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猫和老鼠
    :

    每次被骂的时候,沐笙都很委屈的看着叶枭,眼中泛着委屈的光芒,“这道题明明就很难好吗?”

    沐笙觉得自己根本就不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枭给她的出的那些题,她看了之后就觉得自己超级笨的,是越考越没有信心。

    每当沐笙抱怨的时候,叶枭也会狠狠的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像是一种象征性的惩罚,“是你傻啊!我出的题都算简单的,如果你要是能够把这些题都做出来的话,明天你应该能够在中等程度上的题拿个四十分左右。”

    四十分……光听听,沐笙都会觉得很开心。

    本来,她还没有一点的信心,但是被这四十分给激励着,就越发有精神。

    她被叶枭批评了一次又一次,后来总算是把叶枭出的题目都给作对了。她这才敢伸伸懒腰,要休息。

    可是却忽然间撞见叶枭冷峻的眼神的时候,她倒是被吓了一跳,整个人猛的绷直了身子,不敢再随便乱动。

    叶枭瞧她那老鼠见了猫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他倒是觉得自己对沐笙挺温柔的,如果是别人,指不定被他骂的更惨呢!

    “好,现在好好休息吧!”

    叶枭又抓住了沐笙两侧的肩膀,用力的将她给抱到了床上。

    她总是猜不到叶枭下一步会做什么事情,如此的忽然,沐笙心里一惊,“有好多的内容还没有复习,我现在应该不能睡觉。”

    明天就要考试了,如果她现在就睡觉的话,心里会很不安的,所以……

    叶枭的声音很温柔:“好好休息,明天就要考试,你就不要熬夜了,知道吗?”

    她知道叶枭关心她,可是,她就是不想睡觉,明天就要考试了,她现在也真的没有那个心情睡觉。

    “我、你自己先去休息,我自己要挑灯奋斗。”

    叶枭当然不肯让沐笙熬夜,“要是熬坏身体怎么办,你这个傻丫头。”说完,他主动忽略沐笙的抗议,搂着她好好的睡觉。

    沐笙也没有办法抵抗,一开始,她在叶枭的怀中是有些不踏实的,怎么都睡不着觉。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

    第二天,是叶枭将她给叫醒的。

    沐笙睁开惺忪的睡眼,意识清醒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很香的粥味。

    叶枭坐在床的一角,不断的靠近她,还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脖子:“小傻瓜,快起来,我带你去洗刷,等下让刘司机带你去学校。”

    他今天不送她去学校了吗?

    沐笙的心里闪过一丝的失落,可是她没有很明显的表现出来,而叶枭也并没有注意到沐笙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所以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这一顿美味佳肴不知为何,吃的很没有味道,平日里沐笙的胃口是很好的,但是早上的,她忽然感觉到自己什么都吃不下。

    叶枭看着她很不对劲的样子,忍不住蹙了蹙眉,还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沐笙楞了楞,刚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的脸上多了点什么,还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结果发现也没有从脸上摸到什么。

    叶枭越发蹙紧了眉,凑向沐笙。

    沐笙也不知道叶枭要做什么,只看到他那张俊脸不断的朝着她涌过来,她的一整颗心不断的扑通、扑通着。

    叶枭直接捏住了她的脸,绷着一张俊脸,“小笙,你怎么了?是太过于紧张吗?”

    紧张、好像也没有什么可紧张的,可是她的心情就是不是很好。

    “没有啊,我现在很好啊!很好啊!”沐笙连连强调了两遍,现在这个时候她明明就是笑不出来,可是她还是硬是扯出笑容来。

    “傻瓜,真是个小傻瓜。”她的一切的强颜欢笑在叶枭看来就是犯傻的表现,叶枭再次温柔的捏了捏她的小脸,声音也是很温和的,然后再次将她给扯入怀中。

    叶枭对她做的最多就是抱和亲,沐笙也习惯了,倒是很乖巧的偎依在他的怀中。

    叶枭轻拍着她的后背,仿佛是一种安慰:“小笙,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可是我发誓,我以后会让你幸福的。”

    他说话的时候,神情而认真,没有一丁点开玩笑的感觉,沐笙抬起脸看着她,面色有片刻的沉重,心里也在纠结。

    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一点都不知道,现在,她对整个未来也是极度的迷茫。

    ……

    第一次,叶枭没有送她去上学。

    沐笙很不习惯,因为是考试周,所以很多开学前都没有来上过课的同学都来考试了。

    南宫月华也消失了一段时间,再次回来的时候,沐笙总觉得南宫月华看沐笙的眼神有些怪怪的,她说不上哪里怪,但是,她就是觉得那种眼神是不怀好意的。

    她在走廊遇到南宫月华,本来是想直接走开,谁知,当她想要忽略南宫月华的时候,南宫月华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她的脚步也猛的蹲下,顺着声源处看去。

    “小笙,我们聊聊吧!”

    聊聊,他们两个人之间能够聊什么话题,无非就是聊一些叶枭的话题。

    “有什么事情,考试完再说。”沐笙很决绝的拒绝,她最近感觉到很心累,别人说的一些言语都很容易刺伤她。

    南宫月华是直接走了过来,看似纤细的手腕就这么有力的拽住她。

    “沐笙,我警告你,我跟叶枭的关系现在已经基本定下来了,你最好不要插入我们两个人了,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还警告威胁了?

    几乎是在南宫月华话落下的瞬间,沐笙整个人脸色也变得很差,她用力的甩开了南宫月华的手腕,啪的一声,她的手腕就被迫甩开。

    “南宫月华,我也警告你,要来到叶枭的身边并非我本意,如果你有本事就让叶枭留在你的身边,而不是采取威逼我这种卑劣的方式。”

    “你……”南宫月华气的浑身颤抖,这个丫头倒是挺牙尖嘴利的,“你真是不要脸,你要搞清楚,现在我才是叶枭的妻子,我才是,你没有任何的资格留在他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