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绝不将就妥协
    :

    “你们想要做什么呢?放手啊!”

    两个大男人置若罔闻,好像没有听到她的抗议一样,继续盯着彼此看。

    司牧野勾唇,率先开口:“下午就要考试了,小笙作为我的学生,理应我送她回去,叶少,听说您工作繁忙,小笙的事情就不用您管了,您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叶枭哪里肯这么过就放弃,他用足了力用力一扯,沐笙就差点就直接倒在她的身上了,他这话是对司牧野说的,但是,侵略的眼神却紧紧的盯着沐笙看。

    “谢谢司牧野先生的好心了,不过,我才是小笙的男人了,不管再忙,我都是一定要抽出时间来陪我的女人了,我相信司牧野先生也不会愿意做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电灯泡的。”

    电灯泡三个字一出,司牧野淡定的面容也变得不淡定了,他马上垂了垂眸子,眸光倒是变得有些暗沉。

    这倒是沐笙第一次看到司牧野被人说得变了脸色。

    这叶枭也真是够霸气的,有些时候说话不算一般的毒。可是,她也不觉得叶枭说话有哪里毒的。

    叶枭看司牧野还是不肯放手,眯紧眸子,一直都用危险的眸光盯着他拉住沐笙的手腕看,谁碰沐笙的手都不行,除了他自己。

    “司牧野先生,你现在可以放手了,如果你再不放手,我都要怀疑你的居心了。”

    司牧野扫了他一下,光是顶着沐笙男人的身份,确实就可以甩出他几条街来,叶枭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要求在他看来也不过分,也并不强势。

    虽然他很不想放手,但在这个时候为了顾全大局,他也只好放手了。

    沐笙不太明白这两个男人之间弥漫着的硝烟战火,她只知道当司牧野放手的那刹那间,她就可以解放了,她倒是真的很不喜欢那种横在两个男人之间的那种感觉,而且还是两个如此强势的大男人。

    沐笙任由着叶枭拉着走了一段时间,这才问道,“你刚刚跟司牧野到底在弄什么?”

    叶枭一边走着,一边用那种含着复杂笑意的眼神打量着她:“你能够想到问我这个问题,证明你还是很傻。”

    她很聪明好吗?什么时候在叶枭的眼中就变成了傻子了。沐笙听着,倒是有些不开心了,她有些气愤的努力努嘴,“哼,你到底在开什么玩笑啊!我才不傻啊!是你们两个人把我当成笨蛋而已。”

    因为餐厅离学校不远,所以叶枭是直接将她送到了校门口,在沐笙即将要下车的时候,这才慢慢的捏住了沐笙的下颌。

    “听清楚,你现在最好蠢点比较好。”

    沐笙越发听不懂,“你说什么啊!能一次性说清楚吗?”真不是一般的阴阳怪气啊!

    叶枭轻笑着,唇角的笑意一点又一点的加深,忽然间,他又捏了捏沐笙的小脸,“去考试吧,下午一定要打一场好战啊!”

    说完,他手一推,反倒是帮沐笙给推好了门,沐笙虽然叶感觉到叶枭说话很奇怪,但距离考试的时间已经久了,她也只能加快步伐迅速的跑到图书馆复习。

    她还有一个小时时间的复习,在最后距离考试时间只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自己复习的差不多了。

    她也准备进考场,等下,她只需要坐在位置上,安静的默想一下,就能够把所有的内容给记下。

    从小到大沐笙都有这样的一个习惯,背好的内容需要用一段时间来消化吸收。

    她起身的时候,习惯性的要取自己的准考证,谁知,却摸了个空,沐笙彻底愣住了。

    准考证呢?到底在哪里呢?

    沐笙往自己所做的位置找了一下,还是没有发现准考证的影子。

    顿时,沐笙真的急坏了了,距离考试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如果在这个时候的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沐笙变得很慌张,又翻箱倒柜找了好一会儿,结果还是没有找到了准考证。

    “该死的,怎么会这个时候不见呢?”沐笙捧着自己的脸,着急的叫了起来,她猜想会不会是在餐厅里丢了准考证呢!

    她本来想着要不重新跑回餐厅里看一下吧,结果,她看了一眼手表,如果这个时候回餐厅来回的话,最少也需要三十分钟。

    他们的考试都是要提前十分钟前到的,这是第一次,沐笙感觉到自己如此的倒霉,她觉得自己算是一个谨慎的人,可是到了最后,她还是丢了自己的准考证。

    她站着的时候,南宫月华又走了过来,她看着沐笙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唇角诡异的一勾,本来沐笙也不会去怀疑她的,谁知南宫月华这个时候却忽然间说了一句。

    “你是是不是丢了东西啊!”

    不对,她怎么知道她丢东西的?沐笙一听,整个人都变得不淡定起来。

    这说明、极有可能是南宫月华让人拿走她的准考证,但是光凭一句话,她又没有任何的证据,所以沐笙也只能忍着。

    “南宫月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知道我丢失东西的踪迹?”

    南宫月华也早就料到了沐笙会这么问,她直接的走到她的身边,涂着口红的唇瓣差点就要抵在沐笙的唇上了,带着致命而危险的气息。

    “是啊,我十分清楚,怎么样,你要拜托我还给你吗?”

    果然是她偷的了,这个可恶的女人……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来瞎胡闹。

    沐笙愤怒了,一把就甩开她,她不断的往后趔趄了几步,幸好还是没有跌倒,周围的人虽然也看到了沐笙推了南宫月华一把,可是也没有谁上前来帮忙。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沐笙狠狠的瞪着南宫月华,她就想不出为什么这个女人的心怎么能够狠到这样的程度。

    南宫月华的脸上阴沉的笑容没有消减,“没有为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得罪了我的下场,所以,你最好能够提醒感受一下。”

    沐笙的眼眸随之瞪大,“南宫月华,这样的卑鄙方式也只有你会用,我告诉你,我是永远都不会妥协的,就算你再怎么伤害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