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霍起还是司牧野?
    :

    一连好几天,叶枭都没有来找过她,他整个人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在沐笙的生活中一样,开始的一天,沐笙会有些不习惯,但慢慢的到后来,她也就慢慢的习惯了,除了心中有几分失落感。

    叶枭没有过来找她的几天里,她会在想,叶枭在做什么呢?她现在是不是正在跟南宫月华在一起呢?

    因为考完期末考了,学校也没有什么课程,沐笙也不用去上课,所以她一天都待在房子里,冰箱里还有她买的食材,她饿了就煮冰箱里的食材。

    但是下午的时候,她再去翻冰箱的时候,就发现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没办法,她总不能一直待在房子里不出去吧!还是要出去觅食的。

    沐笙只好将身上的睡衣给换掉,走出了房间,刚开门,对面的住户也将刚好推开了车,沐笙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撞见他了。

    如果眼前的人是个完全陌生的人,或许,她还不会有任何的感觉,可是,她看到的竟然是——司牧野。

    他一身休闲的白色t恤上衣配搭一个破洞牛仔裤,俊逸的面容仿佛一层不变,眼眸没有半点的情感,这跟平时那个幽默的司牧野一点都不像,如果不是那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沐笙甚至会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可是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司牧野,只是可能司牧野心情不太好吧!沐笙是这么想的。

    “司牧野……”沐笙顿住步伐,不敢相信的瞪大着眼睛,看着这个比他高出一个肩膀的男人,他站在华光之下,整个人透着与常人所没有的高贵感。

    他明明就听到沐笙在叫他了,但是此刻,他却停下步伐,双手插在裤袋里,垂下睫毛,整个人很慵懒的样子。

    沐笙有些震住了,难道司牧野不认识她?不对,这不可能啊!前些日子,他们明明还还好的。

    “喂!我说、司牧野…你怎么……”沐笙放慢步伐,慢慢的靠近司牧野,她还以为司牧野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她稍稍将手捧起来,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

    但是司牧野还是没有什么动静,沐笙又是用力的在他面前指手画脚,希望能够引起他的注意。

    眼前的男人本来面容淡漠,忽然间,唇角一勾,那双淡漠到没有任何神彩的眸子,忽然间一动,也顺势握住了沐笙的手腕,往自己的胸膛一带。

    “你所说的司牧野到底是谁?”

    难道他不是司牧野吗?沐笙震惊的看着跟司牧野长的一模一样的男人,猛的将手腕往他的碰触中抽开,他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能不能不要再闹了,司牧野,你……”

    男人的眉宇一蹙,似乎是很不悦:“够了,都说了我不叫司牧野,我叫霍起。”

    霍起…这什么鬼?眼前的男人明明就是司牧野,又怎么可能是什么霍起?

    沐笙先是怔在了原地,忽然间,她又扬起脑袋大笑起来,她才不相信他就什么霍起呢!他明明就是司牧野。

    “哈哈,司牧野,好啊,你想当什么霍起是吗?好吧,那你就好好的做什么霍起,哼,我先走了,不陪你玩了。”

    他想当什么是霍起,才不继续跟他玩呢!

    沐笙刚想走,谁知,一双手腕忽然间伸了过来,一把握住她的臂弯,硬生生的将他给了扯了过去。

    “你、你、疯了啊!”

    霍起的手腕慢慢往下滑落,直接转换了个方向,握住她轻盈的腰际,她的腰真的特别小,用一双手腕就能够轻松的握紧,霍起只想得出三个字来形容“水蛇腰。”

    沐笙抬起脸,被迫迎上霍起的双眼,她的眼中陡然冒出了怒火,咬着自己的下唇,狠狠的瞪着霍起:“混蛋,你放手,你疯了吗?竟然敢碰我……”

    霍起的唇角轻轻扬起,他的性子一向孤傲冷漠,每次只要有那些敢上前来调戏他的人的下场都会很惨,可是眼前的陌生女人却没有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是你自己要招惹我的,还让我放。”

    沐笙挣扎了一下,猛的扬起一双手想要往霍起的脸上砸,但是,她的手刚一挥出,就被霍起给轻松握住了。

    她气的咬牙,她这有多倒霉啊!怎么一出来就遇到个神经病。

    “快放手,听到没有?”

    霍起的眼中划过了一丝笑意:“我不放,你不是很厉害吗?”

    “乌龟王八蛋。”沐笙用力的踹了霍起一脚,力道很大,霍起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虽然很疼但是,他并没有马上放开沐笙,而是强撑着,手依旧牢牢地握住沐笙的细腰。

    不远处,正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他刚好看到了这一幕,沐笙忽感觉到空气要裂开,后背不自觉的冒出冷汗,她转身一看,就看到了叶枭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她转眸一看,刚好就碰撞到叶枭那种极具有震慑力的眼神,那么的冷峻、那么的阴寒,似乎能够将人给带入地狱。

    “阿枭……”她忍不住吐出两个字,身躯也因着害怕而不断的颤抖。

    叶枭的眉宇蹙的更深,凝视着沐笙的眼神已经慢慢的染上了失望,半晌,他的唇角慢慢的扬起一抹冷意,冷酷至极。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女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这个时候,霍起也松开了沐笙,沐笙的身躯一松,她也趁机从霍起的怀中挣脱出来,其实,她根本就不用解释的,可是被叶枭误会,她也同样感觉到很难过。

    “不是的,你真的误会了,你真的是误会了……”沐笙忍不住拔腿一跑,但用力的跑着,再加上地面太滑了,她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蹦跶一声,她的屁股摔的很疼。

    叶枭依旧保持不动的姿态,扬起下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唇角依旧夹杂着一抹冷笑,他对这个女人太失望了,本来以为他这么多天没有来找她,她应该会安分点,没有想到他居然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沐笙努力让自己坐起身子来,稳稳了身子后,她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摔的浑身一软,眼看着叶枭绝情的转身就要走,她有些慌乱了,“阿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