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你不应该拒绝她
    :

    “真的很抱歉,所以,我不能接受你,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找到那个真正适合你的人。”说完,景梵宇不带一丝留恋的越过他的身子。

    当他刚准备要离开的时候,恰好看到了沐笙,四目相对间,仿佛又什么东西透过空气慢慢的传入了景梵宇的心里,他的身躯猛烈一颤,眼里透着激动。

    “小笙……”情不自禁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周莹也跟着扭过头去,见到了沐笙的同时,她的眼中猛的蹦出恨意之类的东西,都是这个可恶的女人……所以景梵宇才不会喜欢她,要是这个女人消失了的话,她就能够彻底的占有景梵宇了。

    周莹狠狠的瞪了沐笙一眼,捂着脸,刻意狠狠的撞了一下沐笙然后逃开了。

    沐笙跟景梵宇相隔着一些距离,两个人就安静的对视着对方,周围的事物仿佛都消失了,景梵宇的眼睛里就只有沐笙一个人。

    “小笙……”他终于还是走近沐笙,越是走近,他就越是能够闻到属于她身上那种特有的芳香。

    她发现沐笙似乎有种让人上瘾的能力,只要一靠近她,他就好像是中了毒一样,不可自拔。

    沐笙意识到他的接近,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她已经告诉过自己了,现在绝对不能离景梵宇太近,她必须有意识的疏远他,这样,才是真正的帮助景梵宇。

    景梵宇察觉到她这一退缩的举动,推测自己可能是吓到沐笙了,顿时,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失望和难受。

    他们之间好像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陪伴在沐笙的身边了吗?

    “对不起,吓到你了吧!”景梵宇刻意勾出一抹歉意十足的笑意。

    沐笙垂着脸,表情也是十足的沉重,她没有马上就回应景梵宇,约莫半晌,她才慢慢的抬起脸来,“其实……”

    景梵宇认真的看着她,“……”

    她接下去要说的话可能会很伤害景梵宇,但是她还是要继续,长痛不如短痛,只有彻底的断了景梵宇的念头,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

    虽然周莹对她很坏,可是她还是能够充分的感觉到,周莹是真心对待景梵宇的,如果景梵宇跟周莹在一块的话,说不定周莹会将他照顾的很好。

    “其实你刚刚真的没有必要拒绝周莹,我自己也感觉到周莹很喜欢你,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她。”说完话后,沐笙又垂下了脑袋。

    景梵宇苦涩一笑,她还真的是为他着想,是希望他能够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当然可以,只要那样沐笙能够得到真正的幸福就好。

    “小笙,我知道了……”景梵宇点头,转身就走,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沐笙分明就看到景梵宇离去之时那种悲伤到极点的眼神,似乎在怨恨她,又似乎是在恼怒她将他推到别的女人怀中……

    这一个眼神幻化成很多的画面,一遍又一遍折磨着沐笙。

    她在原地难受着,同班的女同学恰好走了过来,提醒她是放学时间了。

    她听完后,仿若呆滞的点了点头,仿佛是失去了灵魂般继续往前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了。

    恰好校门口出现就是马路,她一直沿着校门口走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道上的车辆有多少。

    咻的一声,有一辆摩托车已经冲了过去,一把的拽过她的书包,沐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时间,被直接给拽到地上。

    “啊!”疼痛使得她清醒过来,她狼狈的躺在地上,这才发现自己的书包被飞车党给抢了。

    晕!虽然她依旧把知识点记得很牢,可是她一直都有个习惯,要在早上看一遍,才能够记得更牢,如果现在资料就没了,明天她大概也不会考的很好。

    “你怎么受伤了?”

    她在想事的时候,叶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迈步过来,一把揽住她的细腰,然后慢慢的躬下身子,查看她红肿的膝盖。

    沐笙看到叶枭,思绪这才慢慢的回复过来,她的心情也有些复杂:“刚刚被飞车党抢东西了,还把我的资料给抢走了,我现在感觉很无奈……”

    东西被抢了,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自己的复习资料,一点都不顾念自己的身体,叶枭也是感觉很无奈。

    他直接将她给抱了起来,“傻瓜,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要先顾着自己的身体,其他不要管,懂吗?”

    叶枭抱着沐笙特别的小心翼翼,眼神也很温柔,但是心里却默默在想,一定把那几个伤害沐笙的男人给抓起来,狠狠的惩罚一顿,只要是欺负了他的女人,他都绝对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的。

    沐笙还在学校附近,所以不可避免会遇到很多同校的同学们,他们走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叶枭抱着沐笙。

    虽然表面上他们不敢吐露些什么,但其实心里却依旧狠狠的将沐笙给批了一顿。

    “你放我下了,我还可以走路,只是膝盖受伤而已,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大碍。”

    “你这个傻瓜,每次都这么说,我真的很想好好教训你一顿。”叶枭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你忘了我刚刚说的话了吗?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先顾念着自己,其他的,不要多想。”

    叶枭将沐笙给抱上了超级豪华的车子,车子如同一阵风般开走了。很快就有同学打了个电话给南宫月华。

    “喂!南宫小姐,你最近怎么没有来学校呢?”

    南宫月华蹙了蹙眉,每次这班人给她打小报告的时候,一般对她来说也不会是什么好事,“我你最近有些事情,怎么了?”

    “我刚刚看到了沐笙又在勾引叶枭,哎呀,南宫小姐,你是根本就没有看到沐笙那个样子,有多么的矫情讨厌,南宫小姐,你才是正宫,才是叶枭真正的未婚妻,你可不能让沐笙那个贱女人把你的位置给抢走了。”

    又是沐笙、又是那个贱女人……

    南宫月华在心里已经把沐笙给骂了千百回,可是表面上还是装作善解人意的样子:“我明白,可是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如果小笙她不肯放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知道阿枭只是一时被迷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