抬头,扬声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好,那么,我就不用说了。”

    说完,沐笙转身就要走,但耳畔忽然家传来‘轰’的一声,紧跟着就有一道闪电硬生生的砸下来,似乎就要砸在她的身上……

    沐笙的瞳孔也因为惊恐而一点又一点的放大,但是,她的腰际被人给握住,硬生生的转换了位置。

    当沐笙回过神来的时候,腿还在发软,小巧的脸贴着叶枭的胸膛,与她的胸膛上相互摩擦焕发出热量来,滚烫的温度让她很不习惯。

    刚刚差点就被闪电给击中了……还可怕,这老天爷爷那么恨他吗?

    叶枭紧紧的搂着她,两个已经站在一个狭隘的墙角,墙角仅仅能够容得下他们两个人的身躯。

    “你看你说错话了吧!”

    闻言,沐笙细眉猛蹙起,硬是从他的怀中挣扎出来,她抬步跑了几步,站在离他有几步的距离,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说到底你还是觉得我错了?”

    叶枭抬眼看着他,一言不发。

    “对,在你的眼里,我做什么事情都是错,你说我背着你去偷男人,可是你呢?你又做了多少好事呢?”

    叶枭的眉宇蹙的更紧,他做什么了?他跟南宫月华也是清清白白的。

    他眉眼一垂,“如果你是因为南宫月华的事情而不开心的话,我可以解释。”

    呵呵!说到底,他还是觉得她吃南宫月华的醋。

    沐笙发出一声冷哼,“不用了,你跟南宫月华是什么关系,我根本就不介意。”说完,她又用力往前跑了几步,天空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