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叶枭就是个混蛋
    :

    “叶枭,你就是个混蛋……混蛋…”她红潤的双唇不断的抖动着,脸还随着她说话的时候,一起一伏的。

    虽然是在骂他,她喝醉的样子也蛮可爱的。

    叶枭又想着将她给放下,谁知,她两条腿直接弯起,盘曲在他的腰间。

    叶枭被她这一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撩到,整个人也有些热血沸驣,他看着沐笙,呼吸还是变得急促起来。

    她这、根本就是在惹火啊!

    “叶枭,混蛋,大混蛋,我真的不该爱上你的,不应该……”

    什么?不该爱上他?难道她现在已经重新爱上了别的男人了吗?

    听到这番话,叶枭的情绪再也不能冷静下来,他俯身,伸出手摁住了沐笙的肩膀,“你告诉我,到底在你的心里还藏着哪个男人?”

    昏睡中的沐笙清楚的感受到来自叶枭身上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压的她整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透过气来。

    她本能的挣扎着,叶枭也赶紧伸出手摁住胡乱挣扎的她,死死的将她压在自己的怀中,“告诉我,你爱的人是谁?是景梵宇还是司牧野,还是说,除了这几个男人,你还有其他的男人?”

    “放手,放手……”

    “快说,沐笙,你快说。”

    “放手,我不爱你,我不爱你,我不爱……”

    连连几个不爱,让叶枭整个人变得心烦意乱,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气,猛的将她给牢牢的压在床上,将她的手给禁锢在脑袋上。

    “你可是你逼我的。”叶枭盯着沐笙皎洁的五官,眼里全是怒气。

    ……

    翌日清晨,沐笙是被痛醒的。

    她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叶枭正用手臂撑着脸,他深邃而带着些许妖冶的眸光也盯着她,仿佛在观看着什么好看的景色。

    沐笙一醒来,就被这一幕给吓到了,她吓的整个人差点从床上摔下来,幸亏,叶枭伸出长臂揽住了她即将要从床一角掉下的身子。

    “你…”沐笙警惕的盯着叶枭看,她记得昨晚太困了,所以她就在后花园睡着了,可是没有想到醒来的时候,居然就躺在叶枭的床上,她真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枭用审视的眸光审视着她,她眼中的那一抹警惕,戳痛他的心,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生疏了。

    “昨晚你是在故意躲着我吗?”叶枭问道。

    沐笙不愿意承认,更加不愿意承认是因为叶枭的缘故,她才想着去借酒消愁:“不,我只是走着走着就忽然间睡着了。”

    这个理由听上去挺滑稽可笑的,叶枭一听,就露出了冷笑,“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奇事,你有家不回,半夜在后花园散步还能够睡着了,你是心理素质太好,还是说不谙世事呢?”

    沐笙很不喜欢叶枭对她说话的时候用那种嘲讽的语气,“够了,你别再说行吗?我要去学校了。”

    说完,她又准备推开叶枭,谁知,叶枭却忽然间发火,用力一掐她的腰,她疼的差点叫起来。

    但沐笙本身就是那种很会忍耐的女孩,所以,她也并没有叫的很大声,只是瞪着叶枭,“你干嘛?超痛的,你知不知道?”

    叶枭的脸色依旧阴沉沉的,“你还知道痛,如果你真的知道痛、知道难过的话,就拜托也为我想想,我是个人,我也会难过、也会疼痛。”

    她什么时候没有为他着想了,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犯了什么错。

    沐笙觉得自己真的跟叶枭不能再继续聊下去了,她皱了皱眉宇:“什么都不要说了,够了,我要去上学了。”

    她又是想着要用力推开叶枭,她这个行为在叶枭理解为就是沐笙对他进行的公然挑衅,为了打压掉她的倔强,叶枭直接将她用力一拉,沐笙就又重新被他压住。

    看着叶枭不断朝着她逼近,沐笙一整颗心不断的‘咚咚’作响,既慌张又害怕,身上的疼痛在提醒她昨晚在昏睡的时候,叶枭到底是对她做了多过分的事情,而现在,他又打算让她疼痛。

    沐笙错愕的睁大眼睛,使劲的抓着床单,“如果伤害我能够消减你的怒气,那么你就继续吧!叶枭,我不想瞒着你,我现在真的已经很累了。”

    很累……

    这特意强调的两个字,让叶枭的身躯一僵,他的身躯顿时变得僵硬起来,他那么的在乎她,甚至愿意将自己一整颗心捧着送到她的面前,可是,她却觉得是一种负担。

    生平第一次,叶枭产生了一种很自卑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真的很低贱卑微。

    “沐笙……”他气的一声低吼,抓住她的肩膀也越来越紧,就好像是恨不得马上就摇晃着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摇的粉碎。

    这次,沐笙没有选择挣扎,而是默默的闭上眼睛,既然逃不掉的话,就默默的承受好了,反正,她也不想继续再挣扎了。

    在沐笙即将要选择投降的时候,叶枭忽的一声,幅度很大的从她的身上起来。

    她感觉到身上一阵轻松,睁开眼睛的时候,叶枭依旧光着身子背对他,他的身上被一股暗沉的视线所笼罩着,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有压迫力。

    沐笙的薄唇一动,本打算要要说些什么,但他的声音便很有震慑力的传了过来。

    “以后,不准让任何一个男人接近你,除了我以外的男人不准说话,懂吗?”

    沐笙忍不住蹙了蹙眉,他的意思就是不能够跟任何一个男人说话,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以后要怎么在社会上生存,这个男人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

    沐笙悄悄的握紧拳头,“你没有任何的资格这么命令我,叶枭,你没有任何的资格……”

    话砸下,叶枭的身上仿佛是瞬间暗燃烧,他转过来的时候,唇角勾起阴沉沉的笑意,“好啊,我倒要看看,我是不是没有资格。”

    说完,他很随意的从地上捡起衣服套上,进入了浴室。

    沐笙的脑子不断的来回回放着他唇角那个邪恶的笑容,呆呆的坐在床上,听着浴室里洒下来的雨声,她只感觉心脏也好像被什么给不断给撞着,一点又一点的,特别的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