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我快不能呼吸了
    :

    叶家别墅里。

    叶枭半跪着,弯曲着身子帮沐笙包扎伤口,膝盖涂上了药膏,被硬是缠绕上了绷带。

    沐笙安安静静的看着他认真帮她包扎伤口的样子,她本来是下定决心不想理睬叶枭的,但不知为何,只要他给她的一点小温暖,她就会很感动,一感动,她就会说很多的话。

    包扎完毕后,他慢慢的抬起脸来,仰头看着沐笙,深邃的眸子焕发出某种深情:“现在感觉怎么样?疼吗?”

    沐笙的脸瞬间就变得有些红了,他的身上总是能够散发着一种勾人的气场,这让她有些不习惯。

    沐笙只能转移视线:“我现在……好多了,”她想了想,“嗯,那个…谢谢你啊!”

    叶枭又再度靠近了她些许,她越是害羞,他越是喜欢逗她,“我们之间还需要谢谢吗?傻丫头。”

    本来已经很近的距离,再加上叶枭高大的身躯的挨近,让沐笙所在的四周变得暖昧起来。

    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那个……你能不能不要靠的那么近,我有点不能呼吸了。”

    真的快不能呼吸了,不是因为害怕、也因为因为恐慌,而是因为心脏不受控制的跳着,让她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说话的功夫间,叶枭却又再度扣紧沐笙的腰际,将她死死的锁在了怀中,脸上的深情忽然间消失了,留下一脸的严肃。

    “不让我靠近你,你还想着让谁接近你呢?”

    她没有哪个意思,但是叶枭却硬生生的扭曲她的意思,沐笙本能的挣扎着:“你胡说八道什么,总是把我想的那么坏,叶枭,真是思想龌龊的人是你才对。”

    在挣扎之中,身体触碰到的地方,好像忽然间升温起来

    下一秒,他用力的捏住她的脸,用力的吻上去。

    在这一瞬间,沐笙只感觉整个世界停止了一样,心脏也仿佛要爆炸一样。

    她只能使劲的掐着掌心,抑制着自己的身体的疲软,但是,身子的力气就好像被一点又一点抽干了一样,慢慢地,她的身躯还是变得疲软起来。

    叶枭起身,像是抱着枕头一样带着她往床边过去。

    ……

    一切结束后,叶枭依旧紧紧的搂着沐笙,脑袋还埋在她满是吻痕的脖子上,埋在她的脖颈边就能够闻到她身上的味道,这样他会感觉到很温馨。

    清醒过来的沐笙却根本没有半点睡衣,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因为她生怕她一动,叶枭就醒了,他醒来的时候指不定兽性大发,继续折磨着她。

    整个房内的视线很昏暗,沐笙垂下脸看着叶枭狭长的睫毛随着呼吸一抖又一抖,他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颈边也有些痒痒的感觉。

    沐笙痒的身子一缩,努力腾出一只手出来,想要轻轻的推开叶枭,谁知,她的手才刚一搭在叶枭的背上的时候,这叶枭却猛的睁开了双眸,看着她。

    被叶枭那种犀利的眼神一触碰,沐笙好像是坠入了某个可怕的领域一样,顿时想要说话的唇瓣颤抖着。

    “醒了?真没有想到你的精力这么好,我不应该这么快就放过你的。”

    一听,沐笙的恐惧不断的加深,叶枭、还是人吗?明明就是大魔头。

    “你、放开我……”

    她鼓足勇气吐出了这么一句话,叶枭盯着沐笙的眼神越发的具有侵略性,他从鼻翼间呼出的气息也是极具有侵略性,沐笙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发动弹不得。

    等到以为自己会再度被吃掉的时候,忽然间,叶枭却松开了她。

    “好吧,这次我心情好,我就放过你。”

    说完,她真的松开了沐笙,待他松开他的瞬间,沐笙这才歇了一口气。

    叶枭依旧慵懒的躺在床上,仰头一直都用那种深邃的眸光盯着沐笙看,他高大的身躯也只用一席被子给遮挡住。

    沐笙一扫过去,脸色越发的烧红。

    尽管被被子挡住了,可是她还是能够深切的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魅力。

    她也接触不少的男人,可是在她看来,叶枭能够算得上最完美,而其他人不管是有多看,都是比他逊色。

    沐笙忍不住转开了脸,因为她担心自己要是再继续多看他一眼,又会沦陷。

    叶枭也看到了沐笙那张烧红的脸,心里倒是挺开心,“小笙……”他口吐出和善的语气。

    听到他忽然间变得温柔的语气,沐笙倒是被吓了一跳。

    “你明天不是要考试了吗?我来帮你复习。”

    说到考试,沐笙这才记起来,对了,明天就是期末考了,也是她跟周莹约定的期限,怎么办,她现在也学的怎么不怎么样,如果明天的真的考了,估计真的会输给周莹。

    这输给周莹倒不是最重点的,她是真的不想输了面子而已。

    “要不,我来替你复习吧~!”叶枭忽然间主动提议道。

    沐笙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相信叶枭:“你会吗?”

    她是在怀疑他吗?叶枭一听,心情就不好了,她可以相信别人,但偏偏就是对他没有仔细。

    “我当然会了,沐笙,你是对自己的老公不自信吗?”

    老公、她什么时候成了她的老公了……沐笙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叶枭扫了她一眼,凝眸看着他,“怎么?不想做我老婆吗?”

    也不是这样,虽然叶枭依旧对他许下了承诺,还送给了戒指,可是在他们之间,还是有南宫月华横在中间。

    所以,他们的爱还是不完整的。

    叶枭见她不回答,猛的掀开了自己的被子,稳稳的落在地上,大掌伸过去直接扯住了沐笙的肩膀,又再次的将她给扯入怀中。

    “来,老公教你做题,我一定要让你知道,你的老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

    ……

    半个小时后,两个人已经穿戴完整坐在书桌前。

    叶枭像是老师般站着监督沐笙学习,他还给沐笙出了一些习题,要是沐笙做错了,就狠狠的批评他一顿。

    “你怎么那么笨啊!连这么简单的题都做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