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司牧野爱吃榴莲
    :

    沐笙往前挪了几步,真想离南宫月华远些,她早就知道南宫月华是个心机婊了,在叶枭的面前,她伪装的温柔体贴,可是私下里,却是说不出的癫狂。

    滴滴——

    学校的上课铃声响起了,沐笙埋头一看手表,现在已经是早上八点了,他们八点就要考哲学。

    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豁然走入了考场。

    一进到教室,她倒是没有想到她的监考老师竟然就是司牧野,今天他还特地戴上了一个金边眼镜,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很儒雅斯文。

    他在沐笙走到教室的时候,还多看了她一眼,随后就认真的面向台下那群对他犯花痴的学生。

    “亲爱的同学们,因为我们学校大部分老师要去别的学校监考,所以这一个早上就由我来做你们的监考老师,我今天还特地戴上了眼睛看清楚你们有没有作弊,哈哈……”

    司牧野的一番话没有让整个考场的气氛看上去很凝重,反倒是让学生间的气氛轻松不少。

    发试卷的时候,沐笙一摇头,就将南宫月华带来的不良影响甩到脑后了。

    昨晚腋下你也是有教她学哲学的,一开始,她还觉得哲学很难,也感觉叶枭教的没有什么用处,谁知,拿起试卷一看,就发现叶枭所说的内容至少出现了十项。

    一个小时的考试时间,她只花了半个小时,剩下的半个小时她都在检查。

    待她检查完毕的时候,就很明显的意识到从对面传来的敌意,沐笙本能的抬眸扫去,就看到周莹正看着她,她的眼中带着讽刺的笑意。

    沐笙猜想也许周莹是看她那么早就写完了,就因为她考的不怎么样。

    果然,在下课的休息时间里,周莹就迈步过来了,很不怀好意的对她说:“我看你还是早点放弃吧,你肯定是不可能赢过我的。”

    沐笙很闲散的坐在沙发上,随手拿了一瓶的矿泉水,喝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是谁给你了这么大的自信的。”

    闻言,周莹大笑起来,“我早上有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你很早交卷了,沐笙,你老实告诉我,今年的哲学题是不是出了很难?”

    很难……吗?这倒是真的,哪有什么考试不难的。

    沐笙唇角的笑意加深,喝好水后,她又将矿泉水的盖子给扭紧。

    “嗯,确实挺难的。”

    周应以为沐笙上没有人的把握的,她想着她这回肯定是赢定了,所以眼中瞬间弥漫了笑意,“哈哈,你还是早点认输吧!以后不准再接近我的男神了,听到没有?”

    丢下一句话,周莹才觉得自己的心很舒畅,她是真的很喜欢景梵宇,喜欢到快要发疯,可是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景梵宇的眼中就是没有她存在。

    她明明就那么的喜欢景梵宇,明明就那么的喜欢他……

    沐笙看到他要走,忽然间喊住她:“等等。”

    “怎么?想说什么?”

    沐笙凝眸,忽然间,她的脸色变得有些沉重,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告诉周莹现实,“不可否认一点,我是真的很讨厌你,可是周莹,我觉得你还是放弃景梵宇吧!”

    周莹一听,眼中猛的冒出怒火来,她是那么的喜欢景梵宇,不管是谁都绝对不能命令她那么做。

    “你凭什么让我这么做啊,我就知道你一直都心怀不轨,你说你怎么能够那么坏呢?”

    不管周莹要怎么说她,可是沐笙还是要跟周莹解释清楚的一点是,“周莹,不喜欢的人,不管你怎么努力都是不喜欢你的,所以,我真的劝你放弃吧!”

    虽然沐笙是为了周莹好,可是周莹一听真的气的直跺脚,“你个坏蛋,真是贱货,我就知道你心怀不轨,不过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他的,绝对不会的……”

    丢下狠话后,周莹就气愤的离开了。

    沐笙忽然间有些无语,她觉得周莹这个人就算一根筋,明明景梵宇就不喜欢他,她为什么就那么一根筋…

    其实有好些时候,爱情这种东西都是很复杂的,喜欢的人不喜欢你,你不喜欢的人也许可能喜欢你,人都是为了找到自己的心仪的另外一半而在努力,所以说到底都是在为了自己,人都是自私的。

    早上其他的两科考试,沐笙都考的特别顺利,在要出考场的时候,司牧野忽然间拦住了她。

    “等会,我有话要跟你说。”

    沐笙扫了一眼司牧野,最近怎么有那么多人找她呢!难道有些话不能直接就说吗?非要弄那么多事吗?

    沐笙没有直接回绝,“司牧大哥,我可是很忙的,而且下午也要考试,能不能放过我,有什么事情下课后再说。”

    “不行,等下,我们边吃边说。”

    ……

    司牧野带着沐笙来到了一座餐厅,这次,沐笙特别的低调,生怕在餐厅遇到了熟人,已经有人对她跟司牧野的单独相处指指点点,她也不喜欢被人家被很异样的眼神看着。

    司牧野拿着菜单,纤细的指尖一翻,好像很认真的看了一下,然后招揽了服务员过来。

    “给我一份榴莲披萨。”

    榴莲披萨,沐笙一听,有些不敢相信,倒是没有想到司牧野也喜欢榴莲啊!

    她是属于那种很不喜欢吃榴莲的人,光是听到榴莲这两个字,她好像是闻到臭味:“原来你喜欢臭味。”

    “倒不是,我是觉得榴莲披萨比较好吃。”

    沐笙扑哧一声轻笑出来,“我觉得一点都不好吃,不过,这是个人的口味,也不好做评价,哈哈……”

    司牧野再把菜单递给他的跟前,“你点一下你喜欢的。”

    “嗯,好,既然是你请客,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我要点最贵的。”

    司牧野始终是含着笑容,“点吧,反正是我请你,所以你根本就不用客气,当我是自己家人就好了。”

    这一点不用她说,沐笙也不会含蓄,她轻笑一声:“嗯,好,是你说的,那我就记下了。”

    远处,有一个男人偷偷把电话打给了叶枭。

    “叶少,现在沐笙小姐正跟一个叫做司牧野的男人一起吃饭,两个人聊的挺开心的。”

    闻言,叶枭的脸色骤然一变,眼眸也猛的眯紧,司牧野、又是司牧野,这个男人处心积虑的接近沐笙…目的到底是什么?可是,他知道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