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我不需要你的原谅
    :

    她刚刚没有看错吗?她竟然从这个负心汉的眼中看到了类似爱意之类的东西。

    不,这一定是光线的问题,沐笙在心里拼命的安慰着自己,她才不相信对她是真心的,被伤了那么多回,这次,她不会再继续傻了。

    她摇晃着脑袋,用力将自己的视线从叶枭的身上给收回来,重新站起身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站着的时候,连腿脚都是软的。

    她撑着疲软的身子往前走,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敲打着她的心,膨胀着,好像要马上从胸口中给跳脱出来。

    这种感觉相当不好受。

    以往的生活越是甜蜜,现在、她所受的伤就越是重,说好了不要再爱上叶枭,可她还是犯贱了。

    可犯贱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她总是在原地一次又一次的跌倒,很多时候沐笙倒是宁愿自己狠心绝情一点,这样,或许她就不会伤的像现在这么重了。

    第二天。

    叶枭昏昏沉沉的醒过来,宿醉后的头痛让整个人一时间有些不清醒。他撑着沉重的身体,往洗手间过去,刚要走过去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忽然间被推开了,他恰好走了过来,被门被撞到了。

    他那张俊脸被撞的生疼,疼痛也促使他从一种迷糊的状态给清醒过来。

    他本能的蹙了蹙眉,眼睛也随之睁开,“谁啊?”他喊道,还以为这里是自己的家,但看清楚沐笙后,他也就愣住了。

    这才看了看四周,他真的醉的迷糊了,他的家…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小。

    沐笙的脸色很不好看,一直垂着脸,好像根本就不想要看到他那样,她也不说话,叶枭也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时间也一点又一点的过去了。

    半晌,叶枭定了定神,距离昨晚发生的不愉快已经隔了有一段时间,所以他也忘记了,定了定神,再继续跟沐笙说话。

    “昨晚、是你带我回来的?”

    沐笙很冷漠的扫了一眼叶枭,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不是。”说完,她很冷漠的转了转身子,似乎将叶枭当做不存在的一样。

    她的过度冷漠让叶枭很不习惯,比寒冰一样的态度,让叶枭感觉到他们两个人似乎回到前些日子,那是沐笙刻意与他疏远的日子,回忆起那段时日,他就感觉自己痛苦的快要死了。

    沐笙又开始埋头在整理着衣服,好一会儿,她都不说话,叶枭陆陆续续跟她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她也都没有回话,他们两个人剩下的就只有冷淡疏远。

    叶枭原本就有情绪,到现在,沐笙刻意的疏远,更是让他心情变得很糟糕了,他忍不住绕到沐笙的面前。

    “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吗?你非要采用这种冷战措施吗?”他真的很不喜欢冷战。

    沐笙没什么情绪的扫了他一眼,现在,她跟他真的没有什么话可以继续聊了。

    她又将视线落在玄关,双手环住肩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昨晚我哥硬是把你丢在我这里,现在你没有什么事情了,可以走了吧!”

    闻言,叶枭的脸色一瞬间改变,眼中仅有的一点光芒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阴沉。他咬着牙,“你再敢说一句?”

    阴寒的语气一下子让沐笙的脊背冒出阵阵寒意,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现在叶枭生气了,他不是一般的生气,是彻彻底底的暴怒。

    或许她再继续多说一句话,叶枭就会化为一头可怕的饿狼将她啃咬的连骨头都吧剩下,按理来说,她是应该害怕的。

    但是,她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看叶枭越是愤怒,她越是要激怒叶枭,好像不跟叶枭撞个你死我活就不肯罢休一样。

    “我让你走,你耳朵有问题吗?需要我再重申一遍吗?”

    “你……”

    叶枭果然暴怒,高大的身躯猛的前倾,他本来就比沐笙高了一个肩膀,他发怒似靠近沐笙的时候,整个人更是显得压迫感十足。

    “你再说一遍,听到没有?我要你再说一遍。”

    沐笙被迫仰视着他,这种男强女弱的态势不断的压垮着她的气势,现在,唯一能够支撑她的就是她那可怜的自尊。

    “我说,我让你走。”

    叶枭的脸色阴沉的更加可怕,投向沐笙的眼神也更加可怕。

    “好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跟我道歉的话,或许我就……”

    “不用了,”沐笙咬了咬下唇,是的,或许道歉会让她轻松点,也不用背负那么多的问题,但是,她的自尊不允许,有些人没了自尊或许能够生存,可偏偏很不凑巧,她是属于那种没有自尊就难以生存的人。

    “不需要,我不需要你的原谅。”

    沐笙的固执彻底的惹怒叶枭,本来叶枭是想给她一个台阶下,也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他的初衷很简单,只是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和好而已,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沐笙居然那么固执。

    竟然他那么绝情,也就别怪他了,反正,他是绝对不会让沐笙离开自己的,不管要动用什么样的手段她都一定要让沐笙再次回到她的身边。

    “有骨气,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来求我。”

    话音落下,他摔门而出。

    沐笙没有看他,而是看向窗外一片沉沉的云朵,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爱一个人不可以,不爱一个人也不可以,那么,她应该以什么样的生存姿态生存呢!

    ……

    叶枭摔门而出,就马上打了个电话给南宫月华。

    南宫月华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就接叶枭的电话:“喂!阿枭,你总算记起我来了。”她很开心的说道,“你知不知道,我牵挂了你一夜。”

    叶枭对南宫月华这些甜蜜的话语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知道他现在心情很烦躁,很急切的需要找到一个发泄口。

    而他觉得自己能够找到的人就算南宫月华,可能是经历了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对南宫月华也产生了一定的男人自信,在沐笙的身上,他很多时候,都会感觉自己是没有任何魅力的。

    沐笙对他而言就好像是呼吸一样,他不能没有呼吸,南宫月华却能够满足他一时的虚荣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