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你就不能体贴我吗?
    :

    叶枭气愤的挂断了私家侦探的电话后,马上吩咐司机准备好车。

    他开车的时候,手腕始终牢牢的握紧了方向盘,脸色很沉,不断的提速,飞一般的赶到了沐笙跟司牧野所在餐厅。

    沐笙跟司牧野正在吃饭,但不知为何,沐笙忽然间感觉到身后的气压陡然降低,她也感觉到浑身上下都在冒着寒意,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似乎很不对的样子。

    她忽然间停下了自己的筷子,猛的看向了司牧野,“那个…是不是餐厅空调太高了,我怎么感觉到好冷?”

    “冷吗?”司牧野挑了挑眉,似乎是很不以为然的样子,“我倒是没有这种感觉啊!”

    “可是真的很冷啊!我都感觉到很不舒服啊!”沐笙在说话的同时也抱紧自己的肩膀,身子不断的在瑟瑟发抖。

    司牧野转眸一看,就看到叶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慢慢的走在沐笙的身后,他的眸光很暗沉,一直死死的瞪着沐笙看,那种眼神仿佛恨不得将沐笙给吃掉一样。

    司牧野看着这一幕,眉眼看似不经意的挑起。

    沐笙越发的感觉到寒冷,不住的抱紧自己的肩膀,终于,她自己也有所察觉,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对劲,转身一看,就陡然对上安慕仁的冷冽刺骨的眼神。

    顿时,她被吓到了,整个人也本能的往后一缩,他、怎么会忽然间会出现在这里啊!

    司牧野定定的看着沐笙,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他没有说话,但光是看人的那种眼神就足以让沐笙心寒。

    半晌,他才缓慢的拉了沐笙一下,唇角笑意加深:“小笙啊,你要吃饭怎么也不叫上我啊!”

    沐笙一愣,有些愣住了,他在公司上班,而她在学校上班,距离那么远,她怎么可能会刻意叫上他呢?这不是给他们两个人增添麻烦吗?

    “那个我……”

    叶枭看似给沐笙说话的机会,但当沐笙咬说出口的时候,他果断的忽略沐笙所说的话:“司牧野先生,听说您现在是在沐笙的学校当老师?”

    说着的时候,叶枭很随意的搬来一张凳子坐在了沐笙的身边,手也很随意的握住了沐笙所坐的椅背。

    随着叶枭的到来,本来沐笙是跟司牧野相互的挺愉快的,现在她倒是感觉到尴尬的恨不得找条地缝藏起来,可是,她也只能在两个人中间尴尬着。

    司牧野也好像是察觉不到叶枭的敌意,他轻笑着:“对啊!小生不才,只能配在这所学校当一个老师,不过我自己倒是也挺喜欢当老师的,简简单单的,还能够跟学生互动,真是不错,小笙也算是我手下一个比较聪明的学生,我真的挺喜欢她的。”

    叶枭深邃的眸子蓄满冷光,并没有因为司牧野空气的语气而有所改变,“是啊!司牧野说的确实是挺有道理的,不过,我觉得司牧野先生也是个人才,如果您不好好利用一下您的才能真实太可惜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帮您介绍一份工作?”

    叶枭当然也知道司牧野肯定是不会接受他的帮助的,他现在说这样的话,只不过是为了探他的底而已,但是叶枭也知道司牧野这个人有多么的深不可测。

    闻言,司牧野就笑了,他的微笑听不出半点的讽刺,好像是再正常不过的笑意,“不用了,因为我真的喜欢老师这份工作,可以做祖国的园丁,真的让我很荣幸。”

    “既然司牧野先生有如此远大志向,那么我也不勉强了。”说着的时候,叶枭也看向沐笙,眼眸的冷意似乎消失了,变得宠溺起来,他慢慢的伸出手指轻柔的摸着沐笙的脸:“你做老师光是为一个学生付出精力已经够累了,以后我们家沐笙的事情就不牢您操心了,这些您还能够轻松点。”

    沐笙迎上叶枭的眸光,虽然叶枭说话的语气是柔和的的,可是她却能够感到叶枭身上浓浓的敌意,她就不相信司牧野那么蠢,不能感觉得到。

    可是司牧野还是挺淡定的,这淡定的表现让沐笙对司牧野都有些佩服了,这男人……在叶枭如此强大的震慑力下,还能够如此淡定,她也真是太佩服他了。

    “叶先生,您这话有些严重了,小笙是我的学生,照顾他是我的荣幸,怎么可能会是一种累呢?您真的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帮您好好照顾小笙的。”

    这两个男人说来说去,沐笙都听不出个所以然,不过,她还是能够听得出这两个男人正在因为她的事情而在互相刁难。

    她在升腾起一股虚荣心的时候,心里还在想,这男人要是吃起醋、干起架来,真的没有女人什么事情。

    叶枭又点了一桌的好菜,吃了一会,两个男人又陆续聊了一些金融上的事情,沐笙对生意上的事情一向都不懂,自然也没有细听,只是想着下午的考试。

    司牧野忽然间起身,很有礼貌的说道:“等下,我去一趟洗手间,你们先好好吃饭。”

    沐笙点头,朝着司牧野扬起一个微笑,“去吧!”

    他走了之后,叶枭的眸光忽然间变得冷峻起来,脸上那仅有一点的温柔也卸去。

    沐笙看着他忽然间变得严肃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垂下脸,“那个……”她很想要解释点什么,可是也明白,像叶枭这种醋劲如此大的男人,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

    叶枭冷峻的眸光又锁紧了沐笙,伸出手死死的掐住了沐笙的脸,“我不是警告过你了吗?”

    沐笙脸色一暗,有些委屈的样子,叶枭的确是警告过她,而且还是狠狠警告,可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也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但我也真的不算故意的,司牧野是我老师,有些事情,我根本就无可避免啊,叶枭,你难道就不能好好的体贴我一下吗?”

    “体贴你?”叶枭忽然间冷笑一声,将掐住沐笙连的手给放下,“体贴你,不就是让你去陪别的男人吗?不就是给别的男人机会?你当我叶枭是傻子还是笨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