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一醉解千愁
    :

    那人看了看沐笙的身份证,就她进去了。

    沐笙刚进去,就有一阵优美动人的歌曲传入了耳畔,她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舞台上跳着美丽的舞曲,闪光灯聚集在他的身上,照的他一举一动更加的璀璨动人。

    因为距离隔得有些远,再加上沐笙又有些近视,所以根本就不能真正的看清楚眼前的人的样子。

    当她越是走近,她就发现在舞台上的男人似乎很熟悉。

    一舞完毕,男人从舞台上走了下来。

    就在这个,沐笙也看清楚他的面容,被吓的脊背都冒出冷汗,这个男人……竟然是司牧野。

    她瞪大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怎么会是他呢?他不像会是在这种场合工作的人啊!

    那男人慢慢的走下来,当他越是要走近沐笙的时候,沐笙的心就跳的更加的快,整颗心脏不断的“扑通、扑通”跳着。

    等到他终于越过了她,沐笙这才调整了一下自己紊乱的呼吸。

    其实,那个男人长的确实跟司牧野很像,但他们两个人一看就不是同个人,因为他的手臂上有刺青,但司牧野的手臂是干净的。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司牧野的眼眸始终是柔和的、如同温润的宝玉,但在舞台上的男人张扬跋扈到随时都可能刺伤别人,而且一看他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

    他们两个人气质完全不一样,所以他基本能够确定这并不是司牧野本人。

    “小姐,要不要喝一杯啊!”

    肩膀上忽然间搭上一双微凉的手腕,沐笙被吓了一跳,本能的甩开那个男人的触碰。

    在转身的刹那间,她也看到了眼前猥琐的男人,他正用色色的打量着沐笙,像是恨不得要将她给吃掉一样。

    “小姐,看你这个样子,是第一次来这里玩的吧!没关系,哥哥可以带带你啊!”

    “够了!”沐笙打断他,脸色也变得很冷:“你自己喝吧!我喜欢一个人。”说完,她缓慢的走到柜台边,跟柜台小姐要了一瓶酒。

    沐笙垂下脸,看着桌子上搁着的冒着起泡的白酒,她活了这么久,应该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到这样的场所喝酒。

    可能,是她今晚的心情实在是太闷了……

    刚刚那个猥琐的男人并没有马上放弃,而是继续跟上来,“不错,你这小妹酒量不错,要不,哥哥陪你喝一杯吧!”

    “不用,你最好给我滚开,要不然,就别怪我了。”沐笙的脸色迅速冷了下来,冷峻的眼神威胁性的看向了猥琐的男人。

    她、怎么到哪里都能够遇到这么无聊的男人呢?

    可是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怕,继续挑逗沐笙:“哎呦,说的那么凶,可是我根本就不怕你,怎么办?哈哈……”

    眼看着被这个男人烦的没有办法,沐笙将手腕成拳头硬生生的砸在了猥琐的男人的脸上,打的他脸上的肥肉一下子凹陷下来。

    “啊——”

    沐笙又冷漠的转过了脸,握起酒瓶喝了一口,唇轻扯了一下:“不是,叫你不要惹我吗?碍眼的家伙。”

    如果是对付那种有真正武术功底的男人,她肯定会惨败,但是如果对付这种终日只懂得花天酒地的胖子,她肯定是可以的。

    猥琐的肥男人捂着被打肿的脸,指着沐笙喊道:“你等着,敢打老子,我非得治了你不可。”

    沐笙真的以为这个猥琐男人只是说说而已,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半晌后,他就带来其他的男人,将她给所在的区域给围了起来。

    像这样的地方,打架、吵架、甚至更过分的事情都有,所以打架都见惯了,每次发生这种事情,那些在场的人也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

    “不错,又有好戏可以看了。”

    “是啊,这次应该是几个男人对付一个女人,一看就知道这个画面有多么的劲爆啊!”

    “哈哈,快来,我真的很想要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沐笙只是喝了一两口酒,头脑还很清醒,察觉到危险的她看着这朝着她逼近的男人,很冷静的咪了咪眼睛。

    而后,在这几个男人即将要攻击她的时候,她猛的扑上来,动作伶俐且迅速的打倒了其中的一个男人。

    那剩余的几个男人停下来,相互对视一眼,倒是没有想到沐笙居然那么会打。

    她看上去明明就是一个体态轻盈的妙龄少女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倒是没有想到,还挺会打的。”

    “很好,有个性。”

    几个不怕死的男人又涌了上来,这回,他们的动作又狠又猛。

    持续好一会儿,沐笙的体力便变得不支,她开始由主动进攻变为节节后退。

    她整个人已经累的气喘吁吁,只想逃,努力摆脱了这些纠缠不清的人逃到外面,司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该死的,没用的司机。”沐笙使劲的跺了跺脚。

    沐笙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自己该逃往哪里,在她即将要绝望的时候。忽然间,就有一把手带着强力搭在她的肩膀上,使劲一拽,将她给带到了暗处。

    “谁?”沐笙一怔,在被他带动的时候,她本能的想要挣扎,可是却发现这个男人的力气比自己想象的更大。

    那个男人已经握住她的嘴巴,用力的将她给压在墙壁上。

    沐笙瞪大着眼睛看着跟自己离的很近的男人,他们两个人距离很近,近的仿佛能够看清楚他脸上的绒毛。

    沐笙也看清楚了他的样子,他就是刚刚那个在舞台上的男人,跟司牧野很像的男人。

    直到那班人走开的时候,他适才准备放开沐笙,但沐笙却用自己的膝盖狠狠的顶了一下。

    嘶的一声,他疼的蹙了蹙眉,不解的视线也投向了沐笙。

    他救了她,可是她居然还恩将仇报?

    沐笙眯着眼睛,眼眸中全是狡黠的光芒,“还不快放开我?”她说话的语气透着些许的威胁。

    男人看了沐笙一眼,眉宇蹙的更紧,顿时,他将手给松了下来,默默的放开了沐笙,将脸转一旁去,薄唇不断的呢喃着:“不知好歹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