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准考证居然丢了!
    :

    反正南宫月华救等着看沐笙的好戏了,她就不相信沐笙没有了准考证,还能够怎么去考试。虽然说沐笙能不能考赢也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她恨沐笙,所以凡事都以抓弄她开心。

    “行啊,我真是很想看看,你到底能够得意到什么时候?”

    “……”

    沐笙的脸色变得很差,虽然话是这么说了,不过,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啊!

    她现在又没有南宫月华取走她准考证的证据,如果就这么公然跟南宫月华起冲突的话,那么有重大损失的那个人是她。

    她在心里默默纠结一会,本想着要把南宫月华给拉到了无人的小树林,狠狠的修理一顿,用暴力的方式让南宫月华把自己的准考证书给交出来。

    但是,当她要准备实施自己的行动的下一步的时候,忽然间,就有人过来了。

    随着那个人的不断的靠近,脚步声也“咚咚”的响起。

    待沐笙看清楚眼前的那个人时,他已经慢慢地跪在了沐笙的面前:“小姐,请问您是沐笙小姐吗?”

    沐笙很随意的扫了那个男人一眼,总是感觉他的穿着很像外卖。

    “你是谁啊!”

    “我是叶枭先生的下属。”

    沐笙一听,更是惊讶了,每次叶枭带的保镖个个看起来都是很耐打的那种,而且很有男子气概,但是眼前的男人就看上去特别的奇怪。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沐笙小姐,少爷让我告诉你,等会你去考试的时候,什么都不要怕,尽管考,他会子啊你的背后默默的帮助你。”

    听到了这样一番话,沐笙的心里也有些感动,她真的没有想到叶枭会这么替他着想。

    本来还想着要好好对付沐笙的南宫月华一听,心里别提有什么不公平了,她在叶枭的面前装的很温柔,但到后来,叶枭的心依旧是在沐笙的身上,而她为了这个心不在自己的身上的男人真是付出了太多东西、

    有好些时间,她对人热情服务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是真的热情,还是表面上的冷漠。

    当南宫月华看到了沐笙很顺利的进入考场的时候,心里很不平衡,不管她努力了多久,反正只要有叶枭一番话,沐笙就能够解除危机。

    下午的时候考的是英语,沐笙的英语很不错,所以,她写的很快就停笔了。

    她提前了二十分钟就交好了试卷,等到大家从考场出来的时候,都用那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沐笙看。

    他们不敢当沐笙的面说她的坏坏,但是,沐笙一走开,他们就围在一起叽叽咕咕的。

    “刚刚我看到了……”

    “对的,我也看到了,。”

    “你们知道吗?沐笙丢了准考证,可是她居然还能够进考场。”

    “其实这有后台真的很不错,你看看沐笙,一辈子都不愁吃也不愁喝的。”

    “是啊,而且要是真的犯错了,还能够更好的得到原谅,我们就没有她的好命。”

    本来从考场出来的时候,沐笙的心情还很好的,但是被周围的人这么说,她顿时没有所谓的好心情。

    她摆了一下手,整个人陷入一种从未有过的颓废中。

    沐笙以前就知道她的那些高中同学根本就不喜欢她,她们每次的相互模式,都是由这些人通过去诋毁其他的同学而获得一种自豪感,但是她做人的态度就不是这样。

    放学的时候,周莹也不让她走个痛快,直接就堵住了沐笙的去路,沐笙发现,她早上心情倒是很不错,可是到了晚上,她整个人就变得很浮躁。

    “你下午的时候考的怎么样?我看你很早交卷,我想你这么有把握的话,那应该是很不错。”

    这个时候,周莹越是说这种话,就会加剧她想要赢的勇气。

    “怎么样?你想说什么?”

    周莹讨了个无趣,缓解了一下精神,然后又马上问道:“我是问你考的怎么样?我看你很早交卷,而且交卷的时候,我感觉你是做的认真的。”

    这家伙…怎么那么容易去给别人贴上标签的。

    沐笙扯了扯一下唇角,很无语的感觉,“不好意思,可能会让你失望了,我真的考的不错。”

    沐笙说考的不错的话,那么就应该是真的。

    虽然她在考试中特别的认真,但她还是很不安,很害怕自己会失败。

    周莹也知道自己讨了个无趣,于是,她又继续问:“沐笙,我告诉你,我绝对如何都绝对不会把景梵宇让给你的,他只能是我的。”

    沐笙扫了周莹一眼,唇角几不可闻的一勾,这丫头还真是固执。

    考完的时候,基本就到了黄昏的时间了,沐笙走到外面的时候,望着外面的天空,陷入一阵迷乱的状态。

    她如同往前般的往前走,也没有细看车牌就直接坐了一辆车子。

    “开吧!”沐笙头也没有抬,就直接吩咐。

    车上坐着个男人,当他在看到沐笙的时候,眼眸猛的涌上一股浓烈的欲念,沐笙、他这段时间恨透了的女人。

    沐笙继续埋着脑袋,做低头族,却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危险正在一步一步的逼近,等到车子开了一半的时候,沐笙这才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车内的香味也跟往日不一样。

    沐笙一愣,猛的看向了四方,她就看到驾驶座上坐着个男人,他正在开车,但这个男人……沐笙看到有些几分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她在看他的侧脸时,挠了挠脑袋,很努力的回想着,终于想起了是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他居然是南宫月华的哥哥南宫俊逸,天哪,她怎么遇到的全都是些南宫家的人。

    南宫俊逸也缓慢的开口了,声音带着些许的阴沉:“沐笙,你自己也没有想到吧,居然会上了我的车。”沐笙上次对他所谓的诋毁,他可是记得很清楚。

    沐笙一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整个人都变得毛骨悚然,身子也跟着缩紧,“你、你到底想要干嘛?还有,我自己怎么会上你的车呢?”

    “你忘了吗?是你自己主动上的,怎么,真的没有想到你的记性竟然那么差,一下子就忘记了,但是真的很抱歉,你忘记了我,可是我一刻都没有忘记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