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不要否定幸福
    :

    叶枭坐在迈巴赫上,临窗而坐着,他高大强壮的身材透着一种常人没有人的压迫感。

    他让司机去接沐笙,晚上的时候,希望能够跟沐笙两个人好好聚一下餐,这段时间,因为母亲的事情,他也有些忽略怠慢沐笙,相信沐笙也不是那么好受。

    叶枭望着车窗外的风景看了半晌,想到自己即将跟沐笙单独的晚宴,唇角的弧度便慢慢的勾起,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相当不错的感觉。

    滴滴、在他心情极佳、幻想着跟沐笙的美好一刻时,电话铃声也随着响起打乱了他。

    叶枭的眉宇一蹙,“喂!”

    在电话那头,司机的司机不断的在颤抖着,显然他处于一种很恐惧的状态中,“叶少、大事不好了,那个…那个……”他害怕的声音都在颤抖,说话也不能说完整。

    叶枭顿时有不好的预感,难道是沐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果然他的预感是正确,下一秒,司机颤抖的言语也是让他整个人迅速陷入一种不安的状态。

    “我问了很多人、也找遍了整个学校就是没有看到沐笙小姐的人影,家里也打过电话了,可是沐笙小姐真的不在……”

    这么说,沐笙是凭空消失了吗?

    叶枭的眉宇顿时蹙的很紧,暗光中,他的脸色很差,身上本来就压迫的气势现在变得更加的震慑别人。

    “不管都有任何的方式和手段都一定找到她。”

    ……

    车子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并且不断的颠簸着,等到沐笙感觉到车子不颠簸的时候,南宫俊逸忽然间喊了她一下,说要的语气带着独有的诡异。

    “下车。”

    现在就下车了……

    沐笙扫射了一下四周,心里更加的不安,她在想她将会去到哪里呢?

    南宫俊逸看沐笙似乎在思索些什么的样子,脸色变得很不堪,他咬牙,警告道:“你给我听着,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样,要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他知道沐笙不那么好对付的角色,如果不是他现在带着几个保镖的话,凭着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就是制服不了沐笙的。

    沐笙深吸一口气,按照南宫俊逸的吩咐直接跳下了车子。

    她一落地的瞬间,就有几个人高马大、身强力壮的男人上前来抓住她。

    眼看着沐笙被很好的制服住,他没有被威胁的可能性,南宫俊逸这才稍稍安心了下来,他也跟着跳下车。

    沐笙本来以为南宫俊逸会带自己去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却没有想到南宫俊逸居然带她来到了墓地。

    那个一个看似很破败的墓地,杂草很多,已经很久人都没有过来打扫过了,在杂草丛生中,墓碑被掩映在其中。

    沐笙忍不住蹙了蹙细眉,她一直都认为南宫俊逸是个大坏蛋,所以如果他一逮到可以伤害他的机会,这个男人应该不会带她来这种地方的。

    南宫俊逸也察觉沐笙忽然变化的脸色,他抿紧的唇瓣忽然间一动,缓慢的走到了沐笙的身边,用那种特有的深沉眼神盯着她看,这还是沐笙跟南宫俊逸认识以来,他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看,眼神陌生到让她有些不太认识南宫俊逸。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带你到这样的地方来?”

    沐笙也不掩饰,直接点头:“是,你说的对,我就是在思考这个问题,按理来说,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带我到这种地方来。”

    南宫俊逸的视线忽然间变得有些酸楚,唇角的笑意也慢慢的改变了。

    “是的,我怎么会带你来到这样的地方呢?”他的眼光似乎变得很涣散,唇角轻动着,目光也锁紧那荒废的墓碑。

    虽然沐笙不知道南宫俊逸跟那荒废的墓碑主人有什么样的关系,但是,她有一点可以确定,这座墓碑对南宫俊逸来说应该是有什么独特的意义。

    她在猜想着,不一会儿,南宫俊逸自己倒是说出了个所以然:“这里头埋葬的是一个我最爱的女子,她已经离我而去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刚刚就在想呢!为什么南宫俊逸的眼神会那么悲伤呢?指不定这个她素日认为是坏人的南宫俊逸就是痴情人士也说不定。

    “你知道吗?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跟她很像。”

    闻言,沐笙的眸子骤然瞪大,南宫俊逸的意思是她跟他死去的情人很像?

    南宫俊逸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沐笙,忽然间,他从手中取出了照片,手指颤抖着,慢慢的递到了沐笙的跟前。

    “你看看,这就是我最爱的女人……”

    沐笙脸一垂,将视线定格在照片上,她自己感觉照片里的人其实跟她没有那么像,唯一有那么一点像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的眼睛吧!

    她的细眉更加的蹙紧,有些不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还好啦,我觉得你的小情人比我好看多了。”

    南宫俊逸一听,脸上浮现了些许的骄傲,又是强硬的将递给沐笙看的照片直接给抢了过去,他的手指轻轻的描绘着照片里的女子,这就是他此生最爱的女人,但是他的死却是因为他,如果当初不是因为他的懦弱,或许,现在他们两个人应该在一起了。

    但是,他也清楚,像这样的大家族里,怎么可能会拥有自己的幸福呢?

    想到这,南宫俊逸越发的悲伤,也将自己的俊脸埋的更深。

    沐笙看着他突变的脸色,有种想要安慰他的冲动,虽然说,这个男人是很讨厌,不过看他这个样子,也不是那么无情。

    “你就不要难过啦!或许,我相信你所爱的女子也是希望你能够得到幸福的,所以你不要一直守着离去的她而更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才行。”

    幸福,听到这两个字的南宫俊逸忽然间大笑起来,他根本就不想自己能够拥有幸福。

    “你跟我谈幸福,你不会觉得你太太真了吗?”

    天真,这天真跟幸福有什么关系吗?沐笙蹙紧了眉,很想骂醒南宫俊逸:“是你自己一开始就否定了自己的幸福,所以,你觉得你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