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她喝酒了
    :

    话罢,他就要走……

    沐笙忽然间很想要知道关于他的事情,赶紧跟上他:“等等,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他是很想要知道他是谁?为什么跟司牧野长的那么像。

    他的脚步依旧没有停:“这你不需要知道。”

    可沐笙还是想要弄清楚他的事情,她加快步伐挡在她的面前,“你就告诉我你的名字,你真的跟我的一个朋友很像。”

    不对,不是很像,是长得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因为他手臂上的一块刺青,她甚至还会以为眼前的男人就是司牧野。

    只可惜,司牧野的手臂上没有刺青。

    那男人冷笑着停下,眯了眯眼睛,双眸间的冷光带着些许的嘲讽:“像这样搭讪的理由,是不是过时了。”

    搭讪,沐笙很无奈的眨了眨眼睛,她居然被误认为是搭讪者,天哪,她长这样根本就不像是搭讪的人好吗?

    “不对,你搞错了,我不是……”

    “够了,适可而止。”男人冷冷的打断了沐笙的话,抿了抿唇,一副根本就不想跟沐笙继续纠缠的样子,他又转过身子,狠狠的警告了沐笙:“听着,别再继续缠着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他决绝的消失在冷然的夜中。

    沐笙怔怔的站着,还是很困惑,这……真是个奇怪的男人,他刚刚明明就救了她,可现在又让她不要纠缠她。

    ……

    医院。

    叶枭看到母亲睡熟的样子,这才稍稍放心。

    刚刚母亲输血完毕,身体好了不少。但是南宫月华看上去就虚弱得多了。

    “谢谢你。”叶枭对她道谢。

    “你我之间根本就不用道谢的。”

    叶枭的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我送你回家吧!”

    南宫月华点了点头,心里倒是很得意,虽然现在叶枭不肯承认自己对她的爱意,但是慢慢的,她相信自己肯定能够占据到叶枭的心。

    “那就麻烦你了。”她撑着要起床,不过,连连几次,都虚弱的跌倒了。

    叶枭扫了她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慢慢的将她给抱起来。

    这还是叶枭第一次抱南宫月华,被他给抱在怀中,有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南宫月华兴奋的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好开心啊!她一直都期待着有这样的一刻,现在终于实现了,果然司牧野的计谋是正确的。

    但是,快乐的时间是短暂的,叶枭将她给抱在车上,还很细心的帮她绑上安全带。

    在车上,南宫月华很想跟叶枭多说些话,可是…话到喉咙,也说不出要说些什么好。于是,于是,她就什么都不说了。

    过了半晌,车子就稳稳的停靠在南宫家的大门口。

    “到了!”叶枭提醒南宫月华。

    闻言,南宫月华的身躯似乎狠狠一震,迅速转眸看向了叶枭,她咬了咬下唇:“阿枭,我……”

    “我送你进去吧!”叶枭没有看沐笙,抿唇吐出一句话。

    南宫月华还有话要说,但是,她还是看似很乖顺的点了点脑袋。

    叶枭径自绕到车窗前,帮她把车门给拉开,南宫月华故意踩了空,整个人就直接倒在叶枭的怀中。

    叶枭蹙了蹙眉,在这个时候,他本能的想推开了南宫月华,可南宫月华的手腕却反握住他的肩膀,牢牢的靠在他的身上。

    “阿枭,我真的很爱你,我放不开你,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我真的要求不高,我只要陪在你的身边,不管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月华…”叶枭的眉宇蹙的更紧,在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南宫月华,他知道南宫月华救了他的母亲、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感恩戴德,可是…但他的心里就只能有沐笙。

    “月华,对不起,我想我应该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感情真的不能勉强的。”

    南宫月华的眼泪猛的掉了下来,表面上她是善解人意的,但仇恨之火已经在她的心里迅速燃烧着,烧的越来越旺。

    叶枭轻轻的推开了她,他觉得自己应该已经跟南宫月华说的够清楚了。

    他吩咐了司机将南宫月华送回去,而他自己则是迅速赶到大宅。

    到大宅的时候,他率先到了沐笙所住的房间,房内是一片漆黑,被子也没有人翻动的过痕迹。

    很明显,沐笙还没有回来。

    他是答应了让沐笙去外面走走看看,但没有答应让她这么晚回来。

    这个该死的丫头……到现在还不回来。

    不对,更没用的是那个司机。

    叶枭的脸色变得极度阴冷,打了个电话给司机。

    司机在电话里头声音在颤抖着:“少爷,小姐不见了……”

    不见…

    闻言,叶枭的眼睛蹦出冷光,几乎能够杀死人,“什么?”

    ……

    叶枭开着车,绕着整个城里的大道找了好久,可就是没有找到沐笙的身影。

    等到他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是他的下属在一所荒废的后花园发现了沐笙,沐笙竟然在生锈的秋千上睡着了。

    微风轻轻的晃动着她很轻的身体,将她整个人给吹了起来。

    当叶枭赶过来的时候吗,看到这一幕就被震撼到了。

    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找了那个女人那么久,这个女人居然在后花园睡着了……

    叶枭走过来,正准备将她抱起来的时候,下属却忽然间过来,问道:“少爷,需要我帮忙吗?”

    叶枭猛的瞪了那个下属一眼,真是不识抬举。

    下属被叶枭忽然间变得薄凉的眼神一样给吓到了,高大的身躯本能的往后一退,他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叶枭半躬下身子将她给抱起来,斜斜的月光洒落在她明媚的脸上,将她的脸刻画的魅力四射。

    叶枭的薄唇一扯,露出宠溺的微笑,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可爱的小家伙。

    下属从来没有看到叶枭对谁如此宠溺的样子,看来,这个女人肯定是叶枭最爱的女人。

    ……

    叶枭紧紧抱着沐笙到床上,刚他即将要将她给放在床上的时候,忽然间,她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艳红的双唇不断的抖动着。

    “叶枭,你个混蛋,我恨你,我恨死了你……”她的薄唇吐动的瞬间,口腔内的酒气也随之传出来。

    她喝酒了?

    这丫头…竟然去喝酒了?她不是还有些酒精过敏吗?到底是谁给了她这个胆子呢?

    叶枭凝视着她被阴影笼罩的颊子,蹙了蹙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